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佣】狼与渡鸦5(狼奈布气死杰克系列小段子)

*渡鸦(化身)杰克x狼(附身)奈布

*灵感来源于奈布的兽寄生新皮肤
百度上的一句话——“传说渡鸦与狼一起狩猎”
以及关于杰克的设定灵感——“渡鸦喜欢收集闪闪发光的东西”

*含有魔法巫术元素

*段子有点沙雕,顺序与时间顺序无关,但有的能看出时间先后

[1] [2] [3] [4] [5] [6] [7] [8]

 
1
杰克家多了一位长期居住的客人,喜欢霸占最大的窗台下面,壁炉旁边的地毯成了他的vip位置,甚至还夺了杰克的玫瑰手杖——而杰克对此一点办法都没有。 
他看着太阳天趴在最大的窗下晒太阳的奈布,“你想晒太阳为什么不出去?” 
奈布把脑袋从前爪上抬起来,蓝色的眼睛眨了眨,甚至还打了个哈欠咂咂嘴,然后才懒懒的嗷了几声。 
外面风大,不想去。 
“………” 
说的跟你之前二十多年在深山老林里活的是假的一样? 
 
 
2
事实上,奈布在杰克家住下的第一星期,就毁了杰克的一块地毯。 
奈布变成了狼的形态,黑蓝色的皮毛蓝色的眼睛,四肢接近爪子的地方颜色则越来越浅,爪子上的皮毛是宝石蓝,两道灰蓝的痕迹从眼睛延伸到狼吻嘴角,就像他脸上的面纹一般——用他的话说就是野兽的形态伤好得快,杰克看在他伤痕累累的份儿上就没说什么,还让他睡在了壁炉边上的地毯上。 
由于被囚禁太久又加上伤痛,奈布很多时间都在睡觉,杰克跟他相处起来还算融洽,然而好景不长。 
一个星期后他就发现没那么简单。 
“奈布·萨贝达!” 
狼崽子抬起一边眼睛,对杰克低吼着呲了呲牙,被打扰了睡觉非常不满,而杰克也不好惹,他俯身一把抓住奈布脖后面的那块皮肉,差点就给他拎起来了,杰克跟他的蓝眼睛对视着,“你对我的地毯做了什么!” 
奈布动了动耳朵,看着杰克伸手往他身边的地上指,他顺着对方的手看了过去,“嗷。” 
磨爪子。 
“我是不是该感谢你没在地板上磨?” 
“嗷呜。” 
不舒服 
“…………” 
杰克突然就不知道该怎么生气了。 
“你起来,换地毯。” 
奈布低吼了声,脑袋往地毯上一搁一副死活不起来的样子。 
“………” 
杰克没辙了,对视一会儿,他明智地放弃了跟这头固执的野兽较劲的想法。 
 
当半年后奈布终于同意他换掉那块地毯的时候,杰克绝望的发现那整个已经被奈布的狼爪子磨光了毛。 
“你就不能改改这坏习惯吗?嗯?”杰克捏了他的鼻头一下。 
“嗷。”奈布张了张嘴,蓝眼睛转了转,舔了舔他的手指。 
 
3
裘克,杰克的挚友,职业是小说家,长的五大三粗的,还一脸凶相,一眼看上去不说他是拿笔杆的绝对都以为是个打手。事实上裘克还算小有名气,总喜欢写点稀奇古怪的玩意,而他也是唯一知道杰克秘密的人——很简单,为了来之不易的素材,而裘克也经常利用他的人脉帮杰克寻找他丢失的东西。 
裘克基本两三个月去杰克家串门,读作取材,写作蹭吃蹭喝。 
当他踏进杰克家门,一眼就看见窗户底下的太阳地还趴着一个,毛皮还挺亮。 
“哟呵杰克,”裘克张嘴就说,“你什么时候开始养狗了?” 
“………”杰克没吭声,他有种不祥的预感。 
奈布的耳朵灵的很,他一听见某个字眼腾地就窜起来了。 
那天裘克被奈布在杰克后院追着咬了一下午。 
 
4
裘克的说话不过脑子导致他以后的很长时间,再去杰克家看见狼形态的奈布都躲着走,但某次他第一次看见变回人类模样的奈布时,依然不长记性地张嘴就说:“哦豁,杰克,你私生子?” 
“……” 
“………” 
杰克清楚的看见正从盘子里拿小饼干吃的奈布爪子一紧把饼干捏了个粉碎。 
 
5
“……我不喜欢裘克。” 
“那以后不让他来了。” 
裘克:???? 
 
6
奈布对杰克的玫瑰手杖似乎有很深的执念。 
杰克不知道是否因为他还是在意,手杖是直接导致他被禁锢沦为阶下囚,间接导致他部族覆灭的罪魁祸首,但是总之,大概是出于怜悯之心,杰克每次都顺着他把宝贝手杖交出去。 
直到他某天觉得从奈布那儿拿回来的手杖有点儿不对劲。 
“………”他看着趴在壁炉边vip位置还在慢条细理舔毛的奈布,后者停顿了一下看了他一眼,然后又接着理毛。 
“你老实说,你要我手杖是做什么。” 
享受时间被打断,奈布不满地对他呲牙吼叫,杰克当然不怕他,他把手杖往狼吻边上一戳,示意对方给个解释。 
奈布看看他,又看看手杖,张开了嘴。 
“………” 
行了,他也不用问了。 
杰克看着奈布咬着他的手杖磨牙的样子,突然不想要这个玩意了。 
 
7
杰克将奈布捡回来的那天晚上就除去了他脚踝的铁链,但并不彻底,奈布脚踝上依然带着只剩铁箍的镣铐,还有脖子上也是,但他拒绝了杰克的帮助。 
“留着吧,没必要拿掉了。” 
“你想把耻辱当成纪念?” 
奈布看向杰克的眼神带了愤怒和懊悔,但这明显不该向杰克发泄,那是他的失格,怎么能是丢掉镣铐就能忘了的? 
“留着这个,和复仇,都不能改变什么,”杰克一针见血地说着,他的话称得上残忍,“你只是想让自己心里好受些而已。” 
 
8
奈布脚上的金属被留下了,而杰克在上面施了魔法,让这玩意在奈布变形的时候不会妨碍他。 
脖子上的残余镣铐杰克则用了更多心思,他做了一个金属徽记,与奈布胸前的镣铐相连。 
“不好看。”奈布嫌弃地扯扯那块金属徽记。 
“实用比外表重要,况且哪儿难看了?”杰克拍开奈布的爪子,他自己的手指点着那眼睛一般的图案,“这个东西能建立你我之间的感知联系,前提是你没有离我太远。” 
“然后呢?” 
“……”杰克叹了口气,“然后我就知道你在哪了死没死。” 
“我没那么弱。” 
“那你也没我厉害啊。” 
“……啧。” 
 
9
“我没觉得心里好受。” 
奈布的铁爪尖端还滴着血,他刚刚跟杰克铲除了那个偷窃杰克的收藏、摧毁奈布部族的家伙们的最后一个据点,至少是他们查到的最后一个。他坐在战斗过后一片狼藉的空地上,心里的沉重感并没有减轻,他甚至觉得胸口后背镶嵌异物的地方很难受,明明已经很多年了。 
杰克走过来,手往他兽头帽子上放,隔着毛皮揉他的脑袋。 
“回家吧。” 
“……” 
“天要黑了。” 
“……” 
“洗洗干净,你身上都是血。” 
“……” 
“该吃饭了。” 
“……好。” 
 

—TBC—

评论(19)
热度(1062)
©毛熊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