​For My King And Honor(反逆白黑)

For My King And Honor

*难得电脑上个LOF就来发个东西(不你)

*依然老文 今天整理了一下文件夹 我竟然还有好多写完的我都不敢相信!

等搞会了怎么在lof开车就来发发车(你)

*架空骑士帝设定 

我贼拉喜欢就算所有人都背叛了皇帝只有零骑守护他如一的感觉


  傍晚时候又有公文送到了办公室,鲁鲁修看了一眼,眉头很快的皱起来,他一言不发,伸手将纸张递给后侧的人。后面那人会意的接过,扫了一下心下就明白的差不多了。


  “主战的那些人又上书了?”


  “对,而且人数越来越多。照这样下去……”鲁鲁修用力捏了捏鼻梁,而后撑住额头。


  朱雀有很多话想说,可大部分到嘴边又咽了回去,“要不您还是……”


  “不行,照计划推行。”鲁鲁修不动声色的咬咬牙,“只有他们先……我们才能……你绝对不能有动作,知道吗?”


  朱雀沉默了片刻才给予了回答,即使语气还是一样的坚定。


  “你明白我的计划,对吧,朱雀。”鲁鲁修叹了口气,“待在我身边,不准离开半步。”


  “Yes,yourmajesty.”


  这次终于是毫不迟疑。


  会议正在进行,气氛严肃得窒息,年轻的皇帝微微皱着眉,盯着那名正在发言的贵族。相似的目的,但内容却透着十万火急的味道。


  “恕属下直言,您应当尽快采取应战对策,一味退却根本没有好处!不,您应当主动出兵镇压,他们——”


  “他们已经兵临城下,这朕知道。”鲁鲁修不客气的打断对方的话,然而看起来并不着急。他今天与往日有细微的不同,当然不是那么容易分辨得出,与此相比更加不寻常的应数他身后的空荡——自登基起便与少年皇帝形影不离的年轻骑士,今日竟然缺席。


  看起来鲁鲁修对此并不在意,会照样开,独自面对宫廷内众贵族的“谏言”。“这件事稍后再下定论。”


  见君主再次给予了否定,有的人似乎却不打算服从。“您…难道是……畏惧?”


  鲁鲁修的紫色眼睛所透出的光明在一瞬间凌厉起来,他骨节分明的纤长手指有节奏的敲击桌面,几下之后,他开口:“畏惧?这可真是……大逆不道啊——你想说什么?”


  “您的兵力不足以与叛军抗衡,这是不争的事实。”


  登基初的争斗结果就是前圆桌骑士被剿灭了一半,剩下的也并未表面立场,但估计倒向皇帝这边的可能性不大,除此之外的战力就只有零之骑士、红月卡莲以及杰雷米亚,就算战略战术再高超也——


  “那又怎么样?”他眉宇间舒开,嘴角扯出惯常的似笑非笑的弧度,纤长的手臂张开,优雅又从容,“只要朕在这里一刻,朕就是不列颠之主——怎么,你们也要反抗朕?”


  “这不是反抗。”


  “这是夺回。”


  “夺回?”鲁鲁修发出一声轻轻的嗤笑,他重新换回初始的姿势,仿佛谈话般的语调,“朕一点也不打算撤销削减贵族特权的政令。但你们尽可试试。”


  “除朕之外,你们都是一样的吧?那就好办了,”鲁鲁修说着意味不明的话,仍然不紧不慢,“想必外面的那些家伙早就开火了——恩应该有段时间了,那么这里也该开始了吧。”


  “这里不会发生什么了,那边也很快就会结束,王军根本无法抵挡多出自己几倍的军队,败象明显——只要,你死在这里。”


  “朕在哪里与朕的军队的战斗力无关。”鲁鲁修环起手臂,他嘴角的弧度有一瞬间变得柔和,但下一刻就冷硬起来。“未免太小看他们了,现在领导他们的不是朕,而就算朕不在他也不会停下。”


  “他可,不仅仅是朕的剑。”鲁鲁修的笑容逐渐扩大,随之增长摄人的威压,“朕的骑士,枢木朱雀。”当他讲出他的名字,语速似乎放缓了些,就像是在……呼唤,或者下令。


  “他不可能――”


  后面的话被轰然响起的崩裂声盖了过去,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而鲁鲁修的表情并没什么变化,他再次以指节叩击桌子,仍然是有节奏的,但这次听来更像是丧钟了。


  “做得非常好。”鲁鲁修毫不吝惜对他的赞扬。


  “您的赞誉,属下荣幸之至。”没有表情却透出了隐隐怒气,朱雀将手里拎着的已经昏死的士兵扔开,踏着门板的碎片进来


  。看样子是直接从战场过来的,那么说王军岂不是——


  他直向着他的君主走过去,在与对方恰到好处的距离停下,单膝跪下,行礼认真而恭敬。


  “属下枢木朱雀,完成任务先行归来,向陛下报告。”


  鲁鲁修点头,他明白朱雀那双绿色眼睛中所传达的其他内容。


  “叛乱已基本得到控制,我方军队已取得主动权,目前由杰雷米亚卿指挥;红月卡莲及其下属已阻断对叛军的增援与补给,并入其阵营内部进行剿灭;前圆桌第三骑士与第六骑士正率增援赶来,”朱雀说到着故意顿了顿,他听见了惊呼和抽气的声音,“预计所有战斗将在午前结束。”


  太多人低估了他与朱雀,尤其是后者。自反叛军打响了战斗的第一枪,不列颠的王军就一直处于被压制的状态,毕竟兵力过于悬殊不可避免。


  是的,直到——直到零之骑士与他白金色的专属座驾出现,立刻就展示出了与他年龄不相符合的战斗力。


  如他所说,在第三圆桌与第六圆桌到来之后,战争进程进一步被加速。


  至于鲁鲁修所亲身牵制的那些,则在朱雀现身会议室时,便被确定了命运。


  这就是鲁鲁修所想,胜利与震慑。虽然朱雀对此始终犹豫不决甚至动过抗命的念头——他不会放心让鲁鲁修把自己当成诱饵。两名圆桌骑士出乎意料的立场变化则是另一个重要因素,有谁知道在对立之前,在鲁鲁修以皇子、甚至是皇帝之名出现在公众面前,他们都在阿修福德是同学关系?


  鲁鲁修知道他们效忠的对象始终是不列颠。


  镇压结束之后所有事就变得简单了,一帮贵族关押处死了带头的几个,其他的该投降的投降该行政令的行政令。经此一役,鲁鲁修·Vi·不列颠已是名至实归的不列颠之王,他的骑士也是同样,他所展现的骇人武力难以让任何人望其项背。此时诸多名号评价也加到了他们身上。



  他是骑士,但他可以为了他的君主化身无坚不摧的战神。


  这是鲁鲁修后来跟朱雀重新提起来的一个,最后他问朱雀能不能做到。


  “只要是为你而战,就可以。”


  “你为我而战。”


  他将无坚不摧。



  —END—


 

评论(2)
热度(42)
  1. cesia毛熊团 转载了此文字
©毛熊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