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佣】血与酒16(ABO)

*alpha(贵族私人医生)杰克×omega(退伍军人 雇佣兵)

*不知道说啥,就噫一下吧(滚开


16

杰克对于自己的隐瞒毫无愧疚,再说他已经给出了足够的调查线索的暗示了,不是么?况且这场麻烦是他的私事,除了被卷进来的奈布——当然他也想把奈布也归到自己的私事里就是了。
他在黑夜降临之前同那两位女士告别,接着就马不停蹄地去找了裘克,他不知道自己还有多长时间,确切的说,他不知道奈布还剩多长时间。他已经在情报上慢了一截,那么他就需要用更快的效率,利用自己绝对没有暴露出来的信息来取得优势。
但首先他需要确定奈布的位置,好在裘克的速度足够快,杰克在晚上就拿到了一部分消息。
“我都说了,他们想用那个雇佣兵把你引出来,所以能找着蛛丝马迹根本不是什么惊喜。”裘克整理着手上的纸张,然后铺开一张张地指给杰克,“你猜的完全没错,萨贝达确实是在这片区域内被带走的,有人在这儿发现了一把被遗弃的廓尔喀弯刀,不用想都知道这是故意留下的——刀我已经托人去给你弄了,这点不用担心。”
“……多谢了。”杰克道着谢,他的双手交握着,但从他不自然地磨蹭着手指的动作来看,他的心情并不轻松,“既然下手的范围没错,那么想要带他走,首先车辆是不可能的,过于招摇了,刻意留线索也没有这样的;其次不会带的太远,虽然那地方没人管理,但拖的太久总会埋下隐患。”
“你需要什么?”
“你能搞到近三个月内那附近的房屋出租记录么?”
“应该可以……但是能不能缩小点范围啊?”
“我之前给你的那几个名单,与他们有关的就是范围。”
“行吧,但我觉得你这说了跟没说一样,托手下办这种事的哪还会暴露自己主子?”
“凡事都有个万一,要是真的运气好,有蠢货帮忙,那就省了大事。”
“我明白了。”
“多久能好?”
“别着急,杰克,我最迟明天中午给你答复。”
杰克点点头,他拿过自己的手杖,站起来顺手取了帽子,却听见裘克叫住了他。
“杰克。”
“什么?”
“我没想到你这回真的是来真的了。”
杰克听出了裘克话中的无奈,的确,他在奈布·萨贝达身上至少投入的金钱就已不少,眼下更不要说要拿自己的安全和性命冒险,他耸耸肩,“这是应该的。”
况且这是他自己带来的麻烦,是该了结了。

奈布在早上的时候醒了过来,隔着一层黑暗他捕捉到了一点阳光,这让他的心情好了不少。努力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脑子,他算算已经大概已经被吊了超过18个小时了,本已经麻木失去知觉的手臂,关节处传来了肿胀发热般的疼痛,但精神一阵阵的恍惚让他觉得连这疼痛都不属于自己了。
在俘虏精神难以集中的时候审问,是最有可能取得成果的,奈布自诩比正常人心智坚强,身子也更能扛,但眼下他也不得不强打精神,反复告诫自己不可懈怠松口。不过有几个瞬间,他也想着自己这么做是为了什么。
只是为了保留自己的价值而拖延时间,免于被马上杀掉吗?还是……
杰克。
事实上奈布找不到支撑这个原因的理由,但他又偏偏无法否认它的存在。
他很清楚,如果自己和盘托出,杰克的所作所为就会被公之于众,从而给他召来灭顶之灾。虽然奈布对杰克的依然称不上什么好印象,也说过要报复他之类的,而在奈布看来,报复跟背叛……是两把事。
他不想自己被杀,也不想杰克被暴露,如果不追究原因,这二者都不是奈布想得到的结果。
但他又能怎么办呢。
啊,说起来……这个时候,杰克在做什么呢?玛尔塔、艾玛跟艾米丽又怎么样呢?也许他的消失已经被发现了,但是又怎么才能找到他在哪里?更不要说救他……
奈布觉得越来越多的问题塞满了脑子,让他感到思维被阻塞,头疼欲裂,他仰起头,努力捕捉着仅有的阳光。
忽然他听到了门开的声音,年久失修的木门发出了喑哑难听的噪音,奈布皱起眉,跟着他听到了手杖点在地板上的闷响和脚步声。他下意识地集中精神,力求不放过这难得的声音中的一分一毫。
最后他听到了落座入椅的声音。
哦,又要开始了吗?
“早上好,萨贝达先生。”
奈布扯了扯嘴角,张嘴想说什么,却发现隔了一夜嗓子里一时竟无法出声,他咳了几下,嘴里就被塞了玻璃杯的边缘,动作粗暴得杯沿磕得他牙疼。被强迫补充了水分,奈布喘了几秒,试着再次开口,“昨天晚上您也费了不少力气,没想到今天还能来那么早。”他知道他的声音哑得难听,但已经足够表明自己的态度了。
“那是自然,我还没得到想要的东西,而你还活着。”
“有跟我纠缠的功夫,您怎么不去找找杰克在做什么呢?”
“杰克的事还用不着你来操心,萨贝达先生。我们继续昨天的问题吧,杰克不会毫无理由地放过你,那么你付出了什么代价呢,萨贝达先生?”奈布心里咯噔一下,他有些庆幸眼睛被蒙住了,否则他瞳孔缩紧的细节一下就会被看出来,“不过无论是什么,为此你不想报复杰克么?”
奈布知道这是拷问中该死的诱哄手段,但致命的是对方说对了,奈布无法否认。他被杰克伤害、囚禁、侵犯、标记……若要说这也是他所付出的代价——这个家伙……想要利用这一点。奈布的脑子混乱一片,他挣扎着压下突然浮现的所有过往记忆,防止那些东西控制他的心绪,“……我说过了,先生,雇佣兵不会为自己的失手找借口,我承受了失败后应得的教训,报复只是无聊至极的马后炮而已。况且他放我离开由不得我选择,也许只是一时兴起,反正你们上等人不也很喜欢玩弄我们这种家伙么。”
“但我还有一点很好奇,萨贝达先生。”他故意停顿了一下,“你若是掌握了什么东西,为何杰克一直没有找你麻烦,嗯?”
“哈,为什么我就不可能有自己的安全之所,来逃避他的寻找呢?”
“不,萨贝达先生,不是我怀疑你的能力,而是你确实没有。”奈布听到对方笑了起来,他突然有了不祥的预感,而接下来的他听到的话,则是让他感觉如坠冰窟,“——毕竟omega,都是没什么能耐不值一提的家伙啊。”
似乎是发现了奈布的反应,对方的言语更加肆意起来,“喔,看来说对了呢,omega奈布·萨贝达先生?说实话弱小的omega能被允许成为雇佣兵我就已经很意外了,真想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或者说,你是怎么贿赂的?”
“去你妈的贿赂——”奈布忍不住骂了出来,而话音未落背上就结结实实地挨了一棍,力道重得他嗓子一下里弥漫开了腥甜的味道,奈布垂下头咳了起来,但耳边的声音依然在喋喋不休。
“那么杰克又对你做了什么呢?哦,你所说的‘玩弄’是那种意思不是吗?怪不得他一直没舍得断了联系,不过真没想到,杰克的秘密竟然会在一个omega手里,真想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不过这也是个好事,毕竟让一个没用的omega开口可要简单多了。”
奈布没有吭声,他喘着气,在血腥味的喉咙里努力吞咽着,他故意低着头,做出了受到打击的畏缩姿态。事实上他确实是被这招弄得措不及手,omega这个词让他一瞬间血都凉了。
之后沉默了大概一两分钟,奈布听到了对方站起来的声音,然后他感到对方拉近了距离,甚至伸手挑起了他的下巴。
“所以,要不要考虑说点什么呢?”
“想得美。”奈布听见自己的声音说,忍住了往对方脸上啐一口血沫的冲动,“我是omega又他妈能怎么样。”
“omega是无法反抗alpha的,我有很多方法让你明白这一点,萨贝达先生——虽然我完全不想这么做。”
“哈,你能做到就来啊。”奈布咧开嘴,感到对方放开了他的下巴,他扭开头往旁边啐了一口。
“你什么时候想说都可以,奈布·萨贝达,”奈布又听到了拐杖点地的声音,他想对方应该是要离开了,然后他似乎又听到了那人与手下轻声交代了什么,奈布仔细去辨认,但身体的负面状态严重影响了他的感官,让他实在无法听清,即便如此他也猜得出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我的时间虽然很多,但也不是无限的——我晚上会再来一次,希望你的想法会有所改变。”
对此奈布没有给出任何反应,他低下头,双眼的蒙蔽下面,他努力睁闭了几下。脚步声和拐杖点地的声音逐渐变远,跟着传来了木门嘶哑的开闭声。
到晚上啊……那时间可不多了。

—TBC—


*算了一下,杰克大概下下节动手

评论(18)
热度(813)
©毛熊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