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佣】沉于深渊(蝠鲨亚种设定)

*杰克(蝠鲼记录者)×奈布(青鲨霸主)
都是人型,跟海洋生物习性没啥关系了,但可能与性格有关。
*奈布的来源,蓝鲨老兵皮肤描述“老兵不死,只是凋零”
后半句就算了,只希望老兵直到最后一刻也是为他真心所向而战,而非受人蛊惑不明不白。
杰克的来源,蝠鲼皮肤,以及现实中蝠鲼是最聪明的海洋动物之一。
*有灵魂生物的设定:海中人型生物所拥有的海洋生物的化身,作为半独立个体而存在,类似于精神体,有实体,由人型生物的灵魂中分裂而来;无法说话但拥有理解力,反馈只有主人能理解;灵魂生物与主人同生共死,主人让他们得以存在,而他们保证了主人呼吸和正常生存。
*只想写个短篇,应该有很多bug,求轻点追究
*我流理解,刀,感觉写的没有心中的老兵那么好,难过

1
“萨贝达,认输吧,这样对你我都好。”
奈布抬手按住他身边要重新冲过去厮杀的青鲨,经过几轮的交锋,他的老伙计身上又添了不少残破的缺口,还有撕扯啃咬的痕迹,他虽然知道灵魂生物没有痛觉,但受到创伤时作为主人的他多多少少能感受到一些。
“说说,有什么好处。”虽然话里是让步的意思,但奈布的右手依然紧紧攥着他的刀,左手暗暗护住肋下,那是刚才对方的虎鲨一头撞过来的时候留下的伤痛,现在骨头没断,但如果再挨一下就不好说了。
“同在一片海域那么久了,我是很想留你一命的。”
“你想留也得问问我同不同意。”
“我还没说完,”他在自己的虎鲨头上按了一下,也做出了停止攻击的意思,“很明显,现在我已经战胜你了,无论你是死是活,这片地方的所有权都是我的了。”
“然后呢?”
“我知道这里的人们都很敬仰你的强大和仁慈,包括曾经的我也是。虽然现在你是我的手下败将,我可以随意处置你,但我也不想看到因为你的死而在海域内引起不满。”
“……你难道——”
“反抗我的人我当然会处理,不过我完全不想这样,相信你也不想。”
奈布握刀的胳膊沉了沉,他有些动摇,“所以你的意思是,只要我活着归顺于你,就可以避免更多的流血伤亡?”
“而且我可以承诺,在我掌管了这里之后,你是去是留做什么我都不会干涉——只要你不来反抗我。”
他与这头虎鲨已经争斗了很多年,彼此都知根知底,对方的为人脾性奈布再清楚不过了,除了脾气暴躁更加好斗之外,并不是什么残杀无辜的卑鄙之人。
“……我同意。”奈布放下了手,刀尖垂下对着地面,“你得到你想要的了,我可以走了么?”

2
在称霸和保护了这片海域近十年后,奈布终究离开了他的位置。他不必再巡视海域,击退入侵者,保护其他人,也不会再战斗和受伤。
“你还记得我曾经提过吗,万一哪天有人替我做这些事了,那我可能也不在了。”奈布像往常一样慢悠悠地擦着刀,看了眼在身边游弋的鲨鱼,“但现在想想,活着看也不是不行。”
“但是突然没事做了,也觉得有些无聊啊。”
战斗曾经在他生活中占着极大的比重,而现在他几乎完全失掉了这部分,那感觉就像是被抽掉了脊梁骨,连肩膀脊背都懒得端正挺直。
如今没有战斗打磨他容易生锈的肢体和思维,他想自己大概会在这日复一日的日子里缓慢地凋零腐朽,这可能比死亡还难受。

3
奈布是个固执得要死的人,更骄傲得要命,就算他心里想着嘴上说着过这种无聊日子比死还难受,他也不会毫无意义地结果掉自己——那对得起他以前那么多拼死拼活吗?
而且……虽然吧以前他也是孤身一人的,但是现在怎么突然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呢。

4
要不是那只蝠鲼还知道找上门来,奈布觉得自己都快忘了他了,很久以前的不满早就被他忘的一干二净,不过再看见杰克那张脸,他还是有点想招呼一巴掌。
“这就是你说好的一年来一次?”奈布冷笑着拍拍他的脸,又掐了几下,故意没控制手劲儿,“这一年可够长的。”
“我应了修整那堆文献脱不开身……”
“信也不来一个?”
“你自己说的,‘想说什么就自己来见我说别他妈写信传话的’。”
“这你就记得挺清楚,我你怎么就不记得?”
“我没忘啊……”
“你再说一遍。”
“………”
奈布看着杰克理亏沉默的样子,他忽然觉得,杰克在这种日子里回到他身边,简直是无上的幸运。毕竟在那次战败之后,他已经很少说那么多话了,甚至有一个瞬间他还想着,原来自己对别人还能露出那么多感情啊。
“那你还不赶紧做点什么,啊?”

5
然后杰克应着奈布的要求,抱了他,躬身抱的,大概十多秒之后,奈布才抬手回抱。
“该不会你连怎么抱都忘了吧?”杰克知道这只鲨鱼有多孤僻,他用战斗填满了自己的生命,当这部分被夺走,想必会留下巨大的空洞——就像深不见底无法填满的海渊。
“别说话。”奈布将头往对方肩膀里蹭着,他明明比杰克还大,这阵却像个孩子,可能是身高的原因。
“你想抱多久都可以。”杰克得寸进尺地抬手,指头插进奈布的发间,轻轻磨蹭着,“我不会走了。”

6
杰克第一次听说奈布的名字,还是在长辈们的闲谈里,大概就是附近的海域新来了条鲨鱼,个头不大倒是凶得很。
当时的杰克也还是个小个子,于是他追着问来了那头鲨鱼的名字,附带听了一堆警告,但是他全当了耳旁风,只记着了一个名字
——奈布·萨贝达。

7
再听闻奈布的名字,已经是几年后,彼时杰克已经长大,而奈布终于击败了原来的主人,统治了整片海域。谁也难以预料,这个年轻而好斗的统治者将如何对待他的领地和过路的外来者,是仁慈尽责还是凶狠残暴,是网开一面还是一个不留——在这一切确定之前,那片海域甚至被很多人视为禁区。
但杰克却对此毫不在乎,他无法抑制地想要见到奈布,亲眼见他。他想要知晓对方的更多,更想亲自记录下来。

8
蝠鲼是海洋中数一数二聪明的生物,而且性情温和,拥有出众的辨识力和判断力,因此蝠鲼往往是绝佳的事件记录者和文献管理者——自然,这也是杰克的目标。
抛开个人感情,接近奈布,并记录这位年轻的霸主,对杰克来说也是种极具诱惑力的挑战,为此他甚至愿意以身犯险。
于是他也那么做了,他孤身一人去了那片禁区,而不知幸运还是不幸,他在踏入后没半个小时,就遇见了主人。
虽然所有者巡视自己的领土是正常的行为,但刚来就被碰见还是有点巧了。
那头青鲨比他想象中的小得太多,萨贝达也是,杰克估算了下大概也就到他的胸口,但他完全不敢俯视对方,毕竟这儿他才是老大。
“我这几天转了好几圈了,你是第八个闯进来的。”萨贝达的声音很清朗,带着一股上位者的傲气,“怎么,你迷路还是路过啊。”
“我为你而来。”
萨贝达眯起了眼睛,这只蝠鲼的话一下勾起了他的兴趣,“战斗?”
“不,记录。”
杰克看着对方的青鲨游过来在他和他的蝠鲼之间试探着,年轻的青鲨身上已是伤痕累累,但这也让它显得更有威慑力。
“你叫什么名字。”
“杰克,叫我杰克就好。”
“跟我来。”

9
奈布没有攻击他,更没有强迫他做什么,并且对杰克的工作产生了不小的兴趣。
“行啊,如果你要是能帮我改改形象就再好不过了,总把我说的像十恶不赦的家伙一样,我也有点困扰。”
杰克看着奈布低头捏眉心的烦恼模样,他笑起来,“别担心,先生,他们总会知道你真正的样子。”
“啊,但愿如此。”
“那我……”
“你想待多久都行,完全自由。”奈布挥挥手,他的青鲨顺势游过来蹭了蹭杰克的胳膊,于是杰克抬手摸了摸他的鼻头,“不过,你想知道我的什么?”
那时候杰克心里想的是,我想知道你的一切。但是他自己都知道这回答又蠢又毫无礼数,于是他换了个说法,“你的过去,先生。”

10
杰克在奈布的海域待了四年,他看着这里从禁区变得热闹,听着奈布的评价从恐怖变成仁慈,见证着萨贝达逐渐走向巅峰。杰克对此满意而欣慰,这应当是奈布得到的,当之无愧,而更大的改变,则是他与奈布之间的。
毫无疑问,他在来之前就对萨贝达抱有仰慕之心,不过那更多的是身为记录者的本能,但在接触并与他相处之后,杰克发现那份想法已经逐渐变化——变成什么了呢?大概就像,想成为对方“唯一”的那一个吧。
他已经窥见了萨贝达太多不为人知的另一面,他很强大但也会受伤,他很智慧但也会犯错,他擅长人情世故但有时候也很迟钝——杰克想,成为唯一一个掌握他全部的人。
为此,杰克在第二年准备了长篇大论的告白,不过他还没跟奈布说出两句,就被对方挥着手打断了,“直说吧,你想干嘛?”
“我想追求你,先生。”
“嗯?追求我做什么?”
“我是说,奈布,”杰克突然有了种破坏破摔的感觉,“我喜欢你。”

11
没想到这位霸主对情爱之事那么一窍不通,杰克也没经验,但总比奈布好上那么一点,况且还天生一副温文尔雅的绅士模样,至少他对自己的表面印象和吸引力还是挺有信心。
——你跟我说你要追求我的时候我以为你是要挑战我。
很明显他的霸主完全就没往正常方向上想。

12
今天又有人问我萨贝达先生是否心有所属了——我觉得,强大的霸主也应当有个强大的伴侣不是么?
你装什么呢,你赶走了多少拨闹事的鲨鱼群当我没看见?
耳目还真是灵通呢。
我对自己的领地可是了如指掌。
杰克看着他眼里的光彩跟得意的笑容,也弯了眼睛跟着笑起来,然后轻轻亲了对方的鼻尖。
是了,你在这里强盛而无与伦比。

13
杰克在第四年的时候离开了奈布的领地,他收到了无法拒绝的召唤,一份重要的使命。
奈布倒是挺大度,甚至劝着杰克回去。
“这里有我的生活,但你也得有你的生活。”
“但是你——”
“我就在这儿又跑不了,而且这儿可是我的地盘,你得听我的命令。”
这是奈布第一次用这样发号施令的口吻与他说话,杰克倒不害怕,他笑了笑,“遵命,先生。”

杰克离开了,奈布一直把他送到边界,要不是还有重任在身,奈布恨不得亲自把他送过去。
“我争取一年回来一次,如果不行的话我就——”
“我不需要你写信。”奈布毫不留情地打断了他,“想说什么就自己来见我说别他妈写信传话的。”
杰克愣了愣,他看着年轻的霸主撇开视线,将眼底的情绪都藏了起来,他附身在对方的额头碰了一下,“好。”

14
奈布先前觉得,杰克这时候回来是幸运,但他很快就开始觉得杰克还不如不回来。
毕竟谁不希望自己在喜欢的人面前,一直是很好看的样子呢。
之前他是手握领地的胜利者,而如今他只是个一无所有的战败者,他不确定自己在对方看来是否有什么变化——在杰克面前,他突然感到了巨大的落差。
这种愚蠢可笑的情绪,连带着被剥夺战斗的刺痛,日夜不休地在他胸中翻涌,就连杰克拥抱他亲吻他的时候,也没有消退分毫。
这是比杀掉他更漫长痛苦的折磨,他甚至要觉得这才是那头虎鲨的本意了,让失败者活下去,不止是剥夺他,更是摧毁他在心上人眼中的模样,如云端坠入地狱,他已不再高高在上,而奈布又是那么骄傲。
他不敢问现在的杰克到底是怎么看他的。

15
除非必要,奈布已经很少出门了,他变得越来越沉默孤僻,也只有杰克唤他的时候,他才勉强恢复一些往日精神勃发的样子。
他甚至将自己的刀封存了起来。
昔日的霸主被抽掉了脊梁,远离了战斗,他什么也不是。
他正在不可避免地凋零,直到死去。

“杰克,陪我出去一趟吧。”
“好。”

16
他们去了海域的最边沿,以深渊为限分割着势力范围,现在他们就站在那悬崖边,近得往前一步就能坠落下去。
“杰克,你为什么会回来?”
杰克知道奈布的心思,他也并不会用陈词滥调的情爱说法回答他,“我听说了你失败的消息。”
“……因为我的失败?”
“我知道你失败会意味着什么,你在鼎盛时拥有一切,奈布,但现在……我希望你还有我。”
“该死的,杰克……我真希望你别那么想。”
“为什么?你不想我在这里?”
“不,怎么可能……你能回来我太高兴了,”奈布咬了咬唇,他控制了一下情绪,“只是我现在……现在的样子一定很糟糕。”
杰克没有说话,于是奈布继续说了下去,或者说,一股脑地倾泻了出来,“我已经不是你离开时的那个奈布了,杰克,我什么都没了,更没有你可记录的东西了,领地、战斗、胜利……我现在只是在等死。”
“你在害怕。”
“啊,是,我很怕,我甚至不敢问你怎么想……这样的我难道还不够糟吗?”
“确实很糟,”杰克的话让奈布愣住了,他的身体颤抖起来,他想抬手遮掩脸,却让杰克抓住了胳膊,往回一扯带进怀里,他扶着奈布的后脑轻轻将他按在胸口的地方,“你的状态很糟,奈布,你想听我的想法吗?”
奈布的额头抵着他的胸口小幅度地上下蹭了蹭。
“对我来说,奈布,我不是因为你的权力和胜利才继续在你身边,那些虽然重要,但并不是最重要的。在你的记录者之前,首先我爱着你,所以我不会再离开。”
“在来的路上,我一直都很怕,我还能不能见到活着的你,无论如何我都希望你还活着。”
“我的想法很简单,不管你有什么,不管你成了什么样,不管你怎么想,你都是奈布·萨贝达,不必害怕你在我看来是什么样,因为从来都没变过。”
杰克忽然听见怀里传来断断续续的抽泣,也感到后背的衣服被一双手用力地扭紧了,他没有放开,只是继续保持着拥抱的姿势,任凭奈布在他怀里哭泣,甚至把他的衣服蹭得乱七八糟。
“你失去的东西我没法帮你取回来,但我还能做其他的。”

17
“我有个愿望。”
“什么?”
“如果哪天我死了,就把我丢到这儿来吧。”
“为什么?”
“我总觉得,我死的时候一定很不好看,所以就把我丢下去吧。”
“怎么会呢,我——”
“这是我的愿望。”
“……好。”
“这深渊看着也清静,挺适合死人安息啊。”

无论如何,我也只想让他只记得我最好的样子,就算是我一厢情愿吧。

18
奈布一直觉得,他大概会就这么生锈腐朽,凋零到死,但杰克似乎并不这么认为。
“你不会这么容易就结束的,奈布。”
奈布只是笑了笑,他已经习惯了没有战斗的平淡日子,反正有我杰克和他装满了各种奇闻异事的脑子,倒也不算无聊。他已经很久没离开这片海域了,以前是以为他肩负保护的职责,而现在他只是单纯的不愿离开——可能还是放心不下的吧,毕竟也是生活了那么久的地方了。
“我可以带你离开,去见见我这些年看过的。”
“你都见识过了讲给我听就好啦。”
“为什么?你想留在这抢回领土吗?”
“虽然不甘心,但我目前没那个想法。”奈布双手接住游过来蹭他的青鲨,从鼻子往下一直捋到腹部,他的鲨鱼在水里翻转了身子,“先不说我能不能夺回来,再说当时我跟那家伙就已经定好了,我不能反抗他。”奈布敛下眼,他拍了拍鲨鱼示意,后者听话地游开,奈布依然没抬眼,“大概对我来说,这海域里每个人都是牵制我的人质……包括你,杰克。”
“我不想再失去什么,所以我不会再做什么了。”

19
杰克遵守了他的承诺,他再也没离开了,他将全部的工作一点点地转移到了奈布这里,似乎打算就一直定居下去了。
“你知道你现在跟我在一块很危险吗?”
“为什么?”
“虎落平阳被犬欺。”奈布笑着说,他抬手蹭蹭对面杰克的下巴,轻轻勾了勾,“虽然我还没那么弱。”
“当然,你的能耐我心里有数。”杰克轻轻抓起他的手,抵在唇边亲吻手背,常年的争斗让这双手粗糙而结实,只是有段时间没握刀了,战斗的痕迹正一点点退去。
事实上,杰克很想说,无论如何不要再战斗了,他不想再看奈布受伤流血甚至失败,那种提心吊胆太过折磨,但正是因为他如此看重对方,杰克也是比任何人都了解他,战斗的渴求依然深埋于他的心中,那是表面的剥离所无法撼动的地方,若是真的还有机会,奈布一定会投身其中,不再回头。
“放心啦,我不会再跟谁打了。”
但是到头来,杰克只能选择相信。

20
杰克没想到,他那么快就一语成谶。
“哎,这跟我刚来的时候有点像啊。”奈布坐在不高的石头上晃荡着腿,看着就像个人畜无害的小家伙,这高度他正好跟杰克一边高,“不过虎鲸可比我大多了呐。”
“那头虎鲨要去迎战了,你要去看吗?”
“不,我回家等着结果就好了,你替我去吧。”
“……好吧。”
杰克临走前,奈布难得在他的蝠鲼身上胡噜了几下,他眯着眼睛,手指在蝠鲼腹面的爪状花纹上描画一样,然后他就松了手,“我等你回来。”
不知为什么,杰克竟然对这么听话的奈布没觉得反常。

奈布看着杰克离开,他跳下石头,跟在不远处游弋的青鲨勾了勾手指,“你是不是也早就知道了,嗯?”他亲昵地跟老朋友碰了碰鼻头,眼底却是一片黯淡,“无论如何,有些事还得我们去做,对吧。”

21
毫无悬念地,新的入侵者虎鲸击败了原本的主人虎鲨,就像当初的奈布,但看起来这位即将登临霸主的家伙并不那么友善和仁慈。当失败者虎鲨试图和他谈什么的时候,这头虎鲸不由分说地咬上了他的脖子。
杰克没有再接着看下去,他现在只想快些回家,找到奈布,劝说他离开这里,如果奈布依然固执,他甚至考虑用强制手段。
他突然听到了一阵惊呼喧闹,但争斗已经结束,被挑战者也已经死去,除非——
“萨贝达先生!”
这个名字绊住了杰克离去的脚步,也扯住了他全部的心思,他转过身,就看见那个戴着兜帽的矮小身影朝中心慢慢走过去,他的手中握着他的刀。

22
奈布并不确定新的入侵者是否会像他和虎鲨那样进行仁慈地统治,如果残暴的虎鲸会让海域掀起腥风血雨,在那之前就必须要有人站出来——奈布必须站出来。
他取出了封存的刀,依然锋利锃亮一如当年鼎盛的样子,但奈布知道,他自己已经不复当年。
他都能猜到如果是杰克会用什么样的话劝他,虽然那个人完全不想伤到他的自尊。
你没办法赢过他的,为什么还要去白白送死?你的死也不会改变什么。
对啊,他没那么强,这点他比谁都清楚,但是这并不是他视而不见藏匿甚至逃走的理由,而且他都被剥夺战斗那么久了,现在有重新握刀的机会摆在他面前,他当然会伸出手抓住——也许他是这片海域最后的挣扎反抗,也许这是他最后一次战斗。

23
“奈布·萨贝达?”
“对,没想到你知道我的名字。”
“当然,你当年的名声很大。”
“首先,我得恭喜你的胜利,其次,我向你提出挑战。”
“……我接受,你准备好送死了么?”
奈布能看到远处杰克的身影,他忽然有些愧疚,这是他第二次要丢下他了……只是这一次要成真了。

24
杰克无法阻止这次挑战,无论是出于道义还是感情,中断战斗对奈布来说是侮辱,对方不会原谅他。
奈布·萨贝达会死。
他们心知肚明,却义无反顾。
杰克爱他的强大,爱他的骄傲,不会容许他的尊严受挫,即使那个人是他自己。
“这是他的选择,他必须那样做,你知道的,对吧?”
“我不会阻止他,但我会让他存在下去,我会让所有人知道他曾经为何而战,我会……该死的。”
“但是我就要失去了他,我又怎么能不心痛。”

25
萨贝达的失败毫无悬念,甚至比之前的虎鲨还要惨烈。
他失去了左眼,几乎半张脸都是血,右胳膊的骨头被虎鲸咬得粉碎,但以此为代价他的刀也捅进了对方的肚子——但这当然还不足以击败他。
“你输了。”
“我知道。”
“还有什么话想说?”
奈布摇摇头,他很疼,没了左眼,血盖住了他的视野,他已经看不清杰克在哪里了。
“已经够了。”
他闭上眼睛,却没有意料之中的血腥和疼痛扑上来,反而他感到自己落入了一个并不算宽阔的怀抱,他闻到了陌生的血的味道。
“杰克!”

26
“擅自闯进来是很失礼的行为。”
“但是已经结束了不是么,他已经输了。”
“你想做什么?”
“带他走。”
“他可是让我杀了他,你觉得他会接受你救他?”
“不,我知道他会死,只是想带他去个地方。”
“……别让我再看到他活着。”

27
疼痛撕扯着他的意识,奈布挣扎着睁开还算完好的那只眼睛,他看到了杰克的脸,从下方的角度,而轻轻的晃动让他知道了自己在对方怀里,然后就是不属于他的血腥气味。
是杰克的血。
于是奈布知道了这只蝠鲼做了什么,他挡下了本该由奈布接受的攻击,然后带走了他。
奈布突然觉得愤怒。
“你不该让我活着!”
“我知道打断你是我的错,但我希望你理解。”
“理解你不想失去我?杰克……我这样活不久的。”
“我知道,所以——我带你来了。”

“我带你来深渊,我来实现你的愿望。”
奈布愣住了,但他很快放松下来,虽然身体疼的要命,但他感觉某种情绪盖过了一切,他笑起来,笑得咳嗽不止,嘴角涌出血来。
“谢谢你,杰克……谢谢。”
“不,这是我的权利。”

28
就算视野里开始模糊不清,奈布也挣扎着注视杰克的脸,就像想要把那容貌刻进脑子里,他已经说不出话,连呼吸都费劲了,他颤抖着慢慢动着唇,做出了吐出几个字的形状,他相信杰克看得懂。
于是杰克低下头来,额头蹭上奈布满是血污的脸。

29
果然我死的时候……一点也不好看,不知道杰克是不是记住了我最好的样子啊……
“你做了最好的事,奈布。”为心中所向战斗至死,还有什么可遗憾的呢,“你一直……是最好的那个。”

在奈布的青鲨消失之前,杰克最后蹭了蹭它的鼻头,然后看着它伤痕累累的残缺身体消失在它的主人身边。
杰克遵循承诺,将奈布沉入深渊,慢慢地下降,最后被黑暗和水流吞噬。之后他在那里站了很久,直到他的蝠鲼让他回神。
他还有事要做……奈布不会就这么结束。

30
杰克离开了曾经奈布的海域,但他留下了这些年来所记录的奈布的一切,他已经不再想把这些据为己有。
毕竟他知道,深渊中的那一个,已经永远只属于他。

—END—

评论(42)
热度(774)
©毛熊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