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佣】《血与酒》番外2《所谓约法三章》(ABO R18)

*第二个番外,开tmd车(?)

*前情主页内有目录归档

*其实几个月前正文还没写到一半的时候,这番外我就先脑补完了(  结果拖到现在xx

*奈布在线作死惹杰克,可能会有bug

*铁骨铮铮萨贝达要什么孩子!


禁止发情期外性行为,禁止强迫性性行为,禁止进入生殖腔

禁止使用抑制剂,禁止未经允许接受雇佣兵工作,禁止不遵医嘱的活动。

——杰克&奈布·萨贝达约法三章


“你把我叫过来,就是想让我看看你天天过的多悠闲?”

“不不当然不是,”奈布给玛尔塔倒着茶水,不知怎么的他有点心虚,就跟背着长辈交往了什么不该接触的人一样,“我只是想问问最近有没有活儿。”

“那你打电话不就行了,或者过来找我……等等,难道是——”

“不没有!他没限制我的活动!”

“你那么紧张干嘛?”

“呃……”奈布摸了摸鼻子,“因为我觉得你一直不怎么喜欢他。”

“我确实不怎么喜欢他。”玛尔塔抿了口茶,抬眼看看搓着手指的奈布,“但是你毕竟选择了他,我也不会说三道四,更不会阻止,况且你现在看着还过得不错。”

过的还不错?奈布愣了愣,脑子里就浮现出了每天杰克的样子,玛尔塔看着他脸上的表情变化,轻轻叹口气,“至少现在从你的样子看来,我并不认为你接受他是错的。”

奈布不自在地咳了声,赶紧转移了话题,“所以玛尔塔,有我可以接的工作吗?报酬无所谓。”

“应该有吧,我得回去确认一下,不过你先告诉我,怎么突然想接活儿了?”

“也没什么原因吧……有点无聊,感觉自己快生锈了。”

“真不知道杰克是雇着你还是养着你。”

“玛尔塔——”

“你确定杰克那边没问题?”

“你帮我保密一下,他那边出事我自己担着,我明天去找你?”

“老规矩。”玛尔塔喝了口茶,又补了一句,“你是不是根本不打算让杰克知道?”

奈布咧咧嘴,“我有的是办法不让他知道。”

“啧,我真不想被牵进你们的私事里。”

“放心啦玛尔塔,出不了事。”

转天奈布从玛尔塔那儿拿到了雇佣合约,粗略地扫了一眼,是个宴会安保的活计,看着就挺轻松,而且还雇了不止他一个人,可能唯一的问题就是……奈布觉着太简单了。

“比我第一次的活儿还简单。”

“知足吧,这是我挑出来的最适合你的了。”

“可是——”

“别可是了,不接拉倒。”

“我接我接。玛尔塔,这周末你需要夜间安保吗?”

玛尔塔知道他的意思,那宴会就在周末晚上,她又不傻,于是干脆地拒绝,“想让我当你的挡箭牌?没门。”

“艾玛跟艾米丽呢?”

“你自己去问,她俩一般对钱来者不拒,你又不是不知道。”

“帮我问一下,佣金三七开。”

“什么理由?”

“呃……我觉得艾玛比我会找理由。”

“行行行。”


“奈布,我周末会晚些回来,也有可能不回来。”杰克收拾完了餐桌,坐到窝在沙发里的奈布身边。

奈布露出些许惊讶的样子,虽然半数是装出来的,“我的alpha终于要夜不归宿了?”

“别乱说。”杰克笑着在他鼻子上刮了一下,在奈布抬手抓他的时候故意没躲开,“有个邀请,其实你可以跟我一起去。”

“我不去。”奈布果然干脆地拒绝了,他的手从杰克的手腕慢慢挪到手掌,指头在掌心点点按按,“我不喜欢那种地方。”

“那好吧,周末我自己去,你就当我夜不归宿好了。”

“嘿,这么正大光明的么?”

“你若是跟我去就不一样了。”

“免谈,而且周末晚上我有安排。”

“什么?”

“艾米丽最近有点麻烦,不怎么太平,托我晚上去护一下。”

对于艾米丽,他们算是一直亏欠着人情,毕竟当时不管是对奈布还是对杰克,都是帮了大忙,所以杰克并不认为奈布的话有何不妥,“如果要我帮忙尽管说。”

“不会有啥事,以前又不是没有过。”

“周末我下午出门之后就不回了,晚饭你自己解决一下吧。”

“好,我知道了。”看起来没起疑心,还是艾玛厉害啊。奈布忍不住在心里叹了一句,他已经打算周末晚上如果完事得早,就去酒吧凑合一晚上了。

杰克在他头上摸了一把,又亲了亲他的额头,“那就这么定了。”


奈布习惯性提前了半个多小时到达了雇主要求的地方,宅邸还真不小,家仆们进进出出地为晚宴做着准备。奈布和其他被雇佣的同伴在书房见到了那位富商雇主,还有他的管家,他们被再次重复强调了一遍雇佣内容和要求,奈布有一耳朵没一耳朵听得漫不经心,倒是抓住了最后一句重点——他们被要求换上侍者的服装。

这是希望他们装扮成侍者混入宾客之中,来保证安全吧,听着还可以。而等他们换完了衣服,又听了半天侍者的工作要求,甚至还进行了简单的工作讲解,奈布只得耐着性子听雇主的安排,他突然觉得,可能这工作会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无聊。

好不容易结束了喋喋不休,雇主终于领他们看看宴会场地了,奈布想要来宾客名册,但被管家婉拒,并解释核对宾客的工作会由雇主的自家仆人来完成,奈布就没多说什么了。

宴会场地在雇主宅邸的庭院中,奈布和几个同伴交流了一下,划定了宴会场地的负责片区,约定了暗号手势之类的,之后他们便分散到了宅邸各处,熟悉地形构造顺便巡视,等待着晚宴开始。

宴会的被邀请人一般都会允许携带一人,奈布看着成双入对的宾客时,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杰克已经多次想带他出席类似的活动了,但都一一被他拒绝。要说理由,诚然奈布确实不怎么喜欢这种社交场合,不过还有便是要他以伴侣身份在上等人宴会中抛头露面还是有些……咳,毕竟作为雇佣兵,他已经习惯于以受雇者的身份参与了。

其实现在看看似乎也没那么难办,大不了全程呆在杰克身边有事都丢给他应付就好了,要不……下次试着答应他看看吧?

随着到场宾客越来越多,奈布和同伴们也加入了侍者的工作。伪装和服务的工作都不难,奈布持着托盘在人群中穿梭,同时暗暗绷紧心弦观察着自己片区内的情况。果然跟他想的一样,无聊的任务——

不经意往另一面同伴负责的片区瞅了一眼,奈布就被自己的发现吓了一跳,收回前言,这活儿可能不会无聊了。

“周末我会去参加宴会,你就当我夜不归宿好了。”

脑子里响起了那天杰克的声音,眼里就是杰克跟人交谈的样子,奈布怎么也没想到杰克所说的,跟自己接的工作是同一个地方!

哈,夜不归宿。奈布把这个词又在心里重复了一遍,他当然知道杰克这么说是在开玩笑,不过眼下对方正被三个女士围着交谈,如果不是清楚对方的品性,奈布就要再次理解一下夜不归宿的意思了。

杰克是个alpha,还是很有魅力的那种,然而是已经有了主的。但问题是,奈布的omega腺体曾受过的伤,影响了他自己的信息素释放,导致他几乎在杰克身上留不下什么气味,就算他们朝夕相处,同时,杰克alpha的信息素也无法在他身上驻留多久,就算是发情期的标记。

这大概是奈布第一次觉得,自己腺体受伤的后遗症有多麻烦,留不下,存不住——他根本没办法从信息素上对伴侣宣誓占有主权!

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奈布发现自己竟然盯着那个方向看了半天,这对于现在需要隐藏起来保护宾客的他来说简直是大忌,他赶忙收回了目光,往人更多的地方挪了几步。

他称不上是在吃醋,只是突然发现了自己对这个alpha的占有欲望,平时他总是持着放任随意的态度惯了,对杰克去哪儿接触谁并不上心,现在看来,自己那么想只是不知道对方接触了谁而已——现在看都看到了他总不能当看不见了,但是偏偏眼下的状况……他瞒着杰克在这里,而杰克只是在社交,他又不能说什么更不能撞破。

奈布·萨贝达你可真是太蠢了。奈布在心里骂着自己。说不在意自己的alpha如何是骗谁呢?对所有物放任自流,都不知道该说是心大还是愚蠢了——跟他是否信任杰克无关,奈布只是觉得自己曾经所抱持的那种不在乎,简直太可笑了。

他本以为自己一点也不在意也懒得干涉杰克的社交生活的,然而现在看来……奈布暗暗咬了咬牙。看来下次他必须跟着杰克出来一趟了。

心里那么想着,奈布表面上还不能泄露出来,他面带微笑地给一对宾客奉上托盘里的酒水,殊不知心里憋了团快爆炸的火焰。他忍不住又去看了几眼杰克的方向,只觉得对方脸上那副笑容也扎眼极了,就算……奈布心里清楚,那只是杰克所恪守的所谓绅士守则。

这事完了回去之后,他必须得做点什么了。奈布下意识地抿了抿唇,不管是什么。


时间过得很快,不久便是深夜了,而宴会场地内仍是灯火通明,夜深了加上晚宴一直都很顺利,雇佣兵们不免有些懈怠,但奈布并不敢完全放下,他知道自己必须熬到这些人都安全走光。

在去重新给空托盘装满酒杯的空档,奈布打了个哈欠,眼睛无意识的往上瞟了一下,然而这一下让他捕捉到了一丝不正常的闪光,军人烙在骨子里的本能让他意识到,那反光来自狙击枪。所有的倦怠和无聊在瞬间被一扫而光,奈布完美地控制住了自己的表情,拿着盛满了的托盘往同伴的片区晃过去,向他们传递了消息。

他记得那个角落,可以作为狙击点来使用,那么目标是谁?但无论如何留给他的时间并不多了。他看到三个同伴先后离开,应该是去处理了,希望对方还没发觉,奈布开始思考如何拖住……或者说扰乱他的行动。

若说目标,奈布的第一反应自然是宴会主人,但此时那位富商旁边的人围得正多,并不好下手,况且他的同伴也在那附近,而第二反应……

该死的……杰克也在这,奈布不能不去想到他,毕竟这人有过不少被暗杀的经历,其中甚至包括奈布自己,他当然知道杰克的仇恨值有多高。奈布想着往杰克那边看了过去,他发现杰克依然笑着,但却是一副向她们告辞暂离的架势。

他想去哪里,他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被盯上的猎物是最有自觉的,况且杰克一向是谨慎的那一类——奈布选择相信他。

在杰克身边的人陆续离开,杰克本人开始移动的时候,奈布也开始了行动。他干脆直接往那狙击点看了过去,又是闪光,奈布几乎下意识地确定了枪口的指向——这是在杰克行动的时候,对象是谁不言而喻。

奈布干脆地撂下了托盘,向杰克的方向移动过去,他已经不敢再看其他地方,只希望自己能再快一点。不知为什么,他突然无比庆幸他们都在这里。

在奈布冲过去按倒杰克的同时,他听见了金属划破空气的刺耳声音,也感到颈后一片火辣辣的烧灼疼痛。之后人群被惊动的喧哗声响他都没在意,他只知道自己成功护住了身下的这个人,虽然他完全不敢去看杰克的样子。


杰克被一股蛮力撞倒并按在地上的时候,脑子还没反应过来,但是压在他身上的人的感觉他简直不能再熟悉了,虽然他只能看见伏在他胸口的人有着棕色的头发。对耳边爆开的各种声音充耳不闻,杰克觉得对方有些粗重的呼吸声填满了他的耳朵,还有强烈的心跳声。

他应该疑惑、慌乱还是愤怒?

他不知道,张了张嘴,什么也说不出来。

很快他们就分别被人搀扶了起来,杰克才看到了对方的样子,穿着侍者衣服的人有些狼狈,站起来就被其他仆人拉到了一边,以至于杰克没办法看到他的脸。

一个名字滚到嘴边呼之欲出,但他硬是咬住咽了回去,他觉得掺杂着愤怒和疑惑的火焰在胸口逐渐聚集,焚烧他的脏腑,简直要爆裂开来,脑子里也在嗡嗡作响,他不得不用深呼吸来抑制,而这幅样子在外人看来更像是惊魂甫定。

宴会的主人跟着迎了上来,关照他的情况并不住地道歉,杰克勉强整理了自己的状态,接着话回应着对方,脑子里却是挥之不去的那个被带走的矮个子背影。

然而一想起来,胸中刚压下去的情绪就又涌了上来,收紧了的手指不禁攥皱了衣角。


由于突发意外,宴会也就戛然而止了,仆人们忙于安排宾客们回程,而杰克作为意外的焦点,则是富商亲自护送。虽然脑子里还是乱糟糟的,胸中的情绪也无法完全压抑,但他已经冷静了不少,至少他想好了要做什么。

“请问方才救下我的,是您的仆人吗?”

“不,他是我临时雇佣而来的……您找他有事吗?”

“没什么,只是想表达一下感谢……我能见见他么?”

“没问题。”

富商向身边的人吩咐了几句,不多时,他们就看到还穿着侍者衣服的雇佣兵被领了过来,然而谁都没发现,当他跟杰克眼神相交的时候,他们都颤抖了一下。


奈布知道自己已经彻底暴露了,颈后被子弹蹭到的地方还隐隐作痛,而他根本无暇顾及,脑子里都是杰克的样子,刚才被带走的时候,天知道他根本不敢去看对方一眼……但他分明知道杰克就紧紧盯着他,那目光简直能在他后背上灼出个洞。

在他完全还没想好要怎么面对杰克的时候,就被通知刚才他救下的那位指名要见他,听见这消息的时候奈布下意识地哆嗦了一下,空虚的恐惧在心里蔓延。

眼下就算杰克表面上看着多冷静有礼,奈布也知道这人底下压抑了多少情绪,毕竟衣角被攥出来的褶皱还在呢,这让他的不安又增长了几分。

“请您允许让他护送我到家。”

奈布愣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见富商欣然同意,并告诉他护送结束之后他的工作就完成了——这意味着,他的命令行使权到了杰克手上。

之后直到跟杰克上了车,奈布的脑子里都是一片空白。

 

石墨

评论(25)
热度(1251)
©毛熊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