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佣】血与酒23(ABO)

*alpha(贵族私人医生)杰克×omega(退伍军人 雇佣兵)

*退坑了一个手游,不过说的我会变勤快一样……咕咕咕咕

大概需要转转心情吧

*护犊子玛尔塔,在线崩杰克(没有)


23

接连几天阴雨,不管是杰克还是奈布都过得很糟糕,奈布是被旧伤的疼痛折磨,而杰克是无法好好休息——在头一晚过后,杰克就做出了每晚留宿的决定,奈布应对疼痛的做法基本就是强忍着,不知道为什么他讨厌依赖镇痛,而且就算勉强入睡也会本能地蜷起来,拉扯身上的其他伤处,杰克必须得纠正他的姿势,还要保证伤口的绷带没受潮,到最后弄得他黑眼圈都熬出来了。
奈布在上面一直待到雨停、天气不再那么潮湿阴冷,他还在窗边蹭了半天从玻璃透进来的阳光。
“以后白天如果我在的话,就带你上来晒晒太阳好了。”
奈布窝在阳光下的椅子里,闭着眼睛假寐,小幅度地点了点头——后来奈布才知道,这人从那时候,甚至更早,就已经在摸他的喜好了。
有时候他也觉得,自己接受杰克这样程度的照顾,是不是太心安理得了?虽然根源是杰克的过错,但眼下已经不是医生与病人的范畴了吧……无微不至就不说了,杰克那些不动声色的亲昵小动作,比如帮他按摩手臂肌肉的时候,给他换药的时候,还有扶他坐起身的时候……奈布又不傻,界限在哪他分得清,但是对此他却统统默许,也许是因为杰克很会把握分寸一直没过分?
他忽然有些恐惧如果这样一直下去,他该怎么办,他所担心的那一天早晚都会到来。

“杰克,能帮我个忙吗?”
“请讲?”
“帮我给玛尔塔打个电话吧,就说我想谈谈,请她来一趟。啊准确来说是,她跟我还有你。”
“你做好准备了?”
“我要什么准备,倒是你准备好了?”
“当然。”
“先说好,如果玛尔塔真的想开枪,我可不会拦着。”
“我明白,我自有分寸。”
“……我不会跟玛尔塔说你做过什么。”
“嗯?你是在维护我?”杰克知道奈布指的是他杀掉几个雇主的事。
“少来,反正都过去了,我只是不想再节外生枝了。”

一张圆桌,三个人围着坐了一圈,值得一提的是奈布落座的时候还是杰克帮他拉的椅子。玛尔塔当然是带了枪的,就正大光明地放在桌上,今天会不会拿起来就不一定了。
先是沉默了一会儿,奈布有点紧张,杰克和玛尔塔同时在场让他感觉到了压力,有种他要被暴露扒光了的恐惧感,最后还是玛尔塔先开的腔,“反正是为了解决奈布的问题,那就直接开始好了,先说前提,我的态度只是我自己的,最终还是奈布自己做主,我不会干涉。”
“这点我也是一样。”
你们越这样我压力越大。奈布在心里腹诽着,虽然没人强迫他感觉挺高兴,但相应的也带来了顾虑,他知道很大几率这两个人的意愿是相反的。
“杰克,我需要知道,你对奈布到底做过什么,所有。”
奈布看了一眼杰克,后者露出了思索的神情,而他自己也开始思考这个问题,虽然已经不知道提过多少遍了,但是他突然开始担心如果杰克真的将一切和盘托出,他们今天怕是真的覆水难收了。于是奈布打定了个心思,他抢在杰克出声之前说道,“这个问题……我来说吧,玛尔塔。”
玛尔塔惊讶地看着他,她皱了皱眉,又想到也许奈布这个“受害者”来说,也许还能知道更多,“……也好,我也想知道你都瞒了我什么天大的麻烦。”
“杰克他……知道我是omega。”
“对,他是怎么知道的。”
“……拷问我的家伙得到的情报,他告诉了杰克。”这句话一出口,饶是杰克都愣了一下,他虽然不怎么觉得奈布会如实回答,但对方这种回答等于是将他几个月前的行为彻底隐瞒了起来,他突然觉得心里五味陈杂,而奈布只是瞟了他一眼,又继续说道,“我不知道那家伙是怎么得来的消息,拷问时他试图把这当成把柄来削弱我。”
玛尔塔的眼神中带着怀疑,她来回扫了对面两个人几眼,又接着问道,“那杰克一开始无缘无故放奈布回来又是为什么?”
“感兴趣,奈布很强,不管是实力还是意志,我认为就这么杀掉未免太可惜了,况且在替人做事这一前提上,奈布并没有什么错——简单来说,我看上他了。”
“杰克,你应该知道奈布对你会是个隐患。”
“这是自然,但是我认为,若是能换得更多机会和可能性,冒点风险也是值得的,我愿意破这个例。”
“感情之事我暂且不做评论,奈布,你向我隐瞒了这些?”
“呃……是的,我认为自己不会再和他有交集了,如果有那也是他来报复我,到时候我接受便是,这是我这种失手的雇佣兵需要承担的代价……玛尔塔,我不希望你分担到这些。”
玛尔塔叹了口气,她接受了奈布的解释,诚然她能理解,如果是她遇到了这种事,也会隐瞒起来将危险只控制在她自己身上……但是奈布这事明显没那么简单。“但是他还是接触你了,听艾玛说,你们去喝下午茶了?”
“啊,是的……杰克通过艾玛邀我出去,我忌惮若是不应会有不测,所以我去了。”
“只是下午茶?”
“只是下午茶。”杰克强调一样重复道,他放在桌上的双手交握,手指轻轻蹭着,“还谈了些私事,我和他说了些我的看法,虽然奈布看起来并不相信。”
奈布忍不住翻翻眼睛,信就有鬼了啊他又不是傻子。
“再然后呢。”
“很简单,我决定追求他。”
“你这是在让他卷进你的麻烦里。”
“是的,我对他说了太多自己的事,却没对他做好保护措施。”
杰克那么干脆地认错,玛尔塔反而没话说,她停下追究杰克的个人感情问题,转向奈布,“所以你之前问我什么真假,是说杰克?”
“呃……是的,因为杰克的所作所为让我不知所措。”
“那你的想法是?”
“老实说我不知道……玛尔塔,现在我也不能确定,”奈布呐呐地说,他微垂着头看着自己眼皮底下的桌子,“但是艾米丽也和我说了很多,她建议我迈一步,你也说过……我还有机会抽身,所以……我想试试。”奈布深吸了口气,闭了闭眼睛,他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一样,“我不能说我现在已经相信了杰克,但我也不认为……要对他堤防太多,呃,我是说,一个多月了他想对我下手我早就完蛋了——虽然没有根据,呃,玛尔塔,我知道你并不相信他,但是……”
“我信不信他是一回事,但是奈布你要知道,我相信你。”
奈布猛地颤抖了一下,他抬起头看看玛尔塔,他忽然觉得难以启齿,而这时候杰克适时地给了他个台阶下,“我说过我不会让你那么快就做选择,奈布,循序渐进就好。”
“循序渐进,杰克,说到眼前的问题,”对于奈布的想法玛尔塔也猜的七七八八了,对于奈布想迈出那一步的想法她并不想阻拦,毕竟感情之事无法强求,况且杰克的情报和他这段时间的表现她心里都有数,而她也相信奈布都那么大人了也不是什么愚蠢易骗的家伙,因此这个话题她认为已经可以结束了,转入下一个话题是明智之举,“因为你的缘故,奈布受伤很长一段时间无法接受任务,你有什么想说的?”
“我会负责。”
“这不是光说说的事。”
“我知道,毕竟有件事我可以解决,”杰克很快地接话,就像他早就计划好了一样,说得从容不迫,“如果奈布会面临无人雇佣的困难,那就由我来雇佣他。”
“……杰克,别开玩笑。”
“我这样问你吧,奈布,你是否同意了我对你的追求?”
“呃……算、算是吧……”
“那么作为一名雇佣兵,你会因任务居无定所,踪迹全无,受伤就暂且不提就——你可以把这看成我的私心和补偿,你知道这对你也有好处。”
现在杰克提出的“雇佣”,其实玛尔塔和奈布都心知肚明,这个alpha想用这种方法……把奈布这个omega留在——甚至可以说拴在——自己身边,不得不说这是把双刃剑,一方面至少奈布的生活能有保障,而另一方面,奈布不见得会喜欢和习惯这种模式。
“那么我们会成为,雇佣关系。”
“是的,我们可以以此为起点。”
“那我猜,雇佣合约需要好好商榷了。”
“合约好说,我只有一个条件,你要搬去我那里住。”
“………”这是哪门子的起点。
“你的旧住处已经不能再住了,而且你现在还未伤愈,我并不放心你一个人生活,再者我们已经打扰伍兹小姐和黛儿小姐够久了。”
“……你这是,想雇佣我贴身保护你?”他还真不觉得杰克需要他保护。
“完全可以那么理解,当然得等你痊愈。”在此之前大概可以看成是杰克保护他。
奈布求助似的看向玛尔塔,而后者只是轻咳一声移开了视线,奈布只得转回来又看着杰克,“我得说,你的理由让我没法拒绝,杰克。”
“那么?”
“我接受,但我不能保证……以后会怎么样。”
“毕竟我们都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来日方长。

—TBC—

评论(29)
热度(755)
©毛熊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