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e You in the Next World【反逆白黑】

See You in the Next World

*13年贴吧的某次活动 抽到的主题是【回到开始的地方】 

*无Code 零镇后转世 记忆有保存设定


“朱雀,我问你,你还记得最开始,”鲁鲁修在最后仨字上加重了读音,“你是在什么时候认识我的么?”

“呃……小时候……”

“我当然知道是小时候,我是问年龄。”

朱雀苦苦思索了半天,偷瞄了几眼鲁鲁修的表情,似乎是怕自己答不上来的后果,最后他一脸挫败地放弃了:“抱歉,鲁鲁修,我记不起来了。”

而设想之中的暴怒并没有出现,鲁鲁修反倒叹了口气,“原来你也是这样。”

朱雀愣了愣,然后很快领悟了对方的意思,他的表情黯淡下来,他点点头,手扶上鲁鲁修的肩膀,什么也没说。鲁鲁修抬手覆上自己肩膀上朱雀的手,摇摇头。

他们慢慢发现并印证了,他们的记忆正在消失,一点一点地。

这是事实,他们都承认了。

 

当年鲁鲁修确实已死,而朱雀也在十余年后去世——他们都没有继承Code。但这并不是结束,转世这种事,是另一种延续。他们似乎是被“绑定”了——命运上的,而且存在一种奇妙的“共鸣”——记忆上的。

“第一次”在学校图书馆里偶遇,高大的书架遮住了一部分光亮,有些暗的环境下,目光偶然相接的一瞬间,他们都像是被什么击中了,某种共鸣引起的强烈反应让他们一时间反应不过来。记忆回溯,感应重现,过多的信息充斥着脑子里,这些都是短短的一瞬间。等到回过神来,朱雀才发现自己脸上已经湿了,他看着对面的人,嘴唇抖动着说不出话;鲁鲁修手里的书也不知什么时候掉到了地上,他的身子颤了颤。

“笨蛋,别哭了。”这是鲁鲁修对他说的,第一句话,在“下一个世界”。

“啊?啊抱歉,我不是——我……”朱雀慌乱地擦着脸上的泪,吸着鼻子用带着哭腔却难掩狂喜的嗓音说,“我没想到还能——我实在是……”

“叫我的名字。”

“……鲁鲁修。”

“我听到了,朱雀。”

“鲁鲁修,我……”

“这里是图书馆,”鲁鲁修俯身捡起地上的书,“换个地方继续?”

“哦好!呃抱歉……我是说,没问题。”朱雀半哭半笑的样子很怪异,但他很快地整理好情绪,他主动接过对方手里的分量不轻的书籍,“这些要借——唔。”

鲁鲁修抱住了他,虽然时间不长,两人之间隔着一摞书姿势也很别扭,但这毕竟是,他们的,“第一次”拥抱。

“欢迎回来,朱雀。”鲁鲁修在对方耳边轻轻说。

“你也是,鲁鲁修,欢迎回来。”

对他们来说,到彼此身边,就是“回来”了吧。

这是他们的第一次相遇,从时间上看,也是第一次转世,这让他们由衷的庆幸。

他们是保有记忆的,清晰而全面。

他们也曾经认为,这是永远而必然的。

 

再经过几次转世的经历,他们又发现自己能留存一部分前几次转世的记忆,无论他们是否相遇过。他们记得每次重逢时对方发愣的样子,反应过来之后不管不顾地当街拥吻也不是没有过;以他们中一个拙劣的搭讪开始的经历;曾经他们也相互错过过,一辈子几十年素未谋面……

如同他们如今已经验证了的,他们最终会有一次,失去所有最初的记忆,而没有这些记忆,就算几次转世的记忆还在,失去了基础,也什么都不是。他们将会即使相遇也无法认出彼此,然后形同陌路。这种必然发生的未来让他们不得不担忧,并且产生恐惧。

“我不想忘了你,鲁鲁修。”

“朱雀,我知道。”

“如果……下一次再见,我认不出你怎么办?”

“你现在还认得我吗,朱雀?”

“当然……”

“你现在还认得我,就够了。”

这一辈子,我们还是在一起的。

 

“呃抱歉,打扰一下,我是不是——”

“你——”

等等,这是,谁?

有个名字一直在记忆的最上面,溜到了嘴边却吐不出来。

他们站在街当中,傻不拉几地互相看着,都努力地想把那个词说出来。

“我应该是……知道你的吧?”他挠着头没头没脑地对对面那个长得很好看的黑发年轻人说道,都没想过说这个对方会不会生气。

“啊,应该……有吧?”他也皱着眉,被人这么搭讪,自己的性格应该是生气的不是吗,虽然对面的那个棕色卷毛的家伙,长得还挺不错的。

“但我还想不——小心!”注意力都放在了对面的人身上,他才反应过来对方身后来了车,凭着过人的反射神经,他顾不得思考结果还没出来,伸手揽住对方的背,自己挪移的同时发力往边上一带,堪堪躲过了飞驰而来的快车。

看起来被救了的人还惊魂未定,他也没注意辨认那是什么意义上的惊讶,他喘了口气问道“你没事吧?”

对方似乎还没回神,直愣愣地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他被盯着全身都觉得别扭,尴尬地挠了挠头,“你……怎么——”

听见他的话,对方全身猛地颤抖了下,看得出他紫色的眼睛聚焦在自己身上了,薄唇抖了抖,“……朱雀。”

那一瞬间的感觉如此熟悉,就像先前经历过很多次一般——回流、重现,封存保留着的东西全部回到了他手里。

“鲁鲁修。”

自然而然的从嘴里滑出的名字,是他很早就想说出来的。

那一次的很久之后,他们才记起,这一次的相遇,他们用了如此长的时间才认出对方。明明之前都是很快就记起来的啊——

 

记忆正在消失,共鸣正在衰弱。

也许下一个世界,我就会再也认不出你。

 

“没关系,记忆什么的,不算什么。”

“但鲁鲁修,我错过了你怎么办?”

“记忆还在的时候,又不是没错过过?”

这不是我们能改变的,况且,自最初的诀别后,还能跟你延续如此长的时间,也够了。

“鲁鲁修,能再见到你那么多次,太好了。”

“我也是,朱雀。”

我们,足够了。

 

但总有一次,我会彻底忘了你。

 

为什么这么喜欢这个地方,他也不知道。从身处的高处看过去,下面的一大片向日葵确实很美,但他想不通,自己为什么能放着其它事儿不干,坐在这能耗上一整天——对着一群植物,就那么看着。

有时他也会想些东西,那时候的感觉总是很玄妙,像是进入了另外一种境地,会有一些模糊不清的画面浮现在脑子里,有时也会有声音,明明想的时候他很清楚那是什么,但一旦清醒了就完全不记得了。

当然有时候他也在怀疑自己在这儿不会是为了看风景,而是在等着什么一样,不过是什么呢,他怎么会知道。

这里只有他一个人,觉得有些孤单,他觉得,这样的风景,应该两个人来看比较好吧?

——果然,是在等着什么吗。

所以某一天,他到老地方的时候,发现自己的位置被人占了的时候,他感觉到了疑惑,然后是,喜悦。

“请问你也是来看风景的吗?”他站在那个人后面,看着对方瘦削的背影,忍不住开口问道。

“啊,是的,”被忽然搭话是被吓了一下吧,那个人半转过身子,回答道——他看见他的眼睛是紫色的,“很漂亮的风景,不是吗?”

“是啊,我在这儿看了好久了。”他往前几步,站在对方身边,他对他笑道,“没想到也会有人来呢。”

“很久?总是看不会觉得腻么?”

“唔腻倒没有,只是想不通。”对方闻言轻轻地发出了疑问的声音,于是他补了一句,“就是,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真是奇怪呐。”他笑了起来,薄唇弯起的弧度在不那么刺眼的日光下很好看。

“那你呢?怎么会到这儿来?”

对方耸了耸肩,用跟他方才相似的不在意的语气说道:“偶然吧……不过,谁知道呢。”

也很奇怪啊。他想到。

他们沉默了一会儿,他再次开口:“可以问一下你的名字吗?”出口才觉得问法太过突兀了,不知道会不会生气啊……

“在问别人的名字之前应该先报上自己的名字才是礼貌吧?”对方没生气却是如此反问道。

“啊、抱歉,初次见面,我是枢木朱雀。”他向身边的人伸出手,咧开嘴笑着。

“鲁鲁修•兰佩路基。”对方报着自己的名字,伸出手跟他相握。

“嗯……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你。”

“会吗?”

“挺熟悉的。”

“怎么会呢,笨蛋。”

 

回到开始的地方

然后再次开始

 

就算下个世界,我再也认不出你了

我们下个世界,再见。

记得吗?

我爱过你

 

—END—


评论(6)
热度(50)
©毛熊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