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佣】血与酒4(ABO)

*alpha(贵族私人医生)杰克×omega(退伍军人 雇佣兵)奈布

*无预警,奈布战争后遗症相关,依然在bb

*写了两天狼奈布我都不记得ABO写的啥了(

 [1] [2] [3] [4] [5&6] [7] [8] [9] [10] [11] [12] [13] [14]

  

4
“我没有去打听那场战争后其他人的下落。”
“我想我很幸运。”


奈布醒来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寻找自己的刀,但是身体各处涌上来的疼痛强行阻止了他。他仰躺着,感受着那些痛楚,从胸口、肩膀、背后……他觉得整个人都浸泡在各种各样的痛觉里。
他只记得遭遇了大规模轰炸,他祈祷着炸弹能落在离他远些的地方,他受到了波及,他昏了过去。
醒过来两分钟后,奈布才接受了自己竟然真的被医疗班救出来了的事实。又过了五分钟他试着抬起手抹了抹脸,他听见关节发出了许久未活动的脆响。再过了不一会儿,他又睡着了。

“奈布·萨贝达?”
“是我。”
“现在我有必要向你说明一下你的情况。”
“好。”
医疗班的医生站在他的床边,手上翻着病历夹,时不时的看奈布几眼。
“首先是,萨贝达先生,你是omega?”
“……是的。”
“好的,你的omega腺体受到了损伤,会影响到你日后的信息素释放,不能确定是否对发情期,甚至其他omega特性的正常运作有影响——我很遗憾。”
“……我知道了。”
“你的其他情况都写在这里了,是否……”
“我识字的。”奈布接过那几张薄薄的纸,都是外部损伤,夹着几处伤至入骨,“医生。”
“请说?”
“请问……”奈布抬起头,他的手抓了抓身下的床单,“请问您是否知道,退役需要什么?”
“一个月后军队会有相关人员过来,具体的事务可以向他询问。”
“请您帮我安排一下。”

奈布暂时没能拿回自己的刀,还有其他东西,而且在军队的人来之前他还得躺很久,这很无聊。虽然身上很多地方还很疼,但更多其他的东西让他觉得难以忍受。
在安静的时候,他似乎总能听见远方传来的炮火轰鸣,和飞机隐约的引擎声,那些声音每次都让他颤抖,他分不清那是自己的幻觉还是真实存在。但是不管他怎么捂住耳朵闭上眼睛,那些声音就好像直接钉进他的脑子,占据他所有的感官,他不得不脑袋死死抵住床头才能忍住爬起来逃走的想法。
但是他又能逃到哪去呢。

医生告诉他,他死里逃生的那场战事已经结束了,问他有没有想要知道下落的人。
奈布摇摇头,他没有去问战事的具体,也没有问自己养父的事,他可能是在恐惧什么。
两周后,奈布收到了一个邮包,里面是一封信和一个纸袋。奈布还没打开就好像已经预料到了什么,他的手在出汗,不经意捏皱了手里的牛皮纸,他深呼吸了几下,觉得胸背的伤又开始疼了。
信里的信息很简单,他的养父同时也是他的长官不幸死于那场战争。
奈布只记住了这句话,其他已经什么都记不住,他的脑子里就像突然空了一样,他咬住了牙,拼命的吸气——那些预感,他早该想到了。
至于另一个纸袋,烧的半拉发黑变形的铭牌,一个放烟的铁盒,一个打火机,还有一张小卡片。奈布搓着那个打火机,发现竟然还能打出火。
他知道这地方吸烟不太好,他本身也不怎么喜欢,但他现在却非常想来上一根儿。
毕竟被烟呛到流泪,也比就这么哭出来好看点儿,是吧。

两个月后,25岁的奈布·萨贝达退役,带着未愈的伤离开了战场。他的枪被收走了,腰上只剩下了那把廓尔喀弯刀,但是这就足够了。
他在战地医院附近的小镇上买了点儿东西,临了结账他又要了盒烟,然后他去了那个让自己差点丢了性命的地方。
两个月的时间,似乎都没有条件打扫战场,仅仅是收殓了一部分比较完整的士兵的尸首。奈布站在战壕边,身边是炸开了豁口的胸墙,脚下的土地已经变得焦黑,头顶灰蒙蒙的天空与他两个月前看到的别无二致。
什么都变了,又好像什么都没变。奈布心里悄悄蔓延了恐惧,他恍惚觉得还能听见飞机引擎的轰鸣,枪炮的咆哮,炸弹的震响,还有战壕里伤兵绝望的声音。这一切都让他心口发紧,奈布从怀里摸了烟盒,咬了一根点燃,没多久他就咳嗽起来,他却没有停下,直到眼泪流了出来。

他想逃开,又不知该去哪里。
如果你想离开,就到这里。
后面是一串地址。
那是纸袋里的那张卡片上的唯一的信息,奈布认得出这是他养父的笔迹。
他不知道这是那个人什么时候就留下来的,奈布分明记得,他早就向对方保证过,无论如何就算他是omega他也要留在军队和战场。但是为什么那个人还会想到写下这些东西,来给他……准备另一条道路。
自己会离开,他早就猜到了,还是……
奈布不敢再想。

曾经有人,会在他无所适从的时候,向他指明新的道路,但以后不会再有了。


—TBC—


*致天边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场的杰克(不你

评论(9)
热度(998)
©毛熊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