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佣】血与酒7(ABO)

*alpha(贵族私人医生)杰克×omega(退伍军人 雇佣兵)

*可能有画风突变的感觉(?)

*把杰克写出来可能用了一辈子

 [1] [2] [3] [4] [5&6] [7] [8] [9] [10] [11] [12] [13] [14]


7
“如果有人告诉我,我以后会和我的刺杀目标生活在一起,我一定先割了他的舌头,再去干掉那个家伙。”
“现在看起来你没做到。”
“啧。”


玛尔塔家不大的客厅里,奈布坐在沙发上,他穿着绿色发旧的兜帽衫,腿脚上还是军靴就这么随意地搭在人家的茶几一角上。玛尔塔看了他一眼,懒得纠正他的坏习惯,她从办公桌上的一堆文件里抽了一个纸袋丢了过去,“你看一眼委托内容。”
“你直接告诉我不就好了,比如去哪儿,什么时候,干掉谁。”奈布手里拿着自己弯刀刀鞘后面插着的两把辅刀中的一个,百无聊赖地削着不知哪来的破木块,兜帽下的眼睛眯了起来,“难不成是大单子?”
“啊,是啊,大价钱,干成了你能歇几个月。”
奈布惊讶地吹了声口哨,他入行两年多,头一回见出手那么阔绰的雇主,“怕不是目标是好几个人。”
“就一个,只是有些棘手。”玛尔塔过去给他倒了杯茶,“谁让之前钱多的活儿你不接。”
“抱歉,我单干,你又不是不知道。”奈布抬手摸了摸颈后,那块皮肤下面藏着omega的腺体。
“行了行了,你先看一下,看完我跟你说点儿别的情况,这单子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奈布把刀收起来,从文件袋里抽出纸张扫了几眼,心里大概有了数,“原来是贵族?”
“嗯。”
“他不就是想杀个医生吗?至于出那么高价?”
“这就是我要跟你说的情况。”玛尔塔喝了口茶,把茶杯放下,“这位医生可不是第一次被当成目标了,但到现在他还活着,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我之前的那帮废物都失败了?”
“认真点,萨贝达,我在跟你分析情报。”见奈布听话的把腿放回地上,玛尔塔继续说道,“虽然我是第一次接到关于他的委托,但据我所知其他雇佣兵接到过,甚至其他地方也有人雇了人想对他下手——这个人有问题。”
“呃……可以怎么着他也只是个私人医生啊?”
“是贵族的私人医生。”
“有什么区别?”
“能把那群贵族老爷太太小姐公子都伺候得服服帖帖的家伙,能是什么简单人物?而且你要知道贵族总是会有特别的要求。”
“跟艾米丽似的?”奈布已经知道了诊所开在花店下面的那位医生的不少底细了,但是他不得不承认那位黑医搞到好东西的本事不赖。
“差不多吧,但是怎么那么奇怪——总之,被贵族盯上或者是得罪他们都不是什么好事,奈布,你可以再考虑一下。”
“你觉得我会失手吗?”
“我不是那个意思,唉,我只是不想给你我惹麻烦。”
“哦对,你知道有多少人失败了吗?”
“五个。”
“五个废物。”
“萨贝达你这个——”
“自大的混蛋?”
“明知道有问题的坑你还非得往里跳,你是缺那笔钱怎么着?”
“抱歉,我还是比较喜欢刺激的活儿。”
玛尔塔一脸随你去吧的表情,把装情报的纸袋也塞给了奈布,“你自己回去看看,要接的话后天来找我。”

奈布回家路上顺路买了点儿生活用品跟食物,他一手抱着塞的有点满的纸袋,胳膊底下夹着玛尔塔给他的文件袋子,另一只手插在裤兜里,嘴里叼着一条面包。越往住处走,环境越破旧脏乱,他住的地方就是这样,阴暗而混杂,跟他来的地方比形容为阴沟也不为过,无人管理,但对想要隐藏自己的奈布来说算是不错的选择。他忽然闻到了空气中的血腥味,下意识耸了耸鼻子,他知道这地方的小巷里三天两头就会有这种事,反正死在这里的人也不是什么好货色,有人善后都算好的,最差落得无人收尸的悲惨下场。奈布可不想跟麻烦事扯上关系,他把兜帽往下扯了扯,低了低头加快脚步走了过去,直到再闻不到血的味道。
他没注意到有个完全与这里格格不入的家伙,从他身边擦了过去。

高瘦的穿着西装的男人转过一个街角,跟抱着一堆东西行色匆匆的小个子擦肩而过,他的常识下意识地判断这家伙可能是个小偷,但马上他的眼睛就扫到对方腰上别着的一把刀。
他立刻更改了自己的判断,这大概是个有真家伙的。
但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呢?活在阴沟里的老鼠而已。
心情还不错的男人低声哼起了曲子——啊,明天某个小姐要的东西到期限了,得去取一下了。

“嘿,有关于你的新情报,要不要听一下?”
“首先你得保证那对我有价值,裘克。”
戴着小丑面具被叫做裘克的高壮男人哈哈笑了起来,“我什么时候给你提供过没用的东西了?杰克,还是老规矩,你付钱,什么情报都给你。”
杰克戴着面具的脸上什么都看不出,他轻轻蹭了蹭面具边缘,“可以,你说吧。”
“最迟下周末,又有人要对你下手——想知道谁雇的人以及雇了谁么?”
“裘克,你要知道贪心没有好处。”
“寸字寸金,杰克,我的消息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嗯哼,那就不必说了,无论对方是谁,对我也没什么意义。”杰克干脆拒绝了更多的情报,仿佛再多就是毫无价值的。
“喔~你就那么有信心还能干掉?万一不只是一个人呢?”
“人数对我来说没有意义,裘克,没有更多的信息我就告辞了。”
“看在朋友的份上,免费送你一句话吧,杰克。我的预感告诉我,这次没有那么简单。”
“借你吉言。”杰克戴上了自己的手套,转身离开了情报贩子的地盘。

奈布列好了采购清单,手臂抬起来拉伸了一会儿,骨骼发出几声轻响,让他觉得心情愉快,转头看了眼墙上的挂钟,时间还算早,奈布拿过玛尔塔给的文件袋,又把椅子往后挪了一段,腿一抬斜着搁在了书桌上。
他吹着口哨翻着文件袋里的东西,找到了写着任务目标信息的那几张——杰克,名字没什么特别的,alpha,还真是个医生,不过果然是贵族私人医生么,长的就像个上等人,但是看着不像个多厉害的家伙,所以前面失败的果然是废物吗?
奈布咬了咬唇,他想起玛尔塔说过的担忧,这里也许真有什么问题,这个家伙也许真有什么深藏不露,能经历五次暗杀还活着的本事。但是他实在想不到医生能有什么战斗力,总不能也是军人出身吧……完全不像好吧。
他又往后翻了翻这个叫杰克的医生所服务过的贵族的资料,没什么特别的,都是奈布不怎么喜欢的那种类型,里面也有这次雇佣他的雇主,唯一引起了他一点儿注意的,也就是上面提及两位贵族的身亡。
奈布挠了挠下巴,他见惯了死亡,对谁生谁死没那么敏感,但是直觉让他继续思考了下去,他在想这两位的死亡是否跟杰克这个人有关系,然后他又看了眼前一张上杰克的照片。
哈,要真是他干的,那些贵族怎么会无动于衷,又怎么还敢请他做事?
那可真是太蠢了。

“杰克先生,请问明天您还能过来吗?”
“抱歉,我到下周末为止都有些私事要处理,”杰克抱歉地笑笑,将用具箱子小心地合上,“对此我深表歉意,小姐,毕竟是个很重要的客人需要好好招待。”
“真是有点嫉妒呢,能让先生那么重视。”
“不不,您怎么能与其相比呢?只要您有需要,我可是会亲自上门的。”
“希望先生能顺利地招待您的客人。”
“我也希望如此,处理好私事后,我会第一时间通知您的。”杰克戴上礼帽,执起贵族小姐的手在手背上轻轻印上一吻,“那么请允许我先告辞了。”
——对于不请自来的客人,他当然要准备周全,好好地招待一番。


—TBC—


*杰克,呵,男人(不)

评论(14)
热度(1051)
©毛熊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