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佣】血与酒1(ABO 之前车的前文剧情)

*ABO alpha(贵族私人医生)杰克×omega(退伍军人 雇佣兵)奈布

生子会有提及,在非常后面的部分,会不会直接写出来未定(因为不会(你)

空军佣兵战友关系,以及少量园医

*背景时间脱自20世纪初期到中期的英国,没找什么参考资料可能会有不对之处,请谅解

*有战争描写、战斗血腥元素、R18(若含有单篇前会有预警)

*本篇没啥预警……可能有点血腥元素?

*因为太能bb导致杰克正式出场的时间会很晚,请稍安勿躁(所以每篇面前会加小对话23333)

*只是想写写我理解的他们 我真的好喜欢军人形象啊!

 [1] [2] [3] [4] [5&6] [7] [8] [9] [10] [11] [12] [13] [14]


0

“我不是你脑子里想的那种omega。”

“我知道。”

“我不会像其他omega那样依赖alpha,也别想老子给你生孩子。”

“除了发情期的时候?”

“………”

 

 

杰克回到家中时,家里昏暗又冷清的样子让他恍然回到了他还独居的时候,但他分明知道他的omega还在这里。

“奈布?”

“……我在这儿。”

杰克走进大厅,就看见奈布横着坐在单人沙发上,翘着腿,腿弯搁在沙发扶手上,整个是杰克经常纠正他的姿势。他在擦他的弯刀,没有打招呼也没有再说其他,沉默的佣兵整个人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近的气息。

但杰克明显不在这影响范围内。

他走过去,绕到沙发背后,躬下身居高临下地笼罩了他。杰克看着他手上弯刀刀刃下部的出血口,锐利的尖角就像舔过了鲜血的野兽獠牙,奈布整个人也如同蛰伏的凶兽一般。

奈布抬眼看了看他,“你去处理一下,我很累。”

杰克知道对方指的是已经被做掉了的家伙,以及他能看出来,奈布现在的状态和心情,都很差劲。他能闻到空气中还没散去的淡淡血腥味,还有奈布身上更寡淡的烈酒味的信息素——他到底是如何处置了干扰他们生活的家伙呢?

佣兵奈布并不算是残忍的人,干掉对手也倾向于抹脖子或者扭断颈椎之类出血量较少的手法,但杰克知道,这次他并没有这样。廓尔喀人的弯刀可以如同利斧一般劈斩,这就是奈布所做的,他斩下了对方的头颅。

等到杰克善后回来的时候,奈布没有再擦刀了,他还是那个姿势,头仰在扶手上,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杰克站在沙发背后,俯身伸手,手掌跟奈布搭在下腹的手贴上,一向警觉的omega颤了一下,没有抗拒。

“我带你回床上吧。”

“嗯。”奈布轻轻应了声,他感到杰克绕到了沙发前,手臂穿过他的腿弯,另一只手垫进他的后脑跟扶手之间轻轻托起。他被alpha横抱了起来,他歪了歪头倚在对方的胸口,alpha的信息素逐渐包围了他,同样是血腥味,这却成为了良好的安抚和慰藉。

 

“嘿,既然没什么事做了。”奈布从下方看着杰克,还伸手去挑他下巴,“要不要说说话啊。”

“我很乐意,亲爱的萨贝达先生。”杰克低头吻了他的额头。

“……你能不那么叫我?”奈布没有躲开。

 

 

1

“你既然厌恶战争,为什么还会当兵?”

“因为我没有选择啊。”

 

 

奈布·萨贝达从来不喜欢战争,只是那个时候,年幼的廓尔喀人在战火中失去双亲,生活容不得他自己选择。与失去生命和被送到奇怪诡异地方的孤儿相比,奈布已经算是幸运的了,他被父亲的一个旧识军官收养,然后就顺理成章地在军营里活了下去。

在养父的庇护下,虽然辗转各处,饱尝硝烟的生活称得上艰苦危险,但奈布觉得还算不错,他想自己以后大概也会像养父跟他身边的alpha士兵一样投身战场吧——直到他迎来自己的分化。

当那股高热袭上来的时候,奈布还没反应过来,很快他都能闻到自己烈酒味道的信息素在整个空间疯狂逸散,而且自己完全控制不住,他意识在本能的驱使很快瓦解,陌生的空虚感和渴望占据了他,直到失去意识的时候他还在想着,这一切他妈是怎么发生的?

然后过了不知道多久,他转醒过来,要不是额头还残留着高热的温度,他几乎要觉得之前之前一场梦。可能是由于已经分化的原因,他对其他人的信息素更加敏感,尤其是alpha的,奈布耸了耸鼻子,闻到了铁锈的味道,那是他alpha养父的信息素。

“你真把我吓到了。”奈布听见养父的声音,然后是一声不长的叹息,“你该庆幸你没在大家面前分化,要不得惹出多大乱子——你知道这种地方有个omega意味着什么。”

奈布当然知道军营中的omega是什么身份,只是他做梦也想不到……他咬了咬唇,“呃……对不起,我……”他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自己算是辜负了对方的期望吗?但奈布依然相信自己的能力并不逊色于普通士兵,这与他是alpha还是omega无关。

“这不是你的错。”男人这么说着,又是一声叹息,奈布听到站起来和走近的声音,他转了转头,看见对方伸手递过来了什么东西,“但是你要知道,从现在起你必须学会习惯它——”

抑制剂。奈布在心里念到,他当然知道这玩意的存在,只是想不到自己会有依赖它的这一天。他咽了咽,又抬眼看了看居高临下看着他的高大军人,他点了点头,“……我知道了,我会的。”

行吧,奈布在心里对自己说,去他妈的omega跟alpha。

 

“最近最好别去人太多的地方走动,这里满是alpha,”他的养父离开前跟他那么嘱咐着,“如果你需要什么就来找我。”然后他停顿了一下,一张心直口快的军官很少会有难以启齿的样子,“我很抱歉,奈布,别多想。”

待到房间里的人离开,铁锈味的信息素逐渐散去,奈布吸了吸鼻子,他翻了个身,看到那个人走后散落了的用光了的抑制剂,他皱了皱眉。一想到那些药剂在自己的身体里血液中涌动,奈布就觉得难受的要命,而他心里又清楚得很,他需要这东西,否则他就会像某些命运悲惨的omega一样,他可不想被奇怪的家伙标记。

虽然他现在生理上是个omega,然而自小在一堆alpha中长大,奈布心里上几乎可以说跟alpha别无二致,还有他的能力他的意志他的骄傲。就像跟什么赌了气一样,不知是跟他omega身份还是还没发生的其他什么,奈布并不想离开这个地方,虽然无时不刻充斥着alpha的信息素让他觉得并不好受。

他凭什么要因为该死的omega身份就离开让他长大的地方?操他的,他偏不,奈布并不觉得一个omega身份就能阻碍他的步伐。

 

第一次有放弃这种想法的时候,是没过几天他依旧处在发情期中,奈布依然没习惯omega的体质,或者说根本忘了他的身体发生了何种变化,然后他就顺理成章的,忘了随身带抑制剂,接着发生了什么不言而喻——无名烈火冲得他几乎站不稳,当然紧接着他就不得不扶着墙弓起身子。他来不及庆幸自己没离自己房间多远,然而他很快就发现,这种状态下每走一步对他的双腿来说都是极大的考验。腿上的肌肉就像失去了力量,他贴着墙挪着步子,觉得连时间都失去了意义,奈布根本不知道自己脑子里在想什么,或者说本能里生出的欲求填满了他的思维,他从来不知道渴望也能如此痛苦。

直到抑制剂进入身体,心理上才下意识地放松下来,奈布仰躺在床上喘息不止,他都能闻到自己烈酒味道的信息素,那味道浓烈得他自己都觉得呛得慌。不知道过了多久,随着意识逐渐压过本能回到上位,奈布深呼吸着,他动了动腿,发现裤子已经湿了一片。他嫌恶地低低啧了一声。

他这样还能继续在这里生活下去吗?他们所进行的战争是否还需要他?奈布不知道自己还要不要坚持下去,还是离开军队,作为一个普通的omega生活下去。

奈布再醒过来的时候,发现房间里多了个人,他的养父正在收拾奈布用过的抑制剂。

“你要习惯它,除非……你知道我的意思。”

奈布闷闷地应着,他抬手用手掌盖住脸,呼吸之间依然残留着烈酒的味道——他不是很喜欢酒,因为那会让他丧失自己,就像这该死的omega体质。

“如果你想和我说什么,尽管来找我。”

奈布的呼吸滞了一下,听着军靴踩在地板上越来越远的声音,他忽然觉得眼眶发紧。

也许他确实需要什么。

 

从幼时被收养进军营开始,奈布就很少主动向养父军官寻求什么。他的父亲是廓尔喀雇佣兵,异于其他家庭的训练般的教育一直伴随着奈布,直到他进了军队,弯刀不离身的习惯和时刻的高度警惕心就已经根深蒂固,完全不需要同僚强调什么,只不过除了刀还会加上把枪——同样根深蒂固的还有固执的脾气跟独立的行事风格。

奈布倒是没觉得他有多固执,很少向人寻求帮助倒是真的,但是眼下他觉得,自己可能也无法独自应对了。

 

“奈布·萨贝达,我想你已经想好了?”

奈布把帽子紧扣在胸前,按在上面的手指不自觉地屈伸着,他吸了口气,“我希望您能替我保守秘密。”

“继续说。”

“我想继续待在军队里。”

“奈布。”

“是。”

“你是omega——当然我是说你和大多数的omega不一样,我的意思是,这一点会给你带来很多麻烦,连我也不清楚会有什么。”

“我知道。”

“我当然会替你保守秘密,如果你需要,我也会为此起誓。”

“不您不必,我——”

“把它当做命令。”

“是。”

“如果日后你因为自己的原因暴露,奈布,”男人停顿了一下,代表下面将是重要的警告,“你要清楚,那就是你的错误,而我会依照规矩处理你。同样,如果你因为omega的原因误事,你会受到更严厉的惩罚,你可以将这视为我的条件。”

“是。”

之后男人沉默了,他看着奈布,雇佣兵的后代,天生的战士,成长在军队的士兵——这样的孩子,为什么偏偏是omega?

“我全都了解了。”

如果说,当年的他投身军队与战火为伍是生活的唯一选择,那么现在的他留在军队继续与战争纠缠不清,则是他主动做出的选择,他想要通过战争,向自己向其他人,证明一些东西。

奈布·萨贝达从来不喜欢战争,但他更厌恶成为一个软弱的omega。


-TBC-

评论(9)
热度(1756)
©毛熊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