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佣】血与酒26(ABO)

*alpha(贵族私人医生)杰克×omega(退伍军人 雇佣兵)

*依然是存货

噫我好像太勤快了,这样不太好( 

*已经在考虑下一个写啥了,但是最近非常想咕咕咕咕


26

不管杰克的醉鬼样子是不是装出来的,奈布觉得自己都有把握在那种时候制服——甚至干掉他,而最终他什么也没做。也许是骨子里的骄傲不允许他趁人之危,也许……也许是他不想……
那是他第一次见到如此毫无防备的杰克,毕竟平日里他总是滴水不漏从容不迫的样子,从不逾矩从不出格,那太过“正常”的做派,让奈布本能地有所防备。然而醉鬼可不管往日里的那一套,他不仅没完没了地念念叨叨,还试图接触奈布……如果那能叫做拥抱的话,面对这些,奈布反而无法……再那么果断地抛之于背后。
虽然杰克所念的东西他并没有听过,大概是什么诗吧,让人最哭笑不得的是,这个人竟然把自己的名字混了进去,但奈布不傻,他听得出那是对着他的……而喝成那样的状态还能那么念,奈布知道那些对杰克来说意味着什么
——他,对杰克来说意味着什么。
这让奈布不由得觉得……心慌意乱。杰克追求他,他不觉得这有什么错……毕竟那是他的自由,但是……啊,可能错的是他自己吧。
“口口声声说着要试试接受……结果你到底都在做什么啊……奈布·萨贝达。”奈布在床上蜷缩起来,用被子将自己裹成一团,他闭上眼睛对自己喃喃着,“事到如今,你在怕什么啊……”
他怕自己一旦迈出去就再也回不到原来的样子,怕自己暴露弱点而万劫不复,怕与自己相似强大的存在相处……但是他的弱点曾经暴露在杰克面前那么久,杰克什么也没做,而当他看到了杰克露出弱点的时候,他同样什么也没做——这样看来,他们是否就……对等了呢?
毕竟奈布觉得自己不能辜负一个,收留他在意他忍耐他至少没有对他趁虚而入的人啊,而他的抗拒和恐惧,只是因为杰克是个alpha……是个想追求他的alpha吗?
啊,那如果杰克不是alpha呢?
那自己还有什么值得他这么对待的地方?
奈布用力蹭着头,脑子里像是乱糟糟地缠成一团死也解不开的线——他没有答案。

转天的杰克睡到接近中午才睁眼,宿醉的头疼让他难受极了,他瘫在床上盯着天花板,感觉连抬胳膊都费劲。
啊……昨天去找裘克喝酒了……但是他是怎么回来的?哦……裘克给奈布打了电话——奈布?!
“这点睁眼,看来昨天喝的真不少啊。”
杰克慢半拍地转过头,看见奈布走进来,他眨了眨眼,对方手里还端着个餐盘。
“奈、奈布……”不知道是因为心虚还是酒精还在影响他,杰克一时舌头有些打结,“呃……你吃早饭了吗?”
“承蒙关心,我吃过了。”奈布把餐盘里的碗碟放在床头桌上,“我可不敢不遵医嘱啊,杰克医生。”奈布抬头,发现这阵已经坐起来了的杰克盯着桌上跟发了楞一样,“惊讶什么呢?我会做饭很稀奇吗?”
“也没……”
“但我也就会煮点乱七八糟的东西了,用你厨房里的食材,虽然肯定比不了你自己做的,到好歹还能凑合凑合。”奈布说着拿起餐盘,作势就要走,而杰克叫住了他。
“呃……我昨天,有说什么吗?”
“你都不记得了?”
“基本……没印象。”杰克揉了揉额角,头疼让他抽了口气,“你记得我说了什么吗?”
“我不知道你在裘克那儿说了什么,不过我带你回来之后,你一直在念叨什么……好像是诗吧。”
“什、什么……?”
奈布看见露出惊讶和懊悔样子的杰克,忽然觉得很好笑,“但是我因为听不懂,也没什么印象了——所以你可以当成你啥都没说,我也啥都没听见。”撂下了话,奈布转身就走,还贴心地给杰克关了门。
因为听不懂所以没记住什么的……奈布又不是文盲,他就算不知道原文是什么他也能猜个七七八八——在看不见的挫败面前,这位表面上滴水不漏的绅士看起来……简直破绽百出。
啊至于那醉鬼念叨的乱七八糟的诗,奈布也不想去查了,不过关于杰克之前的一些提议……他倒是觉得可以再考虑一下了。


“杰克,我改主意了。”
“嗯?”
“就是跟你工作——啊,顺便保护你,我需要做什么?”
杰克露出了短暂的惊讶神情,但他很快就恢复了笑得温和的样子,“你要知道我所必须的用具,熟悉我主顾们的资料和情况,相信这对你来说不算难事,而在此之后,我的预约电话由你来接,还有——”
“那意味着我现在……需要恶补很多东西?”
“可以慢慢来,不过目前只保护我的话,明天我们就可以开始了。”
“那么快啊?”
“当然,毕竟你这两个月应该也很无聊吧。”
“啊这倒是……”
“你在担心什么?”
“也不算担心,”奈布挠挠头,然后顺手抹了抹脸,“跟上等人打交道而已,我又不是没有过,以前我接活的范围可是很广的。”奈布说着说着别开了头,杰克的样子看起来,比前阵子都要开心啊……啧,至于吗。

杰克没有强迫奈布穿什么太正式的衣服,只是穿了先前杰克给他定做的另一件带兜帽的外套,除了崭新之外,款式颜色跟他习惯穿的都没差太多,所以也不算难受。奈布提着杰克的箱子跟着他上了车,他不动声色地瞟了几眼对方,很明显这人已经进入了医生的角色,脸上多了不少严肃而少了几分随意。
沉默蔓延了一路,在奈布透过车窗看到了一座宅邸,并且越来越近的时候,杰克终于开了腔,“这次只是定期身体检查,你跟着我就够了,什么都不用说。”
奈布点了点头,他看着外面的景色,喉咙里紧张地咽了咽,忽然感觉手上被轻轻捏了一下。
是杰克,而当奈布转头去看他的时候,车停了下来。
车门被主人家的仆人拉开,杰克先下了车,奈布提了箱子跟在他后面。虽然奈布确实跟不少上等人在雇佣委托上打过交道,但谈委托基本都是听雇主约地点碰面,像这样到人家家里的情况,可以说是少之又少。没经验是没经验,但奈布自然知道这种时候不该做什么,他微低了头,没有对周围的富丽堂皇投去太多目光。
被家仆一路引到了厅中,他们见到了等候迎接的管家,奈布适时停下了脚步,与杰克拉开了一段距离。后面对方与杰克之间的客套寒暄奈布没怎么听,只注意着杰克转身对他示意,他便抬手将手里的箱子交了过去。
他看见杰克转身离开之前还他笑了笑。
这是赞许吗。奈布不动声色地在心里啧了一下。

杰克离开厅中去进行工作后,奈布跟其他仆人站在一处,军人雇佣兵出身的他,对于长时间静站等待可以说是挺习惯了。估摸着也就过了一个多小时,杰克就重新出现在他视线里了,旁边还有个跟他说些什么的……啊,奈布马上就判断出,这估计就是杰克此行的主顾了。
不知是奈布的目光停留的太长,还是他的样子过于显眼,那位上等人先生竟然注意到了他,并且打量了起来。
“杰克医生这次竟然不是独自前来,您新雇佣的下人么?”
“我的助手而已,并不算下人了。”
“恕我直言,先生,您的助手并不像出身良好的样子。”
“所以先生的意思是……?”
奈布敏锐地发现杰克的眼睛眯了起来,透着股陌生的……危险?他没见过杰克露出这种神情。
“意思是,您下次来最好还是独自前来吧,毕竟就算是助手,装束模样也太过难以入眼了。”
听着这话,奈布心里咯噔一下,倒不是因为这上等人话里话外指他的词句,反正这两年类似的话也听过不少了,而是因为杰克的状态……让他有种不妙的预感。
杰克没有回话,而是走到奈布身边将箱子递过来,奈布有些发愣地重新接过,
“我的助手,不管是他本人还是今日的模样,都是我亲自所选,既然您觉得他难以入眼,大概也意味着我的选择不符合您的期望和要求。若是您否定并拒绝他一同前来,那么也请考虑对我一视同仁。”
奈布还没反应过来杰克都说了些什么的时候,就听见对方低声说了句“走吧”,而他也就在杰克迈开步子之后,愣愣地跟在了对方的后面。
他可不想去看那位上等人老爷的脸色会变得多难看。

回程的路上依然是沉默,但气氛明显紧张得多,搞的奈布都不太敢多看杰克的脸色。
这个人,该不会是……在生气?
好不容易熬到回了杰克家中,奈布进了门依然是跟着,看杰克脱了帽子外套挂好,奈布将箱子递给他,又看杰克竟然随意地将它放在了单人沙发上,他皱了皱眉——这也太反常了。这一切之后,他们分别坐在了沙发上,奈布才听见他再出了声,是一声叹息,但他还是什么也没说。
“呃……杰克,”奈布忍不住先开了口打破沉默,“我以后还是先留在家里熟悉资料信息吧。”
“你不想再跟我出去了?”
“也不是不想……呃,我只是不想给你无谓地添麻烦。”
“添麻烦……”杰克莫名地重复了一遍,然后低头用手捂住了额头,语气听起来带着恼火,“该死的……你怎么可能会是给我添麻烦。”
“你在生气?就因为那家伙说了那些话?”
“………”
“你得罪了你的主顾,杰克,你没必要因为我——”
“为什么没必要!”
“杰克?”
奈布看他突然抬了头,这位无论什么时候都那么从容不迫的绅士,眼下看着竟然是有些……失态?奈布甚至闻到了alpha明显的信息素味道,这个人的情绪失控竟然已经到了忘了抑制信息素的地步。
“那是我应该做的……奈布。”
“但是你确实没必要因为我,呃,那样……我不值得。”
这不是值不值得的问题……毕竟连自己的omega都不能维护的alpha,算什么啊。
杰克又埋下头掩住脸,奈布看得出他是在深呼吸,过了十几秒,杰克再次抬起头,望向奈布,看来他的状态已是平复了不少,他咳了一下。
“我的……主顾,他们不止一个,但是奈布·萨贝达……只有一个。”
他所希望得到和维护的人,只有这么一个。
“如果你都不值得……那我也没什么可值得做的了。”
那样的人,值得他用一切来护。
奈布没说话,他沉默着从单人沙发上站起来,走到杰克身边,挨着他坐下来,他没有去看对方。
“是我的错,杰克。”
“你不用问具体,其实我也不太清楚,我只是觉得……我确实在很多地方错了,所以我想道歉。”
“你说得对,杰克。”奈布深吸了口气,他抹了抹脸,又呼出来,“总会有个值得我……呃……”
“……奈布?”
“我是说,杰克,我知道自己得到了什么,所以我也知道我应该去做什么。”奈布看起来有些紧张,他的手交握着,很明显地用力互相攥了攥,“所以……要试试吗,杰克。”

—TBC—


评论(27)
热度(732)
  1. 为何叫我醋小二毛熊团 转载了此文字
©毛熊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