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佣】血与酒14(ABO)

*alpha(贵族私人医生)杰克×omega(退伍军人 雇佣兵)

*玛尔塔在线崩jio克(没有!)

 [1] [2] [3] [4] [5&6] [7] [8] [9] [10] [11] [12] [13] [14]


14
杰克没有去奈布的住处,雇佣兵一旦出行执行任务,那空荡荡的房子什么也不会告诉他,因此他决定直接去找能直接对话交流信息的——杰克径直赶去了艾玛·伍兹的花店,奈布常去的场所之一。
据他所知,这个时间离艾玛·伍兹闭店的时间还有一会儿,但花店门外挂了暂停营业的牌子,他皱了皱眉,心里有了不祥的预感,犹豫片刻,他还是抬手敲了敲门。
“伍兹小姐您在吗?”
店内的玛尔塔刚刚得知了奈布和杰克在任务之后的接触,她没想到奈布这段日子都瞒了自己什么——只要不给自己惹麻烦她就不会追究……这还不够麻烦吗?奈布那个家伙!
艾玛并不知晓雇佣兵的委托内容,听到了玛尔塔的简短解释她也有些吃惊,那上次奈布被杰克先生邀请与他共进下午茶……是因为其他原因?
这阵她们突然听到了敲门声,跟男人的问话声,玛尔塔并没有听过这个声音,她快一步反应过来,“抱歉先生,我们已经闭店了,请您——”
“杰克先生?!”艾玛略带惊讶的声音打断了玛尔塔的话,也让后者向她投来了惊愕的目光,两位女士短暂的交流了一下眼神,然后艾玛点了点头。她站了起来,走过去把门打开了一个小角度,杰克的身影现了出来。
高瘦的绅士摘了帽子微微欠身,他的声音并不高,却字字听得清晰,“恕我冒昧,两位女士,请问谁知道,奈布·萨贝达现在身在何处?”
空气沉默了几秒,先开口的是玛尔塔,“初次见面,杰克先生,不过我想奈布的去处,您应当比我们清楚才是?”
杰克皱了皱眉,玛尔塔的话让他心下凉了一截,他不祥的预感可能应验了——自己可能……晚了一步。
艾玛看了看第一次见就针锋相对的两个人,她叹了口气,将门又打开到露出了杰克全部身子,自己向旁边让了让位置,“杰克先生,进来说吧。”

奈布觉得自己最近可能是被什么诅咒了,毕竟这他妈已经是这几个月以来第二次被人抓住了,这回还是被蒙着眼睛,绑起双手被吊了起来——都是因为杰克那个该死的怪物绅士。
倒是那些家伙都不难对付,他也根本不想手下留情,两个被他抹了脖子,还差点砍了一个家伙的手,至于他被制服……啧,那本来就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地方,奈布对偷袭也有心理准备,毕竟自己就一个人,被人在暗处阴一下就是要玩完——虽然最后还是成这样了,而且他还又一次失去了他的刀……
事实上他在那群人围过来要带他问话的时候,就想到应该是跟杰克有关了,毕竟他的生活中除了接活能跟上等人有点交集,其他时候见都见不着几次。
杰克做过什么他是知道一点的,也很清楚这人为什么会被盯上——那么,眼下被俘虏的他,要屈服么?
奈布不是那么天真的年轻人,在战争中浸淫了快十年,他知道战俘会如何被如何处置。羁押、逼问、审讯……用恐惧用痛苦用绝望,甚至用那一点生存的希望来诱惑,当然无论是否有所收获,俘虏们最终的结局并不会有什么改变,希望依然会被悲惨的死亡吞噬——奈布得承认,这办法卑劣但确实有用。
同样,这也许也是他将要面对的,没有选择的选择,毕竟在屈服和受苦之间,无论选择哪一种,他都不认为自己能全身而退,那么……与其马上招出一切让自己迅速失去留一命的价值,还不如忍耐拖延争取点儿时间。
没准……会有机会,或许吧。
况且他一向讨厌软弱……他的骄傲让他难以接受不战而降。即使结局都是死去,他也会挣扎到鲜血流尽、气息断绝的那一刻。

“首先我想声明一点,我并不知晓奈布现在身在何处,但我承认他所遭遇的与我有关。”
“杰克先生,我也想声明一点,我不知道你接近奈布有什么目的,但我希望你明白,你已经给奈布惹了多大的麻烦,”玛尔塔的枪就放在桌上,以她曾经身为军人的身手,最短时间抓枪甚至扣动扳机可以说是不费吹灰之力,“如果奈布有了什么不测,我会让你付出代价。”
虽然并不喜欢玛尔塔的狠话,但杰克依然点了点头,他很清楚,奈布被当做扳倒他的突破口,是他自己的疏忽,也许是雇佣兵一向过于强势的样子,让杰克一时忘了他同样需要保护——毕竟在手段和信息来源多得是的家伙眼中,奈布的实力再强,也是漏洞百出充满破绽。况且……因为自己一意孤行般的“感兴趣”,而带来麻烦和困扰,杰克心中还是存了一丝愧疚。“这是我的疏忽,所以我理应承诺和弥补。”
玛尔塔剑拔弩张的样子放松了一些,她似乎接受了杰克的话,不管对方是否真心如此,眼下她也无暇顾及,毕竟现在最重要的还是找到生死未明不知何处的奈布·萨贝达,而杰克的话既然已经说出来了,玛尔塔没有理由拒绝与他合作——至于杰克到底对奈布有什么非分之想……等所有破事过去了再追究也不迟了。
“那么,杰克先生,既然你说奈布这次失踪与你有关,那就请你把你所掌握的信息分享一下?”
“分享情报完全没有问题,但我有权隐瞒一些涉及我私人生活的信息。”
“完全没有问题,那请吧,先生。”
杰克沉默了一下,似乎在组织语言,然后他开了口,“毕竟我曾经是奈布的任务目标,相信我的一些底细你们也很清楚,对吧,贝坦菲尔小姐?”见玛尔塔点了点头,杰克继续说了下去,“除此之外我还在从事其他工作,这点恕我不方便透露,但不管是我还是奈布这样的雇佣兵都是替主顾做事,所以我理解奈布因任务而接近我和想要杀了我——我的意思是,请相信,我不会追究奈布曾想对我下杀手这一点,我没有报复他的理由。”玛尔塔听到这里皱了皱眉,她在感情上并不相信杰克的说法,有什么正常人会不在意曾经对自己抱有杀意的人?但眼下她不得不相信这个不正常的家伙。
“因为我的工作和身份,我的另一份工作所接触的主顾大部分也都是上流人士,我需要满足他们的‘需求’,你们可以知道,这些‘需求’与满足这些的途径并不正当,因此多多少少都需要承担风险。”
“关于你的另一份工作,杰克先生,这部分信息我们会替你保密。”
杰克赞许地点点头,“既然风险存在,就也会存在真的败露的时候——而这时,对于上等人来说,除了正义的执法者,最大的威胁就是掌握了他们很多把柄的我了。”
“所以才会有雇佣人去杀你的家伙?”
“是的,但很幸运也很不幸,他们都没成功,其中也包括奈布·萨贝达。”
“你处理了之前的人,却放过了奈布?”
“是的,我放过了奈布——我个人并不希望你们对其中的原因过问太多,但我可以保证,我并非出于恶意。”
玛尔塔当然还是不信这句话,但听到这里,她却是已经听出奈布遭遇此劫的原因了,怒火让她恨不得现在就拿了枪给这个家伙一点教训,“你放过他不是恶意?但你已经让他被盯上了!”
杰克面对她的怒意和斥责,他并不恼火,反而叹了口气,“我知道,这也是我在这里的原因,牵连了他是我的过错。”
“杰克先生,我能否问一下,你之前邀请奈布是……?”艾玛抓空插了句话,她一直很在意这件事,虽然那是她在不清楚杰克底细的情况下,就帮身为自己常客的杰克把奈布约了出来,如今确定了奈布因为杰克而受到牵连,让她不免觉得自己当时的作为有些……“助纣为虐”了?
“是我的个人意愿,非常感谢你当时的帮助,同时也为给你带来的困扰道歉,伍兹小姐。”杰克眯起眼睛,他得体的道谢和致歉堵住了艾玛继续问下去的话,委婉地表达了自己并不希望再透露的意思。
事实上听到这里,谁都听出了杰克话里一直隐瞒和回避着的一点。对于奈布·萨贝达,这个几个月前奉命前去取他性命的雇佣兵,就算没有得手,至少在杰克的话里,他也丝毫没有流露出任何对奈布的负面看法和态度,这种情况是个正常人都会觉得难以理解——所以一定有什么被杰克隐瞒了的东西,塑成了这不正常的一切。
玛尔塔突然想到了奈布之前问她的话。
不知道是真是假怎么接受啊。
奈布分不清什么是真是假?他想接受什么?

玛尔塔盯着杰克脸上,他的眉头微皱,眼角下压,嘴角微抿,一切神情透露着他此刻的愁虑,如同他话中所言——滴水不漏的表情让玛尔塔同样分不清这个男人的“真假”。

那么……到了想要脱身的时候,还来得及吗?


—TBC—

评论(16)
热度(1120)
©毛熊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