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佣】血与酒15(ABO)

*alpha(贵族私人医生)杰克×omega(退伍军人 雇佣兵) 

*奈布拷问准备x 留给杰克的时间不多了!


15

奈布记得,他被围堵和带走是在下午,但是视力被剥夺,再加上长时间被悬吊,似乎让奈布慢慢失去了时间观念,精神也一阵阵的恍惚。如果身上能照到一点阳光,他还能根据温度和范围猜测一下时段,但他只能感受到阴冷。
他闻到木头腐朽的味道,空气中并没有太多潮湿的气息,奈布知道这里不是地下室,毕竟他能感受到这里没有稳定的光源,白天里并不充足的光线让奈布判断窗子大概是被封上了,还有黑夜到来时空气降低的温度,和眼睑下逐渐暗了下来的感觉。
那么也许是某个破旧的住宅吧……反正他住的区域里这种建筑物多的是。
在最初的几个小时里,奈布的精神一直保持着高度紧张,他的心里没什么恐惧的感觉,更多的是焦躁和愤怒,他决定好了自己的想法,等待着可能遭遇的家伙,准备着面对审讯或者更糟糕的玩意,他甚至思考了要用什么样的词句来对付。但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他就这么被绑着吊在这里在这儿无人问津。
饶是奈布这种受过磨砺的身子,现在被吊着,手臂被迫承受全身的重量,从疼痛到麻木,逐渐失去知觉。最初他还试图挣扎了几下,但马上背上就挨了一棍子,打的他差点一口血涌上来。
他无法判断自己身边有多少人,明显这些家伙非常训练有素,没有发出半点声响,甚至能做到控制呼吸的程度。
他们在等我屈服开口求饶。奈布想着,也许那群人还有别的招式。

“根据贝坦菲尔小姐所言,奈布并非是有准备的离家,所以可以确定他是被迫失踪。”杰克磨蹭着他的手杖,他垂下眼看看艾玛·伍兹做着记录的手指,不急不缓地说着,“我去过奈布的住处附近,至少从我的角度看,那里是绝好的下手之处。”
“奈布不是喜欢经常外出的人,他的活动范围和常去的地方都不多,这是他的习惯。”玛尔塔猜出了杰克要问的话,她摆摆手制止了他,“我笃定这一点自然有理由,奈布曾经是个军人,先生,我同样也是。我们不会轻易改变已定的习惯,习惯对我们来说就是规律铁则,除非有什么特殊状况——不要看他年轻,先生,说不定他的军龄比我还长。”
杰克点了点头,接受了她的说法,“那么姑且认为,奈布是在他的住处附近被带走。”
“然后杰克先生,这就需要你说点什么了,毕竟你是这场麻烦的根源。”
“的确,有不少看我不顺眼的家伙,但大多数都会选择至少表面上与我友好相处,但仍有不乏想直接干掉我的——比如雇佣奈布和其他人的家伙们。”
“你应该知道,那位先生几个月前就被杀身亡了。”
“但这与我放奈布回去之间仍有一段时间,那位先生若想做什么一定不会放过机会,所以有什么事发生么?”
玛尔塔皱了皱眉,“不向第三人透露委托内容、为雇主保密是雇佣兵的原则,”接着她话锋一转,“但奈布的那位雇主已经死亡,那么……我姑且就认为死人不在这约束之内吧。事实上,那段时间中奈布接到了新的委托,至于委托内容,杰克先生,我得说要让你失望了。”
“请讲?”
“在奈布失手后,他的雇主很快就要求了新的委托——从这一点来看,短时间内继续雇佣同一个失败的雇佣兵,这是很反常的,而且并没有写明委托内容,但奈布依然去了要求的地点。”
“然后?他见到了?”
“他回来之后,只是和我说他没有见到委托人,其他的什么也没说,然后很快就出了那条新闻。”
“之后奈布还被办案的叫去问了一通话,虽然很快就被放出来了,但很明显他已经惹上了麻烦。”
“看来那位先生已经是想对奈布做什么了,但意外的死亡阻止了他——我会去调查那位不幸的先生周围有什么可疑之人,同时也会去打听奈布的住处附近是否有异常情况。”杰克掏出怀表看了眼时间,他做出了准备离开的样子,“那么情报交流到此结束,两位女士。”
“所以你的意思是,合作结束。”
“是的,如果我有幸能找到他身在何处,我就会用我的方式尝试把他带回来,两位也可如此——不必这样看着我,贝坦菲尔小姐,我当然指的是活着的奈布·萨贝达。”
“……希望我们之间不会彼此干扰,但如果你对奈布做了什么——”
“我明白,女士,我会为此付出代价……虽然我绝不会那样做。”杰克主动接过了话,他已经很了解玛尔塔对他的态度了,“衷心希望我们都能顺利。那么告辞。”
杰克戴上了帽子,他欠身一礼,然后转身推开花店大门,消失在街上往来的人流中。

奈布已经彻底失去了时间感,长时间的悬吊让他的意识一阵清醒一阵恍惚,他在黑夜降临的时候甚至睡了过去。
他是被凉水泼醒的,算意料之中吧,刚转醒的功夫,奈布迷糊地想,比被打醒好多了。他低垂的头慢慢抬了起来,他甚至还活动了一下酸麻的脖子,才摆正了脑袋。视野还是被遮蔽的状态,眼睛上绑的东西被弄湿了,紧贴在皮肤上有点难受,较低温度和黑暗让他知道现在依然是夜里。手臂上已经没什么知觉了,他强行挣动了几下,跟着又挨了一棍子,但他也知道了自己胳膊已经脱臼——无法使用手臂的雇佣兵,就算放他自由,又能做什么呢?
不过那么现在终于要面对正题了么,在奈布的经验上,审问逼供都不会太长,他甚至自己都倾向于速战速决,那么这一切大概会在日出之前结束吧——他还有多长时间?
过了大概一分多钟,奈布听见了几个小时以来的第一个声音,“奈布·萨贝达?”
标准的吐字发音,较慢的语速,带着上等人独有的傲慢和高雅,甚至奈布都能听出他吐出自己名字时的不屑,这让他忍不住嗤笑出声。
“是我,上等人先生。”他故意在某些字眼上加重语气,不过他并不觉得这种事就能惹恼教养良好的对方,“您请我到这儿,究竟有何贵干?”
“有些事情想问问,我的手下已经告知过了不是么?”
“纠正一下,我更想称之为‘命令’,您们不都是更喜欢这样么?”奈布歪歪头,不管对方能不能看见,他露出嘲讽的表情,“您看,就算我不愿意,不也被带过来了吗?”
“收起那副态度吧,萨贝达先生,”奈布听到对方冷笑起来,“我只需要问题的答案,过程我并不在乎,当然你愿意配合再好不过。”
“配合?对我来说有什么好处?”
“少吃点苦头。”
奈布扯了扯嘴角,他决定不再问下去,收回了一些强硬的劲头,“那不妨说说,您想知道什么吧?”
“你认识杰克?”
“当然,我认为以您的能力,也会知道他是我的上一个任务目标。”
“没错,同样我也知道,在你之前还有五个被派去的雇佣兵,但他们无一生还,”那个声音停顿了一下,“对此,唯一生还的萨贝达先生,你认为这是为什么?”
这他妈我也想知道啊?
奈布忍不住在心里暗骂了一句,每次一被提到这事他就无名火起,但是眼下他还得强压下去。“嘿先生,我才是被放过的那一个,可以说我被杰克先生施舍了一条命,我哪里能知道原因呢?”
奈布有意放低姿态的发言起了效果,但很明显对方所掌握的信息有些超出了他的预料,“但是据我所知,在你任务失败后,杰克并未切断你们之间的联系,这点你总有点能说的吧?”
“我想杀他,他想报复我,不是天经地义么?”
“但看起来,你目前过得还不错。”奈布感到有人逼近了,他闻到了淡淡的香水味道,还是上等货,“杰克在放过你,一直在放过你——你不觉得你应该知道点什么么?萨贝达先生?”
他认为我抓住了杰克的把柄,他想知道这些——天知道那他妈都是杰克自己、亲口、主动告诉我的!奈布想到这儿几乎都要笑出来了,他一个雇佣兵何德何能抓得住杰克的把柄,但对方既然这样想了,就说明自己对他有利用价值,也就意味着……不会马上杀掉他。算是个好事吧,奈布盘算着,但他还能拖延多久呢?而且若是真惹怒了这些上流人,自己还会遭受什么也是个未知数。
可能会比死掉还痛苦。

—TBC—

评论(23)
热度(824)
©毛熊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