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佣】血与酒5&6(ABO)

*alpha(贵族私人医生)杰克×omega(退伍军人 雇佣兵)奈布
*端午节快乐!
本来是两次的内容,合成一次吧
*含园医,护犊子玛尔塔友情向
*杰克预计下篇(前面bb得我都烦了x
*人家端午节都粽子塞肉,而我在塞刀片(不你)

 [1] [2] [3] [4] [5&6] [7] [8] [9] [10] [11] [12] [13] [14]


5
“我经常想,我离开那里,是不是我逃走了。”
“选择并非退缩,求助亦非软弱,你不是一直认为,omega也是这样的么?”

奈布下了火车,他抬头看了看车站顶棚外头的天空,伦敦的天总是灰蒙蒙的颜色,这跟那个地狱的颜色一样,但是空气中的味道不是硝烟。
他忍不住吸了吸鼻子,走出了车站到了街上,奈布的脑子有些懵,他知道他得先去此行的目的地。从胸口的衣袋里掏出了那张卡片,他的手指蹭了蹭上面的字迹。抬手往四周望了望,他抬手招呼了边上一个卖报的小孩儿,他摸了兜掏了几个硬币,先买了份报纸,然后微躬了身子,把那张卡片递给他,“你知道这地方在那么?”
报童飞快的扫了一眼,又看了看奈布,“您需要我带您去吗?”
奈布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他又掏了几枚硬币,全都塞给了小男孩,“带我去一趟吧。”

“不知道先生您要去这儿做什么,又没什么买卖又没什么住家。”
“顺着地址找地方而已。”
“到啦,您从这儿上楼,那上面的门就是。”
奈布道了声谢,又塞给他点儿钱币,小孩儿嘿嘿笑了笑,跟他鞠了个躬跑远了。
奈布简单整理了一下自己,然后转身上楼,木制楼梯板在他脚下发出一些声响,他忽然觉得心跳的很快。
门板关的严实,奈布吸了口气,他抬手敲了门。
“哪位?”是个女声,一串离门越来越近的脚步声,还有……莫名的一声脆响——数年的战争经验让他下意识的觉得,那是拉枪栓的声音。
“呃,曾经是否有位军官给您写过…信?他是我的养父,他让我来这里找……他没说您的名字,他让我来找您。”
“啧,之前那个家伙收到的信那么多让我怎么找……他叫什么——算了估计说了我也不认识。”
过了会儿,奈布听到门锁打开的声音,接着门板打开,奈布闪了一下神,就看见枪口对准了他的脑门。
……这个场景有点熟悉?
“贝坦……玛尔塔?!”
开门的人闻声愣了愣,看清了奈布的脸后,她也惊讶出声,“奈布?”

“你知道这个地址是哪儿吗?这是我家!”玛尔塔坐在桌旁,手指间夹着奈布给她的那张卡片敲打着桌面,“不过如果你的目的就是这个地址……也不是没找对。”
“呃……什么意思?”奈布坐在她对面,手里捧着茶杯,玛尔塔给他泡的红茶还挺好喝的,这时的奈布脑子里一团乱,他养父让他来找人,但他找到的人却是玛尔塔……这是让他做什么?
“如果我没猜错,你养父给我之前的那个人写信,就是想把你引到这儿来。”
“啊……你之前的人?”
“我几年前就退役了,那之后找的活儿——所以那封信应该是之前那个家伙收到的,我接手之后也没整理过那些东西……”
“哦……是做什么?所以意思是……我也要做跟你一样的工作?”
“有点差别,不过也不会很大,不过先让我问一句吧,奈布,你退役是因为什么?”
“……厌倦战争。”
“你畏惧死亡?”
“不……是毫无意义的等死,我在那场战争的战壕里待了一个多月,我们在那里等着,和死去的其他人一块,等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轰炸到来,同样的死亡降临在我们自己身上。我怕的是没有希望,与其这样我宁愿死在战场的冲锋上。”
“……看来你是幸运的。”
“我想是的。”
“那么,你还能战斗吗?”
奈布停顿了一下,他动了动身子,他能感受到腰上的刀碰到了椅子,他放下了手里的茶杯,看着玛尔塔,“当然可以,我依然渴望战斗,我想安稳的生活并不适合我。”
“很好,奈布·萨贝达。”玛尔塔拍拍手,“你觉得,成为自由雇佣兵怎么样?”

奈布觉得,这可能是冥冥之中注定的——他知道他的亲生父亲就是廓尔喀雇佣兵,那他现在也走上这条路,似乎也不是什么糟糕的选择。
他几乎是立刻就答应了玛尔塔,而玛尔塔看起来也很满意,一拍即合后,就嘀嘀咕咕的说着改天给他登个记。
然而奈布突然想到了什么。
“玛尔塔,你是alpha?”
“是啊。”
“嗯……大部分雇佣兵都是alpha?”
“差不多吧,我这里的不是alpha就是beta,怎么,你还想在这儿找个omega过日子怎么的?”
“不是……我是说,”奈布吸了口气,又吐出来,觉得心口上压了沉重的东西,隐藏多年,这是他第一次主动坦白自己的秘密,“玛尔塔,我是个omega。”
他从玛尔塔脸上看到了惊讶和难以置信,“你说真的?”
“真的。”
“但是我感受不到你omega的信息素。”
“我的omega腺体受了伤,这算是后遗症。”
“……给我点时间消化一下,不,你能证明吗?”
“玛尔塔……你可以等到omega发情期的时候,哦对了,我的背包里还有抑制剂。”
玛尔塔沉默了,奈布这个家伙根本不会说谎的,更何况说自己是omega对他完全没好处,他没这个必要。“奈布你怎么会是omega……”
“事实上,这个问题我也问了自己很多年了,但是有什么用呢我现在还是omega,还要忍受那些该死的麻烦事。”奈布小小的抱怨了一下,然后他认真的问道,“那玛尔塔,你会接受我这个omega成为雇佣兵吗?”
玛尔塔撑着头看他,视线扫来扫去,“为什么不呢?”
“哎?”
“我们不是第一次共事了,奈布,你的能力我心里有数——除非这五年间你能一下退步成废物,当然我认为这不会发生。”
“你不担心omega会带来麻烦?”
“喔那是你自己的事,麻烦你自己负责。我只认可你的能力,奈布·萨贝达,你完全有资格成为雇佣兵,而我保证会守住你的秘密。”

6
“突然觉得很不爽,我得到的信息都是假的。”
“什么?”
“比如'奈布·萨贝达,beta雇佣兵'。”
“……你要能那么容易发现,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呃……玛尔塔,我们要去哪?”
“去见几个能帮你的人。”玛尔塔看了奈布一脸发懵的样子,“我知道刚退役的士兵是什么样,他们需要帮助才能更快融入战争之外的社会。”
“唔……可是……”
“你不用担心秘密的问题,那些人守住的秘密不知比你这多多少了。”
“我知道了……”
那是奈布第一次走进花店,他又没有喜欢的人,最多也就是在街上被卖花的小姑娘拦下来过,他忽然意识到自己活了25年似乎都缺少了很多东西。
“嗨艾玛,你在忙吗?”
奈布都没看见她叫的人在哪。
“我在这儿!”一个女孩从花架后面转出来,手上还拎着洒水壶,她很快就注意到了奈布,“玛尔塔!你终于愿意把心上人带来了吗?他是alpha吗?还是beta?”
“瞎说什么呢!”玛尔塔捏了捏园丁的脸,接了她手里的洒水壶放在一边的小桌上,“我以前的战友,最近刚退役,要入行。”然后她把愣在一边的奈布拽过来,简单的跟双方引见着,“奈布·萨贝达,艾玛·伍兹。”
“所以你真的不是玛尔塔的心上人?”
“不我不……”
“奈布是omega。”
“诶!”
“啊?”
两声惊讶的声音,艾玛是因为得知奈布身为omega的信息,而奈布是没想到玛尔塔那么快就把秘密给他抖第三个人,但玛尔塔没有理会他,“艾米丽在吗?”
“她在下面,最近都没什么人来,她总是抱怨太闲了呢。”
“那不正好,闲了不就有时间陪你了。”
艾玛的心思被看透,嘿嘿笑起来,然后她看向奈布,“玛尔塔,你先带奈布下去好了,有个客人约了一会儿过来拿东西。”
玛尔塔带奈布往花店后面走,转过一个墙角,玛尔塔才开口,“你觉得艾玛只是普通的园丁吗?她是我的情报源,至少是其中一个源头,而艾米丽——”玛尔塔在墙上摸了一下打开了暗门,“我想她能帮你更多。”

艾米丽的地下诊所在艾玛的花店下面,比想象中要宽敞的地下室,女性医生正在灯下整理药剂。玛尔塔打了招呼,简单的介绍后,她把奈布单独留了下来。
玛尔塔出了暗门,往花店前面走,正好看见艾玛在跟人道别,那个人高高瘦瘦,西装礼帽,后腰还别了根手杖,有点眼熟,应该是她的某个客人吧,记得还是个经常来的。
“那个人又来了啊。”
“他每个月都会来一次,怎么了?玛尔塔对他感兴趣吗?”
“免了免了,我知道他是个alpha,而且我对绅士贵族没兴趣。”
“其实他是医生哦。”
“啧,反正都是看着道貌岸然的家伙。”
“奈布呢?”
“艾米丽在给他做身体检查。”
艾玛拨弄着小桌上盆栽植物的叶片,看着玛尔塔在另一边坐下来,她撑着脸笑眯眯的样子,“玛尔塔,这次突然带人过来,不讲讲他的事吗?”

“奈布·萨贝达,你的omega腺体受过伤是吧。”
“嗯,应该是炸弹的破片……”
“你在军队接受治疗的时候,医生有没有告诉过你后遗症?”
“呃……有,信息素释放异常……”
“没了?”艾米丽见奈布点点头,“你这两个月发情期有异常么?”
奈布闻言愣住了,艾米丽接着说下去,“发情期间隔延长了是吧?”
“似乎……是的。”奈布下意识的抬手摸了摸脖颈后面的腺体位置,“会延长多久?”
“2-3个月吧,这个间隔是否有规律性还不确定。”
“那……我还能用抑制剂吗?”
“可以继续使用,但是要注意剂量,这个我管不了你,你自己注意——对了,抑制剂用光了可以找我拿,提前一点。”
“好、好的。”
奈布没有问受伤对其他omega特性的影响,说的跟他还有机会用到一样?
“还有你现在的伤还没完全痊愈,建议你再休息一个月,否则旧伤容易复发。”
“嗯……还有其他要注意的吗?”
“说实话你在我接手过的老兵算比较健全的那种了。喔说起来,我知道战场出来的人多多少少都会有点……心里精神上的难题?如果你也有这方面的困难也可以来找我。”
梦魇、阴影、幻听,奈布已经忍耐这些来自战争的后遗症有一阵了,这些折磨比身体上的疼痛还要难过。
“玛尔塔还在等你吧?你可以先去找她了。如果以后你来的时候我不在,有什么事就先告诉艾玛就好了。”

玛尔塔和奈布一前一后走着,由于奈布还没住处,玛尔塔就打算留他住几天。
“回去之后我会跟你说下雇佣兵的具体情况,你可以继续以军人的习惯来做,这里很多雇佣兵也是退伍军人,这点可以放心。”
“嗯。”
“最近还不会有什么活儿给你,反正艾米丽不也说让你休养一下。”
“嗯。”
“还有,多熟悉熟悉环境吧,我知道刚退伍的都需要适应一段时间,也包括我。”
“嗯。”
“奈布,说点什么。”
“啊?”
“你在想什么?嗯?在女士讲话的时候走神?”
“不是我没……”奈布还没说完,就感到玛尔塔的手按上了他的帽子,隔着帽子揉了他的脑袋,他听见这个曾经的空军用着跟刚才不太一样的声线说,“我们已经从那里出来了,奈布,现在这里才是应该生活的地方。”
奈布抬手扯了扯帽子,盖住了一半眼睛,“……说的是啊。”

—TBC—

评论(8)
热度(1095)
©毛熊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