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佣】血与酒10(ABO)

*alpha(贵族私人医生)杰克×omega(退伍军人 雇佣兵)

*又开始过渡剧情了x 疯狂bb

*让希望奈布一发就被干怀孕的评论们失望了23333

不会那么快的

*沉迷D5玩物丧志

 [1] [2] [3] [4] [5&6] [7] [8] [9] [10] [11] [12] [13] [14]


10

奈布很难得的做了梦,他梦见少年时在军队接受训练的时候——小奈布接受训练的年纪比正常的小了一些,但他执意要和更年长的士兵一起。枪械知识、部件拆卸与组装、场地勘察……还有射击训练时,步枪枪托抵在肩膀与胸口之间,每次开枪都能感受到枪身传来的、从接触点蔓延到全身的震感,往往一场下来那块地方都会被后坐力震到青紫。 
挺疼的,奈布想着,就像他还能感受到那疼痛一样。 
“你这样明天还得疼。”于是他的养父就会带了药膏给他,“我就给你上一次,以后自己弄。” 
“为什么你们就不用?”青紫的地方被上了药膏,按揉的时候小奈布直抽气,呲牙咧嘴的,“因为你们是alpha?” 
“我们都拿了多少年枪了你才多久?这能比啊。”军官利索的给他上完了药又把药膏留给他,“这跟是不是alpha没什么关系。” 
“真的没关系?” 
军官点了根烟,看了眼扯着领子的小奈布,“你让omega也这么训练几年,什么做不成?虽然可能omega没这个机会。” 
“为什么?” 
“因为——这是你该操心的问题吗?啊?”军人叼着烟,抬手揉了把小奈布的脑袋,“你还早着呢,想alpha和omega的事做什么?” 
“那!你觉得我会怎么样?” 
“看你以后努不努力啊,”军官放开了他,抓了自己的烟盒跟打火机站起来,“你会怎么样是你自己决定的,跟alpha还是omega都没关系。” 
 
……但是怎么会没关系呢? 
不,至少现在的自己……不会比任何家伙差。 
……真的吗? 
奈布沉默不语。 
 
阳光透过眼睑留下略带刺激性的感觉,耳边的往来人声也逐渐清晰。奈布慢慢睁开眼,然后有些迟缓地睁闭,又深呼吸了几下。 
他用了几分钟思考自己在哪儿,又用了更长的时间回忆之前发生了什么。 
一个名字闪过脑海,跟着无法摆脱的迷雾,惨白的面具,寒光流过的刀刃,血腥味的alpha信息素……一系列的回忆如潮水般涌了上来。奈布闭上眼睛,他感到腰腹的伤因为身体肌肉绷紧而疼痛起来,这让他更加清醒了。 
该死的……怪物,alpha……杰克…… 
奈布用了点时间缓和下来,他睁开眼,胳膊屈起撑住劲儿,忍住腰上的疼痛,他歪着身子坐了起来——他在哪?这不是……市里的公园么? 
脑子有点发懵,他昨天不是应该在……操,他怎么会到这儿来了? 
奈布的脑子僵着,手下意识地往腰后面摸——摸了隔空,他的刀没在身上,奈布心里咯噔一下,但他马上反应过来,十有八九是被杰克收走了。 
在公园长椅上醒过来的雇佣兵,在经历了任务失败,还被目标囚禁之后,竟然被对方放了出来—— 
这他妈是怎么回事? 
奈布拽着外套,尽量不怎么明显地捂着腰腹的伤——他发现先前由于伤口裂开而渗了血的绷带被换过了,身体也明显被清理过,而衣服倒是没有,所以现在他觉得裤子贴在皮肤上的感觉怪异极了。 
该死的不用想肯定是杰克做的。于是雇佣兵咬着牙,用他所能想到的词汇把对方问候了个遍。 
 
奈布醒来时上午的太阳已经很高了,而他中午才终于回到自己家里。他不算宽敞的住处由于几天无人,东西上面已经落了层薄灰,空气中也或者尘土味道,但奈布觉得这让他熟悉又安心。 
他将卧室的窗打开,然后很随意地将自己扔在床上。 
他吸了几口气,让自己尝了混着灰尘的空气的滋味,他抹了把脸,觉得自己终于能静下心,想想他妈的到底发生了什么。 
首先,他接了委托去杀掉杰克,但是他失手了,他中了杰克的陷阱,反而被目标抓住;然后他被杰克囚禁在地下室,问了一堆有的没的,之后他……他发情了,再然后…… 
说实在的由于发情期他的脑子都是昏昏沉沉的,他不太记得那晚具体发生了什么——反正他也不想记起来忘了更好。 
奈布不自觉的摸了摸颈后腺体位置的皮肤,那上面有alpha留下的临时标记,和血腥味的信息素。该死的……他的腺体受伤留下的后遗症影响了他发情期到来的周期,他希望这后遗症里还包括对alpha标记信息素的影响,他可不想带着alpha信息素的气味见人。 
相比任务失败,奈布觉得更重要的是,杰克知道了他的秘密……想到这儿他一阵心慌。自己想要杀了他,杰克报复他也不是没有理由,对奈布来说,杰克手里掌握的他的秘密,已经足够毁掉他的雇佣兵生涯了。而他自己…… 
奈布咬了咬牙,他对杰克几乎一无所知,他并没有和杰克对抗的资本。 
这种单方面的被控制的感觉让他恼火极了。 
该死的……alpha。 
 
奈布被一顿疯狂的砸门声弄醒了,他一睁眼就反应过来这阵仗会是谁,他赶紧一骨碌爬起来,忍着突然牵动腰跟下半身的不适感,有点一瘸一拐的过去开门。 
玛尔塔站在外面,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奈布有点心虚,他没想到自己刚回来不到一个星期就被玛尔塔找上了门。 
“玛……玛尔塔?你来找我?” 
“我来了好几次了你知道么?” 
“呃……我没在啊。” 
“废话你在我还用得着到处找你?” 
奈布知道她正在气头上,侧身把她让进来,在后面低声下气地道歉。 
玛尔塔在他狭小的住处里唯一的单人沙发上坐下,往后一倚抱起手臂,抬了抬下巴,“说吧。” 
“我不是……故意不联系你。” 
“我是不是说过,无论如何别给我玩失踪?” 
“说过。” 
“你有什么想解释的?” 
“……我失手了。” 
玛尔塔看了他一会儿,忽然卸了劲儿一样叹气,她收起了盛气凌人的姿态,“任务失败又没什么大不了的……受伤了吗?” 
奈布不自在的点点头。 
“受伤了为什么不去找艾米丽?” 
奈布没吭声,他总不能说是我任务目标囚禁我的时候给我处理过了吧? 
好在玛尔塔没追问,而是又问了几句近况,奈布含含糊糊地应付着,同时祈祷着自己身上那块临时标记上带的alpha信息素别被玛尔塔发现。 
“明天去找艾米丽。” 
“啊?” 
“你这什么反应,不催你去你肯自己去?” 
奈布讪讪地应着,他突然感觉头又疼的要命了。 
“你跟目标交手了对吧。” 
“啊……” 
“感觉怎么样?” 
奈布斟酌了一下,然后坚定地回答,“是个怪物。” 
 

—TBC—

*杰克:气,凭什么总叫我怪物

评论(21)
热度(1303)
©毛熊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