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佣】血与酒3(ABO)

*alpha(贵族私人医生)杰克×omega(退伍军人 雇佣兵)奈布

*战争元素预警

*依然在慢热过度x

好像有点短明天再更一次

 [1] [2] [3] [4] [5&6] [7] [8] [9] [10] [11] [12] [13] [14]

 

3

“……我为曾经做过的一些事感到抱歉。”

“呵,道歉还不如做点实事,虚伪什么啊大绅士。” 

总之,奈布孤身救回玛尔塔的行为收到了表彰,而且有一阵这事被叫做艳遇在军营里传来传去,奈布还特别耿直地辩解,直到下一次战斗中又有了新的谈资,大家就渐渐忘记这件事,后来连奈布自己也淡忘了。 
毕竟那经历,远没有以后的残酷与深刻。 

25岁的奈布·萨贝达在枪林弹雨中已经摸爬滚打活过了七八个年头,他长高了不少,如今的身高对于廓尔喀人的血统来说已经很不容易,也称得上是个成熟的老兵。 
变化了那么多,他依然没有忘记,他是个omega,拥有与alpha和beta所没有的麻烦。 

奈布半躺在战壕里,拼命的呼吸着,他下意识地仰头,视野里只有伪装网和透过来的灰蒙蒙的天空——他觉得很热,那股熟悉的热度和痛苦他已经经历很多次了,但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让他觉得真的会至他于死地。 
最初潮热袭上来的瞬间奈布就下意识的跪了下来,同时他烈酒味的信息素跟着就散开了,他该庆幸这条战壕里的战友都是beta,他很确定一个alpha会跟发情期的omega发生什么,无论是否身在战场。他强忍着腿间逐渐明晰的潮湿感,在自己的医疗包里摸索着暗层里的抑制剂,他的手在发抖,他忍不住开始祈祷不要有突然轰炸或者其他的什么东西来干扰——这些他痛恨又不得不视为救命稻草的脆弱玩意,只要失去一个,都意味着他有可能被发情期的无法缓解折磨至死。 
就在这战壕里,而不是死在战场上,毫无荣耀与尊严。 
抑制剂融入血液并逐渐发挥作用,奈布的呼吸才放缓了些,他抬手捂住额头,潮热的温度已经让他的汗水把头发弄湿了,额头一层潮湿,他抹了一把脸,想站起来,腿却软得发抖,又跌回战壕底部的土坑里。 
该死的抑制剂不是万能的……它只能让奈布少受点儿罪。 
奈布拧开水壶,小心的沾了口水,潮热让他出了不少汗,但目前的情况下水资源太过珍贵,他也只能算计着省着用。 
他的裤子因为身体发情而渗漏出的体液弄湿了一块,更不要说他那根紧紧勒在裤子里的玩意已经抬了头,他动一下就会蹭着,连带着牵出更多的渴望。奈布根本不敢动了,更不要说伸进裤子里抚慰一下自己,他只能倚在战壕土墙,望着毫无生气的天空,深呼吸着想要平静下来。 

“萨贝达!萨贝达!醒一醒!” 
有人在叫他,还拍了他的脸。奈布挣扎着睁开一边眼睛,“怎么了?” 
“该你警戒了,你还好吧?” 
奈布抽了抽鼻子,依然能闻到自己身上的烈酒味,他的发情期还没有过去,“还好……抱歉我睡过头了。” 
“我觉得跟昏过去了一样……”他的beta战友小声嘟囔着,还伸手把奈布拉起来,“现在医疗班还没上来,你自己可注意着点。” 
奈布应了一声,幸好现在没有发作,他的双腿还没那么软,跟对方道了声谢,奈布抹了把脸,又顺手摸了枪和刀,都在。 
他的视线越过战壕上边外围的胸墙,这儿原本是片平原,但早就被轮番轰炸毁得坑坑洼洼的;他能看见视野尽头有条河,估计早就没了原来的样子,可能还浮着尸体之类的。 
这是他第一次经历胶着的大型战役,阵地战让两边人都窝在战壕里,谁都不愿轻易发起冲锋越过那片堆满了死亡的平原,于是就靠火力狂轰滥炸较劲。 
平心而论,没有轰炸和火力压制的时候,呆在战壕里还是挺清闲的。没有轮到警戒的时候,奈布还能有点自己的时间,保养自己的刀和清点补给,甚至跟两边位置的战友聊天说说闲话。 
他不知道还要在这战壕里呆多久,他至少已经呆了一个月了。小轰炸隔三差五,大型轰炸也受了几次——以至于他很久以后一听到飞机引擎之类的东西就会产生恐惧感。 
当看到头上有飞机飞过,死亡的恐惧会铺头盖脸的笼罩下来,恐吓一番之后,也许又轻易的放过你——轰鸣巨响后,硝烟散去,劫后余生的奈布灰头土脸的抬起头,才会发现旁边刚才还跟自己说着话的战友,说不定就已经消失,被轰炸吞噬什么也不剩。 
他们还要及时处理那些不幸殒命的尸体,奈布强迫自己的脑子不要乱想,沉默地跟着其他活着的人,将尸体堆抛到胸墙外,自己在战壕底坐下来,头顶依然是看不清颜色的天幕。 
有时候从昏睡中醒来,头顶的胸墙上,就沉睡着曾经的战友,那些支离破碎看不清模样的尸体。 
这里可能就是个埋葬了更多人的坟墓,奈布想。 

一次长时间的大型轰炸,奈布和其他人一样在战壕里掩藏试图保护自己,但其实他们都知道,只要炸弹不幸落在他们附近,不管怎么躲藏都是无济于事。 
奈布紧紧抓着自己的刀,脑子里盘旋着祈祷的词句,但又什么都抓不住。他很多次都希望自己能就此昏过去,毫无知觉地死去,或者再睁眼这一切就会结束。 
但怎么可能呢。 
奈布听到金属划破空气的尖啸,他什么都来不及多想。 

“萨贝达!萨贝达!” 
“别叫了!还有气儿。” 
“废话现在还有气儿有屁用!” 
“还有纱布吗!我这不够了!” 
“能联系上长官吗?” 
“联系屁啊通讯都没了!” 

…… 

“我操,医疗班上来了!” 
“快点!叫过来!” 
“这儿还有一个!” 
“再来个人过来把他弄出去!” 
“动作快点儿他还有气儿!” 

……… 

再睁眼时,奈布发现自己竟然真的离开了那个战争的地狱,活死人的坟墓,遍体鳞伤。 

—TBC—

评论(4)
热度(982)
©毛熊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