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佣】狼与渡鸦2(奈布新皮肤我吸爆!)

*渡鸦(化身)杰克x狼(附身)奈布
*灵感来源于奈布的兽寄生新皮肤,以及百度上的一句话
“传说渡鸦与狼一起狩猎”
*魔法巫术元素
*奈布新皮肤整个都是我的菜对野兽元素毫无抵抗力!
*杰克已出场

[1] [2] [3] [4] [5] [6] [7] [8]


2
奈布的部族遭到了有预谋的毁灭,当入侵来临,他自然第一个挺身而出保护族人,然而他也是第一个倒下的——那是他所完全不了解的东西,能一瞬间夺去(禁锢)他的能力,从拥有狼附体之力的存在堕为任人宰割的凡人。即使失去了能力,奈布依然进行了殊死搏斗,然而源源不断的敌人无情地消耗着他,无论他怎么抵抗,也无法阻挡入侵。
被禁锢了能力的掌灵人最终被制服了,他被锁链和镣铐紧紧束缚,身上被千钧压力逼的伏在地上,他的眼睛被遮蔽但他再也不能通过野兽的眼睛观察,他的耳边只有不断的绝望的声音。
本来他也会是相似的命运,被残杀然后强行夺取力量,然而即使能力被禁锢着,但是他被附身的神灵依然有残存的力量保护着他——虽然总有耗尽的那一天。
连奈布也不知道,也许哪天他最后的庇护也会消耗一空,到那时他也难逃安排。
被囚禁的五十多天里,他早已得知部族覆灭的消息,痛苦和复仇之火煎熬着他,野兽的内心生出无尽恨意。他曾挣扎着反抗,甚至靠利爪杀掉了几个人,但是那些家伙的首领只是冷笑着,用一个拐杖模样的东西就降下了一串禁咒,让他连咆哮都叫不出。
——不如让他快点死去吧,奈布藏在野兽皮毛下的眼睛疼的要命,他已经很久没哭过了,毕竟这不是掌灵人该露出的脆弱,但他保护的对象已经不在了……还有什么意义呢。

有什么东西在躁动不安,也许是预示着什么,属于野兽的那部分的直觉告诉奈布,不要昏沉,打起精神。
于是他一整天都保持着高度警觉,没放过一点风吹草动,但并没有什么发生——直到夜里,他靠着墙昏昏欲睡的时候,突然感到了什么他认知之外的存在在靠近。
与他相似,但陌生的……强大家伙。
奈布握紧了拳头,他可不想放过任何机会。

渡鸦飞翔在夜空中,它猩红的眼眸映出了下方地面上闪着火光的驻地,它调整了方向向下降去。渡鸦落地之时腾起一阵黑雾,过后化为了一位高瘦的男人,他穿戴着得体的西装和礼帽,如同来拜访主人而非其他。
杰克没想到这群家伙在深山老林里藏的那么深,但既然他已经找到了,自然就不会那么轻易罢手,至少他会把自己被偷走的东西拿回来。
“你是——”有人发现了突然出现的杰克,下意识的高声问话,但马上就被噤了声,杰克的左手五指变形成了利爪状,末端带着利刃般的锐器,他用这洞穿了对方的喉咙。
得先叫这里的主人来迎接自己才是啊。
男人收了手,哼起了小曲,猩红的眼睛里满是笑意。

奈布终于听到了外面喧闹的声音,即使他的牢房隔音,被野兽强化过的感官让他能勉强分辨出了其中的内容,有什么人闯了进来在闹事——果然是机会。
然而很快他就发现这不仅仅是闹事那么简单了,他听到了一连串爆炸的响声,夹杂着人的呼喊惨叫,奈布心里颤了一下,他不确定自己若被波及是否还能活下来,但他知道自己若出不去同样活不下来。
杰克很快就拿回了自己的东西,他没心思听那个家伙求饶的废话,仁慈地给了他个痛快。外面的信徒们,有的还在抵抗,有的则四散奔逃,然而发现有一部分都在往某个地方集中。
那边有什么东西么?
杰克眯起眼睛,但应该跟他没什么关系,那干掉就是了。

奈布被爆炸震得耳朵嗡嗡响,他没想到这里真挨了一下,那些该死的禁制让他变得脆弱,连一点法术轰炸都承受不住,但他也发现,他脚踝上的镣铐所连着的那面墙被轰塌了,这让他兴奋得甚至有些颤抖。
虽然行动的时候脚镣上余下的铁链依然会被拖拽着发出刺耳的声音,极大的妨碍了他隐蔽,但奈布也顾不上什么了,他蛰伏在黑暗中,一路上袭击每一个在混乱中寻找他的家伙,靠金属护手上的利爪和蛮力硬生生扭断对方的脖子。但他也有被发现的时候,便不得不与对方搏斗,奈布全身不知道被多少禁制束缚着,几十天的囚禁也让他的精力消耗殆尽,再加上之前的伤几乎都没愈合,这些糟糕的情况堆叠起来,让他连与这些信徒搏杀都显得有些吃力。
奈布大口地喘着气,他的背被砍伤了,血染上了他的兽皮斗篷,腿上也受了伤,这让他的步伐有些不稳,也拖累了他的速度,而他只想逃到森林里去——对其他人来说,夜晚的森林是吞人噬骨的恐怖之所,但对被野兽附身的奈布来说,则是最安全的地方。
在踏进森林融入黑暗的时候,奈布下意识地松了口气,他能闻到夜晚的潮湿气息,呼吸间充满熟悉的草木味道。他有些踉跄,失血让他脑子发懵,最终他触到了潮湿的泥土和落叶,耳中只剩下风刮过树叶,和鸟群惊起的响声。

—TBC—

*写着写着就很想太阳小狼崽子(快住手)

评论(4)
热度(707)
©毛熊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