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佣】血与酒17(ABO)

*alpha(贵族私人医生)杰克×omega(退伍军人 雇佣兵)

*emmmm,没啥暗示了

我不会写mob,但是会有上刑拷问

凯哥说奈布被吊了一星期了,良心不安(


17

临近午时,杰克终于接到了裘克的电话。他一上午都处于焦躁忧虑的状态,九点左右时响过两次电话,他火急火燎地接起来才发现都是向他预约出诊的,杰克不得不强压下焦虑和火气,温和有礼地说明理由婉拒并致歉,还不忘补上一句自己最近半个月都暂时无法工作——也有可能不止半个月。杰克完全无法确定这个坎儿他,还有奈布,能不能活着捱过去。
杰克赶到了裘克那儿已经是12点多了。
“我可为了你这事今天都没开张。”裘克放了杰克进来就把大门一关,一边领他往深处走,一边抱怨,他们在裘克的方桌前落了座,裘克看着杰克摘下帽子和手套,他兀自接着絮絮叨叨,“这笔账我可好好记下了,怎么还我你看着办,不过话说回来也不算白忙活——”
“你找到什么了?”
裘克停顿了一下,看杰克的眼神有点怪异,一向绅士的杰克很少主动打断他人的话,眼下对方如此反常的样子让裘克叹了口气,“你还记得你三个月前干掉的老家伙吗?”
“记得,我还把跟他有关系的都整在名单里托你去查了,所以呢?”
“对,但是你忘了一个。”
“怎么可能?”
“你忘了他自己。”
杰克沉默了,他微微低头抬手捏了捏眉骨,声音闷闷的,“那个老家伙死之前就把这些安排好了?”
“也不算,毕竟他也不可能预知他死后三个月会发生什么,但是他手下活着的人可以。”裘克把一个文件袋推过来,“我也不知道你这几个月都在忙什么……总之这三个月里,除了葬礼这家明面上没有任何动静。”
“但我还是觉得不太可能——”
“杰克,他跟你之前下手的那两个不一样,他在对你动手之前就已经摊上了事,就算他那手杀你嫁祸没得手,他也逃不了审讯羁押,横竖都是完蛋的路。”裘克看着杰克拆开文件袋的动作,“在这结局面前他能交代下去也不是不可能,而且……虽然这么说不太好,但是——别怀疑忠诚的可能性,杰克。”
“好啊,他无论如何都想让我一块下地狱?”杰克喃喃着,他捏着纸张的手抖了一下,“忠诚?我不信他手下那么多人都有。”
裘克从那几张纸里抽出一张拍在杰克眼前,“没错,大部分时候在钱面前,忠诚这玩意一文不值。”

奈布觉得自己在下坠,一直在下坠,就好像下面是无底深渊,但他分明是被悬吊着。手臂僵硬得难以动弹,手腕被绑着已经让绳子磨出了血,然后潮湿粗糙的绳子就磨进了血肉里,给他承受的痛楚雪上加霜。
他刚刚被从昏迷中“唤醒”,他终于知道那位上等人先生临走前交代了什么了——每隔一小时用一次刑。一小时是奈布猜的时间,而对他所施的暴力无非就是棍棒和鞭打,也难怪……要让俘虏的身体保持疼痛的状态,又不能过量致死,这种慢刀割肉一般的刑罚更加折磨而痛苦。
每次奈布都想着自己快点昏过去,疼痛将时间拉得漫长无比,一分一秒都是煎熬。他有些记不清自己承受了几轮了,让昏沉的意识保持短暂的清醒都不容易,但也幸亏这规律性的施暴,让他得以计算自己所处的时间。
他说晚上还会来……而现在大概是下午三点,那么,至少还有五六次么?
看起来是铁了心想要留他的命到主子再来,旁边看守他的家伙还会两小时给他喂一次水,奈布挣扎抗拒过,马上就被扇了几耳光,打的他一时失神,耳朵嗡嗡直响,连被抵着牙塞进水杯边沿的时候都忘了吞咽,最后被捏了鼻子硬灌了水,还呛得他咳了半天感觉自己几乎断了气。
“你什么时候想说都可以,开口马上就放你下来。”
奈布抬了抬头,虽然依然什么都看不见,他深吸了口气,感觉肋下一阵抽疼,可能肋骨刚才被打伤了,还不知断没断……他发出一声嗤笑,“省省力气留给下一次吧,先生们,我还没死呢。”

裘克看着坐在沙发里,而杰克坐在他对面手里打开着一本书,但他已经注意到这人一个多小时都没翻过一页了,也不知在想什么,安静得可怕,“你打算怎么样?”
“等着。”杰克并没出神,回答得挺快。
“啊?”
“等到晚上。”
“为啥?你不都知道在哪了。”
杰克抬了抬眼,他把书掩上,反正半天一个字都没看进去,“我总不能白天就去吧,太显眼了,而且我猜他们也是要等到晚上才会有动作。”
“那你还不趁这时间做点准备。”
“不用,我已经准备好了。”
“准备了啥?”
“我能想到的所有——对了,裘克,”杰克伸手入怀摸出一方还没封好的信封,又要了一份纸笔,写了几行字,然后折好了塞进信封里,再递给了裘克,“帮我把信封一下。”
“这啥,遗书?你还有别的人能交代?”
杰克皱皱眉,对裘克的玩笑并不领情,“如果我成功了就电话联系你,但若是我到明天日出的时候都没消息,你就帮我把这东西送到艾玛·伍兹的花店。”
裘克愣了一下,然后嘀嘀咕咕起来,“你这也不知道是给谁交代呢……”
“没什么,只是奈布和我不一样而已。”杰克低了头不知在看什么,“我只有这次机会了。”

夜幕降临,浓稠的黑暗慢慢裹上来,而在这种街巷,更是连盏灯都没有。为了躲藏黑暗中蛰伏的危险,人们都选择早早回到家中,不管发生什么都等到转天太阳升起时再说,而这对于那些“危险”本身,也是绝佳的活动时间。
“萨贝达先生,这是你最后的机会。”奈布觉得自己现在连听清楚话,然后再在脑子里反应出意思都很困难了,“我可以多给你些时间,但我的限度只到明天日出。”
“时间和耐心都没有意义,先生。”奈布听到自己嘶哑的声音,“您的手下们用了一天时间都没能让我开口,这一晚上又能怎么样?”
“话虽如此,不过你跟白天相比,可真是狼狈多了。”从音源上,奈布判断出对方正在离他挺近的位置,绕着他缓慢地踱着步,最后在他面前站定。
奈布没吭声,然而过了一会儿,他听见对方说道,“萨贝达先生,你一定要维护杰克么?”
“……我凭什么要维护他?”
“那你为什么还死守着他的秘密,即使自己被折磨成了这幅样子都不肯开口呢?”
奈布沉默了,这不就是他最初想过的那个问题么……杰克诚然是理由之一,还是他很不想承认的那个,然而奈布的骄傲并不允许他投降和背叛,不过说起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把杰克归到了这种程度的类别里了?
“萨贝达先生,是杰克让你沦落到如此境地,你难道……不恨他么?不想报复他么?”
“我……”
奈布咳了几声,他对自己说着这是陷阱不要上当,但却无法控制地回忆起了杰克曾经对他的所作所为,残忍无情的伤害跟侵犯,还有温和绅士的接触跟评价,该死的……这二者之间的差距过大,以至于奈布恍惚觉得是两人所为——那么这两个,哪个才是真正的杰克?
“我可以帮你复仇,萨贝达先生,我可以帮你,向杰克偿还回来。”
声音越来越近,就好像耳语一样,奇异的蛊惑,奈布扭头躲开,接着听到对方轻笑着远离。别上当,奈布,别上当……他反复对自己说着,在混沌不堪的头脑中努力保持一丝思考的清醒。这只是,引诱你开口的陷阱而已……别踏进去,他想要的只有你掌握的东西,其他的什么都不重要……
奈布吸着气,他发出了叹息一般的声音,“那代价……也包括我的命吧。”
“确实,我本心并不想让你活着离开。”奈布心想着果然如此,但马上听见了对方的下半句,“不过去掉‘离开’的话,我倒是可以答应你。那么萨贝达先生,谈个条件可好?”
哦,那不就是让他活着,只有活着而已么,往好了说是为他做事卖命,往坏了说不就是囚禁他一辈子么?这对奈布来说可是比死还严重的灾难……不过松口谈条件,看来这家伙也有点坐不住了啊。
“……哈,先生,现在说谈条件,不觉得已经太晚了吗?”
“一样,我还是会给你时间考虑。”
“我若是不应呢。”
奈布听见对方坐回椅子里的声音,“那就继续陪你耗着。”
这个人,似乎坚信死亡降临的恐惧能改变什么,但是死亡这玩意奈布早就已经不知道触碰过多少次了。只不过……奈布忽然想起他最初还是抱着一些活着离开的希望的,比如会不会有谁来救他之类的……但是这也意味着,来救他的人会被卷进来,这可完全不是他想看到的——除非来的是……
忽然,他听到了一阵有规律的敲门声,那个瞬间,他有种整个房间的空气都凝固了的感觉。
“……去开门,看来我们最重要的客人终于到了。”

—TBC—

评论(16)
热度(929)
©毛熊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