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佣】血与酒25(ABO)

*alpha(贵族私人医生)杰克×omega(退伍军人 雇佣兵)

*突然发现还有存货,那就更了吧x

还在卡车,还玩了一星期魔兽,快乐咕咕咕xx


25

奈布的发///情期持续了三天不到,中间情潮最凶的那阵,他们几乎厮混了一整天——准确来说是从浴室做到床上。奈布被发///情和性///事掏空了身子,只能摊在床上任人摆布,嗓子哑得叫不出的时候都是杰克给他喂的水。大概是omega发////情期中某些奇妙的机制保护着他的身体,奈布并没有感受到太多不适,充其量就是肢体酸软和疲倦,但无论如何,当发情反应开始的时候,任何不适都无法阻止他的身体沉沦性/////事——只是身体而已……奈布总是在自己昏昏沉沉的时候这么重复。

三天混乱不堪的日子过后,奈布才终于上了餐桌正儿八经吃个饭,天知道他的发////情反应跟定时炸弹一样,没了稳定摄入的抑制剂,他根本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突然发作,腿软得站不住甚至湿得一塌糊涂——后来他干脆就自暴自弃地整天待在床上了,窝在被子里甚至下半身连衣服都不想穿。

“普通的omega发////情期的反应都那么频繁的吗……”

“也不尽然,不过毕竟你用抑制剂压制自己的本能那么久,突然中断出这种情况也算正常。”

“所以说以后有可能好些?”

“也许吧。”

奈布便不再说话,他闷闷地喝着碗里的汤,氤氲热气烘得他忍不住抽抽鼻子,他适应在杰克家的餐桌上吃饭也废了不少劲儿,虽然杰克并没有要求他餐桌礼仪之类的东西,但到底他之前不管是在军营还是独居的时候,吃饭都随意得很,这下正儿八经上了餐桌一时竟有些不知所措。好在杰克没做出多繁琐的食物,也稍微嘱咐了他一些简单的注意事项,而奈布在几顿饭之后才逐渐习惯。

上等人真是麻烦,虽然从某种意义上,杰克还不完全算是上等人——啊,虽然不太想承认,杰克做饭还挺好吃的。


由于战争后遗症,奈布并不喜欢听广播,他本能地厌烦甚至恐惧带着电流的机械声音,那会让他想起战场上电报机的嘈杂,继而牵连出更多更糟糕的东西。杰克知道他这点,便应着他减少了自己开收音机的时间,甚至刻意调小了音量。

没什么事做的养伤日子称得上百无聊赖,他这段时间每天在睡觉的时间起码12个小时,奈布总觉得再这么下去不是事。

“我什么时候才能做其他训练啊?”

“你就那么着急吗。”

“要不你给我找点事儿干。”

“那行,许你做俯卧撑,禁止引体向上,省得胳膊习惯性脱臼,等下我写个训练量要求给你。”

“……啧。”

“记得遵医嘱,萨贝达先生。”

奈布不满地别过头去嘟嘟囔囔,却没看见杰克眼底的无奈。

“或者你也可以跟我一块去工作?”

“啊……跟你出诊吗,”奈布咂咂嘴,他思考了一下自己提着箱子跟在杰克身后的样子,“算了吧,我不太习惯。”

“那你什么时候改主意都可以告诉我。”


虽然当初嘴里说着要把雇佣关系当成新起点,但是问题在于,起点有了,之后还要怎么更进一步——一天对话超不过20句,抬头不见低头见都充满沉默,这能进一步就有鬼了。

杰克自知自己还不够了解他,也不敢贸然做太多,而他所有进一步的试探性举动,都如同石沉大海,得不到任何回应。这个雇佣兵就像周身都铸了铁似的,一点缝隙都找不到,不过这也是理所应当的,奈布一个omega能独自走到今天,他定是为自己铸造了坚不可摧的壁垒,对杰克来说,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多久才能撬开——哪怕就一点儿。


“你就一定要他啊。”裘克把杯子拍在桌上,没管里面的酒液溅到了桌上,“也不知道中了什么邪。”

杰克睁了睁眼,他已经喝了不少了,眼神缓慢地聚焦,他翻了翻眼睛,“为什么不?他……啊,他有那么……”

“你闭嘴,我已经不想听你再翻来覆去说他哪儿好了。”

“他哪不好了?!”杰克突然难得提高了音量,给裘克都吓了一跳,人真是喝了酒啥都做得出,“行行行他哪儿都好。”

杰克停顿了一会儿,又跟泄了气似的趴回桌上,他看着见了见得底的玻璃杯,嘟嘟囔囔,“啊……裘克,你说,他……呃,为什么总是……嗯、接近不了?”

“啧,那谁知道,你怎么不去自己问啊?”

“我要是能问——”

“可能是他觉得自己太弱了。”

“……”

“就是,想保护自己呗。”

“但是所有人不可能……呃,没有弱点吧……”

“我忽然有点好奇,杰克,你觉得你有吗?”

“……”

“如果连你我都不知道,估计他更不知道。”裘克看见杰克伸手要去摸酒瓶的时候,抢先一步拎走了,后者慢半拍地抬了头对他皱…皱眉,“反正你不觉得……没有弱点的人,呃,挺恐怖的吗?”

杰克又埋下头长出了口气,他自己都闻到自己呼吸时的酒精味,“……我当然知道啊。”

他的弱点,能让他变成和以前完全不同的样子,那样的存在,就只有……

“我打电话叫他来接你算了。”

“不用我自己能——”

“你闭嘴!”


“嘿,杰克的小雇佣兵?对,他在我这儿喝得回不去了,快过来把你主子——”话还没说完奈布就听见对面背景音传来杰克大声嚷嚷着“我不是!”打断了他,而裘克没好气地回着他,“行行行你不是,那你是啥?”

正常的杰克哪里会这么说话?奈布就跟不想听见杰克后面的话一样抢着说道,“我马上过去,地址在哪?”

裘克飞快地报了地址,还刻意加大音量想把杰克的声音盖过去,而背景音里的杰克还在含含糊糊地不知道说些什么,奈布完全不想分辨,记下了地址就匆匆挂了电话。

奈布找到了地方,还没敲门裘克就给他打开了,而进了门之后,奈布就觉得对方看他的眼神不太对劲,他刻意忽略了。

“我可以告诉你杰克刚才都说了什么。”

奈布挑了挑眉,很快地回答,“我没兴趣知道,他在哪?”

裘克一副意料之中的样子耸耸肩,他打开最里面的门,“里面躺着呢,赶紧带回去。”屋子里的酒味明显极了,杰克正躺在裘克的沙发上,一条胳膊横在脑门,另一条耷拉在沙发外面晃,旁边的矮桌上横七竖八几个酒瓶子,玻璃杯里还残着点杯底。奈布走过去,把他挡着眼睛的胳膊拉起来,看见下面那人慢悠悠睁了眼,努力聚焦了一会儿,喉头滚了滚,叫了声“奈布”。

看起来还没喝得六亲不认。奈布便用劲儿半拉半推地把他上半身扶起来,杰克也配合着把胳膊抬起来往奈布脖子上勾,就是没掌握好准头和力气,一顿扒拉快把奈布的兜帽弄掉了。等到终于把人从沙发上弄了起来,杰克半拉身子都快压在奈布身上了,要知道奈布的身高也就到杰克的胸口,这么扛着难受极了。

“要不我帮你把他扛车上去?”

“没事不用,他已经够添麻烦了。”

“他添的麻烦还算少吗。”裘克抓了抓头发,本来就不怎么整齐的一头红毛让他弄得更乱了,“省心的人也不会跟我做朋友啦。”

“裘克你是不是又——”

“怎么现在听那么清楚了?你赶紧带他回去!”

“那我们告辞了。”


奈布费劲地把杰克塞进车后座,这人高高瘦瘦的,还差点被车顶磕了脑袋,然后奈布自己也跟着坐了进去。

杰克一副醉醺醺的样子,奈布一坐进来,他就贴了上去,头抵在对方肩上,闭着眼睛,倒还算老实。

“奈布……”

“怎么。”

“别、别听裘克乱说……”

“他说什么了?”

“你不是……嗯、不是……”

“不是什么?”

“我后悔了……奈布,”杰克说话东一句西一句的,前后听着逻辑都连不上,但奈布没打断他,让他接着继续磕磕绊绊说了下去,“不、不该雇佣你——不对!我、我是……是说……我一点也,呃……不想要……”

那是谁当时还说这是新起点呢?

“我不知道要……怎么做,奈布!我该怎么……”

那你还非得签那个该死的雇佣合约?

“我不知道要、要怎么做了……奈布,你实在是……呃,我不明白……”

你不明白什么啊我怎么了?!

“你让我……我、我想……”杰克小声嘟囔起来,奈布难以听清他又说了什么,又过了一会儿他不再出声,传来平缓的呼吸声——他睡着了。

回了家里,奈布忍住了把杰克扔在沙发上完事的念头,还是把人扛上了楼,找到杰克的房间,把身上的醉鬼扔到了他自己的床上。卸了人之后,奈布本想转身就走的,但是不知怎么的,腿就像定在了原地一样迈不开步子,偏偏这阵床上的那位叫了声奈布,声音还挺大。

奈布叹了口气,他认命似的回了身,到杰克床边,把床头的灯拧开了。这醉鬼果然又在说着什么了,他半睁着眼睛,声音一会儿高一会儿低,语速慢悠悠的倒还不算含糊。

“我的爱人……像块冰,呃……奈布,怎会这样……这寒冰、竟不因火热而融、融化,”杰克长吸了口气,他晃了晃脑袋,眯着眼睛视线越过了奈布看向他身后,迷离着不知道在看什么,“我越是……呃,他反倒越……坚硬,啊……熔化一切的……烈、烈火竟使冰……变坚……”

奈布不知道这人都喝成傻子了怎么还不忘叨叨他,就像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个人无论怎样都不想断了他们之间的联系。

暖光下,奈布看见杰克皱了皱眉,他的眼睛努力在自己身上聚焦,然后奈布感到自己的手被对方挨得最近的手扒拉了几下,他下意识地抖了抖。杰克的手指有点凉,捏在奈布的指头上,后者却像是僵住了抬不动胳膊,他愣愣地被杰克抓了半个手掌,又神使鬼差地凑过去看他的样子——他有点怀疑这人到底是不是装的。

这时候杰克的另一条胳膊忽然攀了上来,扣在奈布的脖颈把他往下按压,奈布一句脏话差点脱口而出,他条件反射用手撑住了床,才免于被这醉鬼结结实实地搂在怀里,好在杰克没有继续施力,胳膊就那么挂在他的脖子上。这么近的距离,酒精味跟alpha血腥味的信息素缠绕在他鼻端,奈布控制了一下自己的呼吸,看着他闭上了眼睛,抽了抽鼻子,轻轻长叹了一声,然后又开了腔。

“虽然……虽然他无动于衷,不肯改变……他倔强,呃……坚贞,燃烧……很难在胸中点着新的、新的……永存不灭……”杰克停了下来,奈布沉默着,他撑着床的胳膊屈了屈,有些颤抖,他忽然发现杰克另一只捏着他的手,不知什么时候握紧了,扣着他的手指,微凉的感觉慢慢地渗透过来。杰克的唇动了动,奈布感到酒精的气息又染了上来,“被乌云笼罩……呃,黑暗……彷徨,我希望、希望……重放光芒……最终照、照耀我……光辉…驱散忧郁的……阴云,奈布……呃,我生命的……生命的……”

后面的音量音量越来越小,奈布都忍不住俯下身去分辨,结果杰克慢慢地不再出声——他又睡着了。

奈布稍微挣扎了一下,杰克搁在他脖子上的手就滑了下去,奈布抬手接住他的手掌,指头在他掌心轻轻滑过几趟,还是微凉的体温,他闭了闭眼睛,目光从对方的脖颈扫到胸口,叹了口气,这大概是他第一次主动去碰这个人的手吧,他忽略了自己脑子里都想了些什么。

他发现杰克另一边抓着他的手慢慢松开了,于是奈布放开了手,直起身子。

离开前他没有关掉床头的灯,只是将那些看起来温暖的光亮留在了房间里。


—TBC—


*醉鬼杰克逼逼的是英国情诗,还是几首混在一起逼逼的x

稍后我会贴原诗,作者是英国诗人斯宾塞

*我的天我第一次写东西引诗句,突然感觉自己有了文化x

评论(20)
热度(759)
©毛熊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