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佣】血与酒18(ABO)

*alpha(贵族私人医生)杰克×omega(退伍军人 雇佣兵)

*明人不说暗话,杰克上线

*我也不知道杰克这么做效果怎么样但是没办法了反正我都写了就这样吧x


18
杰克倒是没想到,门开得那么干脆,他握着手杖握柄的手指在上面点了十下的功夫,门就开了。他本想着对方可能会把人质藏在后面,先跟自己费一通口舌,但门一开,他的眼睛越过开门者的肩膀,就看见了奈布·萨贝达。
他的呼吸滞了一下,房间的中央,昏暗的灯光下,那个雇佣兵被手腕绑起吊着,他垂着头,眼睛被蒙着,帽衫沾着血迹,破损的地方露出道道鞭刑的伤痕。他一动不动地,对外人到来的动静没有一点反应,要不是知道奈布的意志跟肉体有多坚韧,杰克甚至要怀疑他已经被折磨而死——事实上这想法带来的恐惧已经在他心底开始蔓延,于是他轻咳了一下,既是驱散这种负面影响,也是昭示了某种开始。
“欢迎您的到来,杰克先生,好久不见。”
随着开门的下人往一边让开,杰克走进屋里,他刻意没有向奈布所在的方向靠近,只是沿着墙壁走了三步就站定了,而就在他走动的过程中,为他开门的那人转了个角度守住了入口,又有一位靠近了他,杰克注意到了他腰侧的刀鞘。
杰克对此毫不在意他看向旁边那面墙下坐在椅中的人,“好久不见,管家先生,恕我未能赶上老先生的葬礼,遗憾我没能悼念他老人家,告别一番。”
“不必在意,我想老先生不会怪罪的,毕竟您可是帮了他不少忙。”
甚至还帮他上了路。
杰克轻轻将手杖点在地上,手指在握柄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按揉着,“他老人家也是深谋远虑,这时候还惦记着我呢。”
“那是自然,您的事不解决好,我想老先生也无法安息。”
“既然如此,我认为我们就不必无谓地浪费时间了。”杰克笑笑,他的眼睛转向了对方面前的雇佣兵,“那,可以从这儿开始吗?”

奈布在杰克出声之前,就产生了来的是那家伙的想法,他不知道这是omega和alpha的原因还是其他什么玩意,总之他连头都没抬,没做出任何反应。反正轮到跟该死的上等人纠缠的是杰克那个怪物,只是奈布搞不清,在发现是来者是杰克的时候,他心里涌上来的情绪为何。
意想不到?也不算,他早就想到这个可能性了,只是对成真没抱什么希望。
庆幸吗?有点吧……毕竟杰克是麻烦的源头,他这也也不算连累了其他人。
还有其他情绪吗?他不知道,奈布都不确定这人来是为了什么,喔说不定是想确定自己有没有泄密然后做掉呢。至于救他出去这个选项……奈布没有多想,他已经知道杰克是个不择手段都会保证自己安全的家伙,而他并不觉得那样做对杰克有什么好处——救了他把自己搭进去,这个上等人有那么傻吗?
他闭上眼睛,努力将注意力集中在听觉上。

“我是否可以认为,杰克先生是为这位omega雇佣兵而来?”
听到对方故意强调的字眼,杰克的眼底暗了暗,他思考过对方可能掌握的情报,以及由此自己可以采取的应对方式,不过……奈布omega的身份还是被发现了,但是他一样可以利用这一点,“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
“此话怎讲?”
“您可是老先生最忠诚的仆人,管家先生,您当然得完成他的遗愿了——哦,或者说,您得为他复仇。”杰克满意地捕捉到对方的身子紧绷了一瞬间,又像是在压制什么一样放松下来,“所以我的意思是,你想杀掉我。”
“不错,先生倒有自知之明。”
“那么,你觉得你们抓了他又严刑逼供,就能达到目的?”
“这只是其中一部分罢了,我只是认为他的存在一定程度上能威胁到你,毕竟就只有他是活着的,”管家抬手对最近的下人做了个手势,那人走到奈布的身边,抬手粗暴诶捏住他的下巴抬起来,让他面对杰克的方向,即使他被蒙着眼睛什么也看不到。“萨贝达先生,醒一醒,瞧瞧谁来看你了?”
奈布半真半假地发出一声呻吟,什么也没说。不过管家也没指望他能说什么,他转向杰克,“毕竟你留他活了那么久,任谁也不会相信这其中没有原因。”
“……这是自然,不过一个omega放出去能成什么气候?”
“先生说笑了,你我都是聪明人,omega也不是哑巴。”
“但omega终究无法反抗alpha。”杰克注意到这句话说出口的时候,奈布脸颊的肌肉颤了一下,他暗暗叹了口气,“我若是无法确定这一点,又怎敢放他活三个月?”
“先生,虽然我只是个仆人,但有些道理我还是懂得,无论何种原因而留下祸患都是愚蠢的行为,但我并不认为先生是这等蠢人。”
“你觉得……这是愚蠢的行为么。”杰克放在手杖握柄上的手指向下伸长,他确定自己的一系列小动作是自然而不会被发现的,如同思考中习惯性的小毛病,“不过我可不这么觉得,管家先生,不知你如何看待赌博?”
“疯子的娱乐,冒着风险寻求刺激的愚蠢行为。”
“正常的评价,但是我想补充一下,赌博能得到的可不只是刺激。”杰克随意地抬起自己的手杖,往奈布的方向点了点,他的拇指按在握柄表面,抬手的时候往杖身挪了一下,让抵在内侧的指头同样想下滑,随着指点的微晃按住向下搓了一下,“筹码越多,能得到的回报就越丰厚。”
“但若是失手,岂不是血本无归?恕我无法苟同。”管家摇摇头,他嘲笑一般地看向奈布,“按你的逻辑,你将筹码押在萨贝达先生身上,你冒着风险,又能得到什么?”
“我想要的一切。”杰克说,他收回手,手杖重新点在地上,他看见一直都没有动静的奈布,颤了一下,不过他并不认为,这只是因为自己的话。
奈布的颤抖一部分原因是杰克的话,但是更多的是因为,他闻到了……熟悉的东西,随着那种气味越来越多的弥漫开,也逐渐勾起了他三个月前的糟糕记忆——缠绕上皮肤的怪异潮湿,视野中越来越浓稠的迷雾,意识被蚕食吞噬的无力感……而这一切都开始与他现实的感官相重合,虽然他此时被遮蔽视野无法得见,虽然他的思维本就有些模糊不清。
与那个时候相似的雾,再一次笼罩了他,哦,还有那几位上等人先生……杰克该不会蠢到以为这玩意就能做什么吧……
然后便是什么东西坠地的响声,奈布的眉毛抽搐了一下。四肢的沉重感迅速加深,意识像被捆着往深处坠,但他竟然没觉得恐慌,就算他意识到最深处就是死亡。
连带着他一起……果然是怪物的做法啊。
他听见了杰克和那位管家先生的声音,但那些好像是来着另一个世界了,越来越远,他也感到有人接近了他。
以前总是想着,这种痛苦又折磨的时候,如果昏过去就好了,现在,总算是能如愿一次了。

“杰克!收起你的小把戏,你和你的筹码可都在我手上。”
在雾升起来到了遮蔽视野的程度的时候,杰克就感到离他最近的那人有了动作,在主人无法通过眼神和手势下达命令的情况下,还能做出正确反应的下人,杰克心里暗暗赞许了一下。现在他没带面具,自己也受着致幻剂的影响,但他手杖中储存的剂量并不大,毕竟这只是迷惑手段而已。他感到匕首顶上了他自己的后腰,于是他顺从地举起了自己的手,停顿了一下,他松开手,手杖便落到地上。
当然,致幻剂只是小把戏而已,不过他真正想做的已经完成了——谁也没听见,当手杖落地时,那声几不可闻的碎裂声音。
“抱歉,先生,我只是稍微,展示一下而已,”杰克听见了移动的脚步声,两个向他面前椅子的方向,门口的那个没有动静,他估算着生致幻剂可不能杀人,但毒素就不一样了,“我只想让你知道,你的主人死前所看到的景象。”
“你说的没错,但是先生,你不知道筹码是可以放弃的吗?”
“其实有时候,我认为如果必要……我自己也是可以放弃的。”
说话间,杰克咬破了舌下藏着的胶囊,他不指望自己预先准备的药能让他在毒雾中坚持多久,但应该足够了。
“杰克你疯了!”

 看来毒雾对神经的麻痹毒性已经发作,杰克感到抵在腰上的刀尖歪了微小的角度,但他依然挣扎着向自己刺出匕首。杰克向后伸手去抓那人的手腕,却被躲开了,而他并不着急,好在匕首只是从他外套滑了过去,于是他顺势拧过半个身子,另一只手扼住了他的喉咙。毒素加上窒息,对方再也无法继续进攻,停顿了一会儿,杰克松开了手,任由他滑落在地。
“是又如何?”杰克迈开步子,往椅子那边走过去,就算他心里有多拿不准能否成功,他也得做出一切尽在掌握的样子,“我可没说,我只赌了这一次。”
“杰克你把他也——”尽管压抑了内心的恐惧,面对未知和计划外的存在,他依然有些不知所措。
“为什么不?”本应守卫主人的家伙也都中了招,杰克收拾掉他们没费什么劲儿,他站在椅前,居高临下,“我已经说了,诱饵是可以抛弃的。”
“或者你可以看看萨贝达先生现在怎么样了?”杰克停顿了一下,他往后方看了眼被吊在那里的雇佣兵。
知道对方活动都已经困难,杰克便伸手抓住对方的衣领将他提了起来,上等人先生眼中的恐惧让他感到满意极了。将对方半拖半拽地带到奈布跟前,杰克腾出手将奈布眼睛上的布条扯到额头,露出他的一只眼睛,接着两根手指并不小心地扒开他的眼皮,又抓了对方的手在口鼻处停了片刻,接着放上奈布的颈侧,而对方一碰上雇佣兵的皮肤,就像触电一样弹开,但杰克强硬地让他按了上去。
瞳孔扩散,没有呼吸,肌肉松弛,毫无声息。
“杰克,被你放过的家伙可真是悲惨。”
“他来杀我失手的时候,就应该有被我干掉的心理准备。”
“看来omega就是omega,不管做了什么,不会有任何改变。”
“……不,还是有一点的。”杰克尽力让自己的声音不被情绪影响,“至少他作为诱饵,已经很完美地完成了任务。”
“虽然把不少筹码押在诱饵身上,损失了让我有点心疼,但是这诱饵让我得到的东西,可是怎么也换不来的。”杰克一松手,他微微低头,“——让我终于有了真正斩草除根的机会。”

 

—TBC—


*反正杰克已经出手了,咕咕几天x


评论(40)
热度(872)
©毛熊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