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佣】血与酒9(ABO)

*alpha(贵族私人医生)杰克×omega(退伍军人 雇佣兵)
*本节R18预警 (不多说上车啦!)
*写言语互怼就很开心

 [1] [2] [3] [4] [5&6] [7] [8] [9] [10] [11] [12] [13] [14]

9
奈布从潮热中挣扎着醒过来,热度让他的脑子昏昏沉沉的,他拼命吸着气,希望能缓解身体里燃烧的烈火,但他绝望的发现毫无作用。
他看到门被打开了,那个高瘦的男人站在门口,他垂下眼,呼出几口气,用力睁闭了几下眼睛,接着他看着了那个男人的西装裤。他以为对方要做什么,却只是嘴边被塞了水杯边沿。
奈布下意识的咽下了灌进来的水,一口气喝光,他喘了几下,抬头看着对方,嘴角咧开,“看来你还真不想让我死啊。”
“我还以为你会拒绝。”杰克把空了的水杯放在了一边的桌上,他又走回奈布面前,“暂时还没有那个打算。”
奈布咽了一下,就算他拿不准对方要做什么,就算发情反应折磨着他,他也不愿露出软弱的样子,“那就他妈……给我抑制剂。”
杰克没有吭声,他上下打量着眼前饱受发情期痛苦的omega雇佣兵,从额头的汗,到他潮红的脸,再到随着呼吸起伏的胸腹,最后在他腿间裤子上明显的暗色潮湿痕迹上停留了一会儿。他笑起来,“你只知道用抑制剂度过发情?”
奈布咬住牙,他当然知道,除了抑制剂……就只有alpha。
“alpha在这里,你却还想依靠抑制剂?”
“去你妈的alpha——”奈布喘息着咒骂道,他当然知道自己下身现在是什么鬼样子,他已经能闻到眼前的alpha在释放的信息素了,混在他的烈酒味信息素里的,血的味道。他的腿在颤抖,他强迫自己不要向这个怪物屈服。
杰克似乎猜到了他的回应,他从一旁的桌子抽屉里,取出了奈布裹着几支抑制剂的布料,“我还在想,你为什么会带着抑制剂——”他拿起了一支,将其托在奈布眼前,然后又收回来,“你觉得被这样折磨而死很好看的话,我就成全你。”然后他将这些药剂,在奈布眼前,毁得粉碎。
奈布在听见破碎的声音时下意识的抽了口气,他的喉结上下滑了几下,他盯着杰克手中的残骸,突然笑了起来,“杰克!你这该死的怪物。”
杰克没有再接话,他离开了地下室,将omega和他的信息素都关在了门后。
他发誓,他从未见过奈布·萨贝达这般的omega,但即使如此,他也并不想收回先前自己做出的评价。

杰克下午没有出门,等到夜色降临,他才放下手里的书本,踱着步子下到地下室。即使关着门,杰克都能感受到那满溢的烈酒香气,他见过发情期的omega,但从来没有一个的信息素像这样让人觉得有些……受不了?
奈布依然是白天的那副样子,只是看得出他全身都被汗弄得湿透了,他仰着头在椅子里,随着呼吸起伏的胸腹告诉杰克他还有气。听到了杰克靠近的声音,雇佣兵颤了一下,他将头低了回来,不再有兜帽挡着,他的样子杰克看的一清二楚。奈布的唇已经被他自己咬破了,由于潮热脱水嘴角有些开裂,但他对着杰克依然咧开嘴,先是发出了嘲弄的声音,他的嗓音发哑,“你是来看着我死的吗?”
“你真的想死?”
“不然怎么着?”奈布喘了口气,说实话他已经记不清过去的那几个小时他是怎么过来的了,身体的高热,本能的欲求,无法控制的信息素,无时不刻不在煎熬着他,甚至让他想起两年前他在那座坟墓里祈祷过的东西——昏过去或是就这么死掉。
然而这次哪样并没有发生。他徒劳的在干燥的口腔里咽了一下,“想让我求你操我?你做梦——”
“好主意。”奈布被杰克突然打断,他愣了一下,他说什么好?求他还是操我?杰克在笑着——这个人好像总是一副恰到好处的得体笑容,他俯下身,“记着,奈布·萨贝达,”他的话伴着越来越浓郁的alpha信息素的气味,钻了进来,“这不是你自愿的。” 
……这话又是什么意思! 
可惜奈布没机会知道了。 
 

以下走石墨 (我已经做好被屏成zz的准备了)

还有微博图片 (有本事接着屏啊!(bushi)

评论(38)
热度(1684)
©毛熊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