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佣】血与酒21(ABO)

*alpha(贵族私人医生)杰克×omega(退伍军人 雇佣兵)

*这周咕咕一星期预警!

魔兽世界开8.0我要回去练级——

21

杰克好几次信誓旦旦地保证,所有事已经结束了,不会再有麻烦因为这事而牵连奈布。那之后很快有关的新闻就见于报端,而奈布是倚在床头听杰克给他念的。 
“你就这么伪装的啊?非法交易中冲突致死?” 
“我让人带走销毁了所有有你痕迹的东西,好在地板上没沾到你的血。” 
“你确定你不会被查到?” 
“我查到他都费了那么大劲,更别说没什么头绪的警官先生了,最多会把我叫去问问话吧,但是说到底我与死者并无什么交集,再说他的主子就有进行非法交易的前科,所以我离这案子也算远的了。” 
奈布看着他振振有词的样子,摇着头啧啧有声,“大绅士心思真不少呢。” 
“我更希望你把这叫做心思缜密。” 
“照片给我看看,那家伙折腾了我一天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他什么样。” 
于是杰克把报纸打开,新闻那页竖起来对着奈布,“果然上等人的模样都差不多。” 
“那我呢?” 
“你不算,怪物。” 
“我已经分不清你是不是在骂我了。” 
奈布耸耸肩不置可否,他看着杰克把报纸叠好收起来,“你还要在这儿呆多久?” 
“又想赶我走?” 
“也不算,我只是觉得比起让女士照顾我,烦你我也不心疼,”奈布低头看看自己被固定着的胳膊,“我啥时候能把这玩意拆了?” 
“一个星期,你关节愈合之后。” 
“哦估计那时候我也不用天天呆在床上了吧。” 
虽然奈布胳膊上有固定,杰克依然小心地托着他的手臂前臂,轻轻揉着他胳膊的肌肉,“那也得看情况——试试握拳松手,然后屈伸一下手肘。” 
“呃……疼。” 
“正常,长时间不动也不好。” 
“杰克。” 
“嗯?” 
“忘了问了,玛尔塔跟你说过什么了?” 
“也没什么,她让黛儿小姐监督着我治疗你,其他的等你恢复一段时间再谈。” 
“我怎么都不信她反应那么平淡。” 
“她说话的时候枪指着我的头呢。” 
“……当我没说。” 
“你不想知道我说了什么吗?” 
“嗯?你说了什么?” 
杰克低着头捏着奈布粗糙的手指手心,有技巧地揉按着,他没抬头,“我说,我想成为你的alpha。”他感到奈布的手明显地抖震了一下。 
奈布发誓,要不是他那时候两条胳膊都动弹不得,他肯定一拳就招呼过去了。杰克明显发觉了他手臂的蠢蠢欲动,他轻轻捏了捏对方臂上的皮肉,“时间还很多,不必急于这一时。” 
“秋后算账?” 
“嗯哼。” 
奈布抿抿唇,感觉心里憋着口气还不能发火,“……你以为这是说说就能行的?” 
“当然没有,而且选择权在你。” 
“那你现在是在讨好我?” 
“是,也不是,治疗护理病人是我作为医生的本分。” 
“……哦,你还记得自己是医生啊。” 
“这是自然。”杰克站起来轻轻抬了奈布另一条胳膊,同样地揉按着,“我不会要求你马上就应我什么,当然也不会那么容易善罢甘休。” 
“你很有信心我会答应?” 
“不,相反,我对被拒绝很有心理准备——不过都得等你再恢复一阵再说了。” 
奈布垂下眼,杰克的话让他心里一阵乱,如果这绅士大言不惭说自己不会拒绝他,那奈布倒还有一堆话堵他,但问题是他失败的准备都做好了还让他自己选,奈布反而没话说了。 
他看着在自己臂上动作柔和的手指,那可真不像是会做出残忍之事的手啊,就像他觉得杰克不会对他说出那种话一样,毕竟他这样的人,除了开枪挥刀、拿钱过活之外,就没什么了。 
未了,奈布摇摇头,避开了杰克的视线。 
 
奈布醒来两个多星期,杰克检查了奈布手臂的恢复情况,在确认了关节复位无误和愈合良好之后,他就解除了奈布自由活动的限制,同时他自己也开始零星地继续出诊,但大多数时候还是待在奈布那里,不过他一般并不会在地下室过夜,到了五点左右便会主动告辞离开,之后就是艾米丽时不时下来陪他。 
“奈布,你可以试试留他过夜陪你哦。” 
奈布正胳膊放在床头桌上,肘抵着桌面,一下下屈伸着手臂做恢复练习,他听见艾米丽的话时愣了一下,“为什么,他又不是没地方去。” 
“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想做什么,一点机会都不给?” 
“他还用我给机会啊。” 
“唉,奈布,你可真难搞。” 
“啊?” 
“我是说,真不知道杰克先生想拿你怎么办。” 
“那就是他的事了。”奈布慢慢抬了手臂,换了另一条,继续屈伸着,“反正我有拒绝他的权利。” 
“现在就想着拒绝呢?” 
“你很希望我答应他吗?” 
“也不能这么说,奈布,我只是觉得有时候接受是进步。” 
“说起来,你和艾玛也是这样吗?” 
“喔喔,这可是你第一次问我们的事。” 
“艾米丽医生——” 
“好啦,我只能说我们和你们不太一样,至少没那么复杂。但是有一点我可以确定,接受只是第一步而已,后面还有大把大把的时间给你用来验证和更改,反正杰克已经让你选了。” 
“跟玛尔塔说的有点像……” 
“玛尔塔怎么说?” 
“啊,她说觉得不对的时候给他一枪脱身就好了。” 
“哈哈哈哈,确实像是玛尔塔会说的,不过奈布,如果你真想走出去,就给自己一个机会。” 
“如果——” 
“没有如果,再差我、艾玛、玛尔塔也都这儿呢。”艾米丽手里收拾着的针管上尖利的针头闪了一下寒光,奈布忍不住抖了一下,“偶尔也放纵一下自己嘛,奈布。” 
放纵?倒不如说任性吧,退路和选择都在,为什么不能试试呢。 
“艾米丽,玛尔塔她去哪了?” 
“还是以前那样吧,不过最近有些事让她有些脱不开身。你有什么想问她的?” 
“哦……我只是奇怪她对杰克的态度。” 
“你不知道,玛尔塔之前是真想开枪的,而不仅仅是威慑。” 
“……她开枪我也不会意外,真的。” 
“不过奈布,不管玛尔塔怎么想怎么做,选择权还是在你手里,她也是这么认为的。” 
“现在所有人都在给我自由选择的权力,可我完全选不出来。” 
“我觉得是你把问题和选项都想的太简单了,奈布。” 
“不就是肯定否定吗。” 
“也不一定,既然权力是你的,为什么没有妥协这种可能呢?” 
妥协?拒绝接受与否的问题,还会存在妥协? 
 

—TBC—

评论(21)
热度(826)
©毛熊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