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佣】血与酒11(ABO)

*alpha(贵族私人医生)杰克×omega(退伍军人 雇佣兵)

*疯狂咕咕好几天,爽

*写这俩人互怼巨开心(

*有点爆字数了,我还要咕!(滚啊)

 [1] [2] [3] [4] [5&6] [7] [8] [9] [10] [11] [12] [13] [14]


11
奈布在家里唯一的镜子前面背对着看了半天,他反复确认颈后的标记是否还明显,好在alpha的信息素已经散的差不多了,他只祈祷别让艾米丽看出来。
那天送走玛尔塔之后他才发现自己后背冷汗都出了,他倒不是多怕玛尔塔,只是这事要让她知道麻烦就大了,况且被标记了这事对固执又骄傲的雇佣兵来讲……只能是烂在自己肚子里的秘密。能瞒多久是多久,反正他跟那个怪物也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任务已经结束,不会再有什么交集。
至于杰克会不会报复到他头上……奈布暗暗攥了拳头,他敢来大可以试试,新仇旧账一块算。

奈布没想到玛尔塔竟然会在艾米丽那儿蹲他,一推门看见玛尔塔坐在桌边擦枪又给他吓一跳。
“你就这么不信我会自己来啊。”
“确实不信,”玛尔塔抬眼看看他,她把枪收起来,把桌上的一个文件袋拿起来朝奈布晃晃,奈布就知道有事了,“等会上来找我。”
但是这不对啊。奈布想,他不是才结束么?
艾米丽对他受伤细节完全没有多问,利索地给他腰腹的伤换了药,只是在她检查到自己后颈的时候,奈布敏锐地发现她的动作滞了一下,他的心脏狂跳起来。
“你不想让玛尔塔知道?”他听见艾米丽问,心里咯噔一下。
“……绝对不想。”
“好的。”
“你……不会说吧?”
“为患者保密可是医生的职业操守。”
“呃……谢谢。”
“不过,奈布,你打算怎么办?”
“什么?”
“他不是你喜欢的人吧。”
奈布摇摇头,喜欢?没说恨他都不错了。
“就这样吧。”沉默了一会儿,奈布整理着衣服闷闷地说。

奈布跟玛尔塔在后门碰了面,他刚才就觉得玛尔塔表情不太对劲,搞的他一直反思自己是不是暴露了什么,心慌的不行。
“坏消息?”他试探性地问。
“你自己看。”玛尔塔直接把文件袋扣他胸口,语气古怪地说着,“没想到还是躲不过麻烦,指明要你接委托。”
“啊?这事又不是没有过。”奈布拆开抽出里面的纸张,扫了几眼,他的表情就像被噎住了一样,“这……我不是失手了么?怎么还……”
“所以我也想问,你这次到底做了什么啊……”玛尔塔神色复杂,继续雇佣任务失败的雇佣兵,还指明委托,这已经是明摆着有问题了,玛尔塔不知道是这雇主有问题还是奈布有问题了。
“我怎么知道啊……”奈布也有些懵,他把委托内容看了一遍,短的不行,上面只写了要求的见面地点,其他工作内容只字未提,“还有哪儿奇怪的吗?”
“有,”玛尔塔顿了顿,“这次对方给的定金高的离谱。”
奈布捏着那张纸,他忽然明白了,“这不就是,摆明了告诉我……必须去的么?”
“你还真想接啊?”
“似乎,他只是想让我去……而已。”其他的甚至都不重要。
“你我都不傻,太明显的陷阱了,奈布。”
“我知道……”
“别和我说你缺这钱,”玛尔塔似乎有些生气了,“或者是你那套寻刺激的说法。”
“我想都不是。”奈布把文件袋原封不动装好,他没有递给玛尔塔,而是夹在了胳膊底下,“我觉得这是邀请。”
“邀请你进陷阱你也——”
“嘿,玛尔塔,你不是总说拒绝盛情邀请的男人很糟糕么?”
“这是一回事吗!”
“我会去。”奈布说,固执的雇佣兵毫不退让,玛尔塔则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那好吧。”

“感谢您的配合。”杰克真诚地道谢,甚至摘下帽子鞠了一躬,而他的说话对象则被绑在他面前的长椅上,“您将他派来杀我,不过很不幸他失败了。”
“你想要他的命拿去就好了!我可以帮你干掉他!”
“什么?不不,我可没有想杀他,完全没有。”
“他想杀你啊!我不会告发你的!杰克,只要你放了我!”
“您会不会告发我并不重要,相比于一时仁慈留下后患,我更喜欢斩草除根——死人不会说话,这是你我都懂的道理,不是么?”杰克自顾自地说着,他打开了皮箱,里面整齐放置着的爪刃闪了闪光,“况且,我已经说了,您才是下令的人——而我可是会记仇的。”
“再次感谢您的帮助,我很快就能见到他了。”


奈布走进了那座废弃的教堂,那地方离他的住处不远,甚至奈布在家都能看见那教堂退了颜色的房顶。冥冥之中,不知道是直觉还是什么的,他有预感自己会见到什么……或者说见到谁。
教堂的窗户大部分都被封了起来,遮挡了光线,即使外头是白日室内也异常昏暗,刚踏进来的时候,奈布的眼睛一时没习惯突然变暗的环境。
他看到了那个穿戴着西装礼帽的高瘦背影,奈布咽了一下,然后他注意到了对方背后、面对着他的人……那是谁?
“……杰克?”奈布出声唤道,他都听得出自己的声线有些奇怪,可能有些颤抖,没什么底气,但是他知道自己并不畏惧他。
“欢迎,奈布·萨贝达。”杰克转回身,他并没有戴那个令人厌恶的面具,但此时他脸上的笑容同样让奈布感觉很不舒服,“你能赴约我很荣幸。”
这时奈布瞧见了他左手上全副武装了的爪刃,上面还有血迹,他冷笑道,“这就是你迎接客人的准备么?”
“不,当然不是,”杰克抬手,刀刃之间相互碰撞发出了点牙酸的声音,“这并非用来迎接你,而是招待特殊客人的——”他向一旁退了两步,如同向奈布展示一般——
奈布的瞳孔紧缩了一下,他认得那个人。
“你叫我来,就是想让我看你杀人?”
“你认得他,不是么?”杰克说,“他可是将你派到我这里的人。”
“……这是雇佣兵应当做的。”
“你不问我为什么?”
“问怪物理由有意义吗?”
杰克闻言眯了眯眼睛,奈布便知道这个绅士非常讨厌这个称呼,“我比较想知道你为什么觉得我像个怪物。”
“直觉。”
杰克笑起来,“那能不能请你再用直觉判断一下,我会不会杀了你?”
奈布下意识的去腰后摸刀,但是摸了个空,才想起刀被杰克拿走了没有还。他暗骂了一声,接着就看见杰克把他的刀扔了过来。
“就这么还我?”奈布迅速检查了一遍,是他的东西。
“物归原主而已。”
“我不知道你会不会干掉我,”奈布抽出了刀,“但我很确定,我现在想跟你算算账。”
在奈布气势汹汹的要动手的时候,杰克看着刀尖寒光,他却抬手,在奈布眼前,开始拆卸左手上的爪刃——奈布看愣了,他没想到这个怪物在危机当头却要放弃战斗。
“我没有理由杀你。”
“啊?”
“你如果不是接了委托会来找我?”杰克已经收好了武器,自顾自地在一旁破旧的长椅上坐下来,摆出了一副谈话的姿势。
奈布摇了摇头,他握刀的手有些卸劲儿,不接这玩意谁知道你是谁啊……
“那个家伙,”杰克指了指一边长椅上的雇佣兵的雇主,“我曾经帮他做事,给他提供一些东西,但他行事不慎暴露,马上就要接受拘捕和审讯,然后这时候——”杰克指了指自己,“他想了个办法让我当替死鬼,于是他雇佣了你做这件事,不过很遗憾也很幸运——你失败了。”
“所以你就杀了他?这又跟他有什么区别?”
“区别在于——我是自己动手,而他为了自己干净,还要借你的手……”无论是接受委托杀人的雇佣兵,还是接受预约救人的医生……有一个准则是共同不变的——以牙还牙,“况且,我的目的就像你现在一样,你不是也很想报复我么?”
“该死的……别把我跟你放一块比啊……”
“你我手上可都是有人命呢,你为钱财,我为清静,”杰克慢悠悠地擦净了自己的武器,再小心的放回箱子,“你若不受委托,我若不被打扰,这些都不会发生——所以有何不可?”
“……所以,你还这么报复过两个人?”
“是我,”杰克干脆地承认,毫不隐瞒,“还有你之前那五个人。”
那你为什么偏偏放过了我?!
奈布突然感觉很恼火,他潜意识里知道这与他该死的omega身份有关——又是omega,奈布握刀的手再次用力攥紧了。
“但是我放过了你。”杰克仿佛猜到了奈布的心思,他主动提了出来,其实这个问题他也在问自己,大概他对这个雇佣兵的兴趣比想象中的更甚。
“你不怕我泄露?”
“怎么会呢?奈布·萨贝达,你可能是这城里唯一的Omega雇佣兵——你想因为我就暴露自己么?”杰克停顿了一下,他捕捉到了奈布的一点颤抖,“当然我也完全不希望这些发生,我可不想你消失。”
“你他妈到底想说什么?”杰克说的没错……奈布不得不承认,这个家伙赌对了。
“因为很多原因,omega都会臣服于alpha,omega的能力也永远无法与alpha比肩……而且这被认为是不争的事实。”杰克的话一定程度上刺伤了奈布,他已经无数次地听过类似的话了,虽然发言者并不了解他的秘密也没有针对他,虽然他觉得自己已经习惯了……但他知道他自己是什么——无论是他的养父还是玛尔塔……都从来没有用如此直白的话语对他,而杰克是第一个故意为之的家伙,“那么告诉我,奈布·萨贝达,你觉得这话,是否正确?”
若在往日,奈布当然会咒骂,并用自己的行动把这该死的定论踩在脚下、碾得粉碎——但面对杰克,这个标记了他的alpha……他感到自己失去了底气。
杰克却皱了皱眉,他看出了奈布的神态变化……他在等奈布的回答,同时他也想确认自己的看法是否正确——他是否还是个普通的会轻易屈服软弱的omega。
“杰克,上次算你走运。”奈布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开口,他笑了起来,他举起了刀手臂笔直,“该死的omega和其他玩意完全不会阻碍我想做的一切——包括你。”
“恕我冒昧,你真正想做什么?”
本来就没必要和他说这些事啊,奈布非常清楚。三个知道他秘密的人……杰克却与他的养父和玛尔塔都不一样,他就像能看透自己内心最深的想法一样,并一门心思地想把那些东西挖出来——这过程一点也不舒服,就像自己不为人知的那一面被赤裸地剥开和审问,但当真正面对了这一刻……奈布却有些压抑不住。
是啊,无论是成为军人,投身战争,还是成为雇佣兵,刀尖舔血,他的目的都只有一个——
“谁他妈说omega都是软弱的家伙?”omega雇佣兵的话狂妄无比,此时面对一个同样强大的alpha,他的眼中没有丝毫退却和犹豫。
……这才是我会放过你的原因啊。杰克知道了,他的看法没有错,奈布·萨贝达是他所见过的,独一无二的,omega。
“你还记得我说过的么?你没有向我屈服。”这是在那天晚上一切开始的时候,杰克对奈布所说的,“我是alpha,但你那个时候并没有向我屈服。”
“因为你是alpha就向你屈服?你做梦——”
“我可没那么说,不过我也希望,你也不要向其他家伙屈服。”杰克站起来,他依然笑着,但奈布觉得这次杰克的神情有点不一样,“别让我失望。”

“为了你的安全,我建议你先离开。”
“你……没杀他?”
“嗯?我说过我已经杀掉他了么?”
“……”
“怎么,你想保护你的雇主么?”
“呵,他只叫我来这里,又没具体委托我工作,更没给我钱。我没必要为了他招惹一个怪物。”
“你知道我不喜欢这个称呼。”

 

—TBC—

评论(24)
热度(1515)
©毛熊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