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佣】血与酒20(ABO)

*alpha(贵族私人医生)杰克×omega(退伍军人 雇佣兵)
*啊谈恋爱真难写(死掉)

20
杰克跟裘克通了电话,交代了一下帮他伪装善后的问题,好说歹说裘克才同意,往常都是他亲自去做,但眼下他实在是腾不出手了。而等他打完电话一回去,就让玛尔塔的枪杆指了脑门,杰克停顿了一下,象征性地举了双手,他看看旁边的艾玛和艾米丽,两人一个吐舌头一个耸耸肩——看来这位空军怕是知道了什么。
“贝坦菲尔小姐——”
“不用那么客气了,杰克,有话直说吧。”玛尔塔打断了他,“你想对奈布怎么样?”她之前怎么也想不通,杰克凭什么会对奈布如此特殊,无论是态度还是看法,现在她终于明白了,这个真假难分的男人对奈布抱有着何种非分之想。
“我希望能在这里继续治疗他——我没必要加害一个自己拿命冒险才救回来的人。”
玛尔塔看了眼艾米丽,后者对她点点头,“你需要接受艾米丽的监督。”
“可以。”
“药品工具都会由艾米丽提供。”
“奈布醒后,我需要私人时间和他谈谈。”
“……如果他同意的话。”
“玛尔塔小姐,你会妨碍我么?”
玛尔塔沉默了片刻,她放下枪,看着杰克跟着放下手,叹了口气,“这个等他的情况好一点了再谈,但我没权力干涉他的决定。”
没人能干涉那个骄傲的雇佣兵,甚至包括他自己。

“看来玛尔塔对你非常不满呢。”回了地下室,艾米丽看着杰克检查奈布的情况,她一边翻出自己的医疗箱整理需要带走的东西,一边跟杰克搭话。
“这是自然,我明白自己做过什么。”
“好了,你就在这儿等他醒吧。”
“嗯?黛儿小姐这是要放水吗?”
“你占了我的地盘不说,还想让我跟你干活?”艾米丽眨眨眼,说得理所应当,“奈布可是你的病人。”
“……这可真是多谢了。”
“有一说一,你在这儿一天,我和艾玛就一天开不了店门。”艾米丽熟练地说着,黑医本质暴露无遗,“不觉得亏欠么,绅士先生?”
杰克笑起来,他微微欠了欠身道歉,“我会补偿两位小姐的全部损失,这点完全不用担心。”
“有你这句话就好,等这些事都过去,你就等着收账单吧。”
“那玛尔塔小姐——”
“玛尔塔她……只是很担心奈布而已,而且奈布他从来都不是个让人省心的家伙。”
“这点我大概已经有所体会了。”
“不过想让她转变态度也不容易,总之这件事里,我和艾玛都不会偏袒任何一方,毕竟最终选择权还是在奈布手里。”艾米丽收拾好了医药箱,其他药品都留给了杰克,她背对了杰克往门口走过去,“所以,你只要想着怎么对奈布就够了。”
艾米丽没有回头看那位绅士的反应,她径直带上了门,把属于他的苦恼和麻烦全关在了后面。
这大概,是杰克第一次在如此安静无人打扰的环境下与奈布正常地独处,虽然奈布尚在昏睡,虽然杰克愣了五分钟都不知道该做什么,不过这份难得的安宁也让杰克悬了两天的心彻底放松下来。
他取了艾米丽的医用托盘,走到她放置药品用具的柜子前,一半脑子想着应该备着什么,另一半想着奈布醒了他要做什么,等到他站在桌边整理托盘的时候,他脑子里已经全是要怎么应对苏醒的奈布这个问题了。
不过他应该……还有很多时间来思考这个问题。

奈布看到了,他作为omega的一生——如果他选择了屈服于omega性征的一生。
他放弃了当军人,他的军官养父将他送出了军队,或者说让他远离了战争前线,他被安排到了后方做后勤工作,出于他从军经验的考虑,他被分配到了武器装备库。
虽然还是算在军队中,但后方也是有一些omega的,奈布是最年轻的那一个。身边的alpha不算少,虽然他的信息素并不像其他omega那么温软诱////人,但说到底他是个omega,就这一点就足以让那些alpha变着法地追求他了。
但奈布对这些似乎毫无兴趣,他从不主动释放信息素,甚至一直在收敛,面对追求也是一副不冷不热的样子。然而凡是omega都有共同的弱点,他们无法阻止一月一次的发////情期,那是他们最脆弱的时候,而这在alpha看来,则是最好的时机。
奈布的某个alpha追求者抓住了这种机会,他在奈布发///情期来临的时候,将他堵在了库房里。虽然奈布曾经接受过军队的训练,但发///情期的影响,再加上alpha与omega之间的差距,奈布终究无法抵抗alpha,他的抑制剂被抢夺,他被alpha压在库房的墙上侵犯。
被强////迫的第一次充满不甘与疼痛,但是空无一人的仓库里,没人听得见他的哭喊,而就算有人发觉,omega臣服于alpha身下也是天经地义,没人会在乎,他的挣扎毫无用处。最后他的生////殖腔口被撞开,他的身体深处留下了alpha的种子,他颈后的腺体被啃咬烙上alpha的信息素标记,随着情///潮消退,奈布知道他心里的一些想法和认知再也回不去了。
那之后,由于身上已经有了alpha的信息素,奈布便被身边的人们心照不宣地认为他已经有了所属,而拥有了他的alpha也开始理所当然地更频繁地接触他。最初奈布依然抗拒这种关系,但在一段时间毫无结果的失败抗争后,奈布终于放弃了抵抗——无论是否是因为发情期,奈布都没办法反抗alpha,这与他是否自愿毫无关系,只是因为他发现自己做不到。
omega终究会臣服于alpha。渐渐的奈布死心了,他清楚的知道有什么东西被他永远地舍弃了——也许不久之后,不知什么时候,他就会怀上alpha的孩子,然后生养后代,如此下去,和其他omega一样,毫无差别,平庸而正常。
没有战争,没有伤痛,没有挣扎,更不要说什么追求和目标。
这就是他奈布·萨贝达,作为一个普通omega的一生。

呃,不得不说,这可是他所认为的最悲惨的结局了。
这种生活对于很多omega来说还算正常,但在奈布·萨贝达看来,屈服于平庸,没有自我地受人压制,称得上是很惨的一生了——虽然眼下他差点丢了性命的处境也挺惨的,但至少他还是自由的,他拥有自己的愿望和追求,不必惧怕任何alpha的压力。
他挣扎了十年才换来了这些,就算满身伤痛也值得了。
就是现在……饶是他疼得也有点受不了了。
“别乱动了行么?你想骨头错位?”奈布不转头都知道,杰克的声音让他心烦。
“……你哪知道我现在疼的要命。”他忿忿地说着,简直觉得全身所有地方都在作痛,他想蜷起来偏偏两条手臂还被固定了动弹不得。
“你旧伤复发了,”杰克叹着气又不敢贸然碰他,“想要什么跟我说不行吗?”
“……我不想你呆在这儿——艾米丽去哪了?”
“黛儿小姐和伍兹小姐出门了。”
“……好啊医生把病人丢下了。”
“黛儿小姐说你现在是我的病人了。”
“她这话都没经过我的同意!”
“……奈布,你完全不想看见我?”
奈布仰天躺着,翻翻眼睛,反正只要眼睛不转就看不见杰克,他沉默了好一会儿,“你呆在这儿也不怕玛尔塔找你麻烦。”
“我已经得到她的同意了。”
“说真的我可不这么觉得……杰克,你不该来救我的。”
“难道你想死在那种地方?”
“啧,我的意思是……你没想过你要是没救出来怎么办?”
“想过,但这并不是要我放弃你的理由。”
奈布闭了闭眼睛,好像身上没那么疼了,他嘟嘟囔囔着,“你真是个怪物,杰克……他妈的哪有你那样救人的……”
“可能会有更好的,但是抱歉我只能想到那种糟糕的办法了。”
这回换成了奈布深吸口气然后叹了一声,只是这动作牵着他被打伤的肋下一阵阵的疼,“我不知道怎么说,杰克,总之谢谢你来救我。”
“但害你被卷进来是我的错。”
“……算了,最开始非得接你那个任务的是我。”
“其实……我现在很庆幸来杀我的人是你。”
“这有什么庆幸的你有病吧——”
“我的意思是,奈布,这样我才有机会见到你。”
然后奈布又沉默了,他突然觉得杰克要说什么了,心里有所预感还有点慌,因为他实在不知道如果杰克真说了他要怎么回答——最麻烦的就是他好像没办法斩钉截铁地一口回绝。
但是杰克到底什么也没说,奈布暗暗松了口气。
“都这样了也算扯平啦……”奈布把头扭向相反的方向,他放低了音量,就像对着墙自言自语,“把命豁出去换我这样的人……也太不值得了。”
怎么会不值得呢。杰克想,但他没说出来,他不明白,奈布明明是那么骄傲的一个人,为什么又总是觉得自己不值得别人为他付出呢?

“黛儿小姐把你的情况都跟我说过了。”杰克给他的伤处换着药,忽然想起了艾米丽交代过他的东西,他觉得给奈布本人说一下会比较好。
“嘶你轻点——她都说了?”奈布因为暴露在外的血肉被药水碰着而轻轻抽着气,他惊于艾米丽会说的那么痛快。
“都说了。”
“包括omega的部分?”
“嗯。”
“啧,艾米丽可真是把我抖得彻底啊。”
“这么说女士可不好,奈布。”杰克站起来,小心地扶着他的胳膊帮他翻身,处理背后的伤处,“我没想到你的后遗症那么严重。”
“哦……还好吧,我习惯了。”奈布轻描淡写地说着,他对着墙看不见杰克的表情,“对现在的我来说反而有好处。”
“好处?假装你不是个omega?”
“啊,算是吧。”
“隐藏omega的身份能有什么好处?”
“你是个alpha,杰克,你不会懂的。”
“但是omega是你的一部分——”
“该死的,我从来不希望这玩意是我的一部分。”
杰克噤了声,他虽然看不见奈布此时的表情,但他知道此刻的对方是如何的……愤怒与不甘,半晌,他听见奈布闷闷地为自己突然发火道歉,他似乎是想下意识地缩起来,但满身伤痛阻止了他。杰克犹豫了一下,他伸手,手掌轻轻覆上奈布的颈后,他感到雇佣兵明显地抖了一下,“就算你是omega,你也比alpha出众和优秀。”
“绅士先生,你这是在安慰我?”
“不,我在恭维你。”
“哈……我没什么可恭维的。”
“绅士的恭维意在想求其青睐。”
“……你说明白点。”
“omega是你吸引我的一部分。”
“哦,alpha对omega的本能而已。”
“但前提是,你得拥有值得我感兴趣的部分,奈布,omega只是在此之上的因素。”
“如果我是alpha或者beta呢?”
杰克眯起眼睛,他抽回手,“若真是那样,也许就算我对你多有兴趣,你也并不需要我。”
“我现在也不——”
“我只是遗憾,为什么你就不能得到别人的认可呢。”
“谁说不能……”
“在你作为omega的前提下。”
“……”
“那么奈布·萨贝达先生,请问我是否有这个荣幸呢?”
奈布感觉喉咙里哽咽了一下,他知道杰克的意思,这个人要认可作为omega的他……认可他什么呢?他十年来徒劳一般的挣扎抵抗?还是他坚持隐藏omega身份的愚蠢固执?
“随便你吧……”最后奈布将脸埋进枕头里,闷闷地说。
“谢谢您,萨贝达先生。”杰克俯下身,他的鼻尖轻轻擦过奈布的头发,他确定对方没有发觉。

—TBC—

评论(28)
热度(966)
©毛熊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