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佣】《血与酒》番外1《第一次》(ABO)

*第一个番外,关于日常的,第一次只是单纯的各种第一次的日常而已没车

*前情主页内有目录归档

*日常写的挺糙的,还蠢蠢的,没什么质量,当成糖随便吃吃好了x

*下一个番外万字车还在弄xx


1

就像以前奈布所认为的那样,他和杰克身处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到现在他也说不清他们是如何走到一起的,但是眼下他已经答应了杰克,再想什么也没用了。

只是奈布活了27个年头,大半的人生都在枪林弹雨刀尖枪口里讨生活,再加上在omega的性征下苦苦挣扎隐瞒,对于感情之事,他无暇顾及也实在生疏,所以到了需要他回应的时候,奈布几乎可以说是无所适从。

“那就这样,你尽量用相似的行为来回应我,而如果我让你不舒服了,就尽管告诉我。”

“相似?”

“举个例子。”杰克一边说一边伸手,往奈布的右胳膊过去,奈布见状愣了愣,然后慢半拍地抬起胳膊,“对,就是这样——你有什么感觉?”

这就是他们第一次牵手……有点意想不到。

奈布看着他们交握的手,真的思考了一下,“触感,体温,力劲。”

“还有呢?”

“嗯……不讨厌。”

“那就好。”杰克用了点劲儿捏捏他,雇佣兵的手结实粗糙,由于受伤他的骨节甚至有点变形,但并不妨碍他们的肢体交流和接触,“在你握你的刀时,如果它是人,大概也算是牵手了吧。”

“你在乱说什么。”

“下次出门的时候再试试吧。”

“嗯?”

“我只是想到,我们还没一起出过门。”

2

和杰克住一起之后,不算养伤的时间和随他外出工作的时候,奈布基本就没出过门了,反正以前他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他除了采购锻炼也不经常出门。

“我们先去个地方,然后去采购。”

“做什么啊?”

“暂时保密,反正没害处。”

这阵天越来越凉,奈布穿衣服倒没什么变化,杰克知道他喜欢兜帽衫,就只给他加厚了衣服的布料,外套风衣倒是也准备好了,但奈布总觉得还没到时候,所以还没穿过。

而杰克也没什么变化,毕竟这个人可以一年四季都穿正装。出门前杰克对着穿衣镜打领带的功夫,奈布坐在沙发上翻报纸,不知道为啥他最近总是喜欢翻报纸上的各种广告。

“杰克,我们中午饭在哪儿解决?”

杰克从镜子里能看见他,他偏了偏头,“在外面吃吧,你有什么想法?”

“听你安排。”

“那下午茶?”

奈布闻言挑挑眉,因为过去的某些事,他对下午茶不可避免地有点敏感,但是偶尔出去晒着太阳喝茶也不错,“可以。”

“晚饭?”

“你别得寸进尺啊,我可不想带一堆东西陪你走一天。”

“好好好。”

3

可能是并非休息日的缘故,街上的人并不多。奈布走在靠前的位置,而杰克亦步亦趋地跟在他的右后方,时不时告诉奈布行进的方向。

“这是去哪儿啊?”

“说了保密,反正就快到了。”

“好吧,那你告诉我要买什么?”

“衣服。”

奈布挑挑眉,买个衣服还这么神神秘秘的做什么?

最后他们在裁缝铺停了下来,奈布没直接走进去,他等了杰克走到他身边,“就是这儿吗?”

“没错。”杰克应着,他伸手去碰奈布的手,而奈布又是慢半拍地才抬手去回应,于是他牵起了奈布的手,推门带他进入,“我想给你订套新衣服。”

杰克没有去看奈布的反应,只是觉得自己轻轻捏在手中的手颤抖了一下。

4

“没什么必要吧……我又没机会穿。”奈布不自在地两只手都插在裤兜里,杰克看上去是这里的常客了,正熟络地跟店员老板父女俩打招呼,“还是你觉得我自己的衣服不够配你?”

“哪有的事,别这么说,我只是觉得,别人会有的,你也应该拥有。”杰克转回身对他笑笑,“而且我想你穿的话,一定英俊极了。”

杰克总是能无比自然地说出这种让他脸红的话……对此奈布的反应就显得笨拙极了,他抬手扯了扯兜帽,“那你还瞒着我干嘛?”

“想给你个惊喜?说真的我有点怕被你拒绝。”

“可我刚才也拒绝你了啊。”

“但毕竟我都把你带过来了,你回心转意的可能性会更大。”

奈布翻翻眼睛,如果在家里他肯定会果断拒绝……但是在这儿,都到这份上了,他都不好意思说不了。

见奈布没有再反对,杰克跟一旁的店主点点头示意,“来吧,这位先生会带你去里面量尺寸。”

“那你呢?”

“我就在外面等。”

5

杰克在留作专门为客人等待而设的地方坐下,刚一落座,店员姑娘就熟门熟路地给他递了茶水。

“您可是好久都没来了,杰克先生。”

“最近有点私事要忙。”

“没想到再来就是带着人来的呢。”

杰克听得出对方话里的意有所指,下意识地愣了愣,“没想到被看出来了啊。”

姑娘眨眨眼,她习惯性地把茶盘抱在胸前,“这不是很明显的嘛。”

“明显吗?”

“当然啦,我跟爸爸认识您几年,虽然这不是您第一次带人过来,但是这次这位……嗯……明显跟以前的都不一样啦——他是您的伴侣吗?”

“啊,是的。”

“嘿,先生,希望说了您别生气,说真的我们都没想到,您选择的伴侣……嗯,会是这样的人——我是说,他是跟我们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哦不会,我当然不会生气,毕竟我也觉得他完全不同。”

“他是beta吗?”

“很遗憾猜错了,”杰克抿了口茶,慢悠悠地说,“他是omega。”接着他看到眼前的姑娘掩嘴轻轻发出惊呼,“说实话,如果不是知道先生您是alpha,我几乎以为他是个alpha。”

“真巧,第一次见他的时候,我也是和你一样的想法。”

“他是做什么工作的?”

“他是个军人,不过已经退役了。”

“您在治疗他吗?”

“算是吧,他是我的病人。”虽然现在已经不止是病人了。

“哇哦,那你们在一起的时候一定很浪漫啦。”

杰克也只是笑笑,“多浪漫说不上,不过从我的角度看……困难更多吧。”

“哦您肯定不会知道,有多少姑娘会因为您有了伴侣而伤心。”

“别这么说,小姐,不过每个人都会拥有自己合适心仪的人,我只是很幸运地遇到他了。”而且我希望对他来说也是如此。

6

“好啦,他在里面穿衣服,马上就能出来。”身材胖胖的男人从里面走了出来,他脖子上还挂着卷尺,往烟斗里慢条斯理地塞着烟丝,“时间老规矩,或者我让人给你送过去也行。”

“没事,到时候我来取就好。”

“倒是,你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啊?”

“嗯?”

“嗯什么?你和他啊。”他用烟斗指了指杰克又往里面的方向点点,然后叼在嘴里抽了起来,“我刚和他随便聊了几句,真没看出你最后会喜欢这样的。”

“只是觉得合适了而已,不过结婚的话……我觉得我们还没到那种程度。”

“嗨,早晚的事,你早点想着点也没坏处。”

奈布出来的时候,杰克已经准备好在等他了,他抖开兜帽戴上,走到对方身边,“还有什么要做的吗?”

“没了,过几天来取就好了。”

“然后呢?”

杰克抬头看了眼店墙上的挂钟,“去吃个午饭,下午再去采购。”

“好。”奈布应着,他想迈步却犹豫了一下,接着他抬起胳膊去抓了杰克的手,“走吧。”

在自己的手被对方主动牵起来的时候,杰克整个人都发了愣,他的感官一下子都集中到被对方抓着的手指、跟对方紧紧贴合的手掌上了,直到走到店门口了,他才如梦初醒一般地向店主父女俩道了再见。

7

“你们聊什么了吗?”

“哦……他和我说了点你以前的事。”

“什么?”

“比如就一开始你一来店里,能引来不少小姑娘。”

“咳,很久以前的事了。”

“你这样的本来就容易受欢迎,我又不是不知道。”

“还有什么?”

“还有啊……就没啥了——说起来,我们之间有那么明显吗?”一眼就被看出来了。

“我跟他们认识也好几年了,一眼看出来不算奇怪了,然后呢?”

“啊……就是说了点我跟你看着一点也不像会在一起的……之类的。”

“他开玩笑的,你可别当真啊。”

“我又不傻,当真做什么?我只是在想,确实不像。”

“就算再不像……现在已经这样了,还有什么办法?”

“哪样?你可别得意忘形,杰克。”

“没有没有,我只是高兴而已。”

“杰克。”

“嗯?”

“晚饭,我倒是有个想法。”

“哦?”

“回去再告诉你。”

“……你怎么也……”

“跟你学的,惊喜。”

8

吃过了午饭,按着出门之前准备的采购清单,买一项划一个,不知不觉就到了下午三四点,已经到了下午茶的时间。然而路过肉铺的时候,奈布忽然放缓了步子,这并非在他们计划之内。

“怎么了?”

“进去看看。”

“跟惊喜有关吗?”

“嗯哼。”

奈布在店里溜了一圈,然后在杰克略带惊讶的目光中,挑了只整鸡并吩咐晚上再送过来。

“算了,懒得接着瞒了,”奈布看着杰克登记上自己的名字和地址,“晚上就弄这个——哦对,不要肢解处理,到时候我来弄。”

“你还藏着一手呢。”

“我早就说过我会做点东西……你又不是没吃过。”奈布耸耸肩,“军队里有时可管不了吃什么,就只能自己动手了。”

9

初秋下午的阳光还算暖和,他们在靠窗的桌子坐下,杰克点了茶点和一壶茶,奈布则在慢悠悠地折纸巾,脑子里回想着以前被告知的做法,不管多少次他还是想说,上等人可真是麻烦。

进来之前奈布就摘了兜帽,棕色的头发在阳光里染了一层暖烘烘的颜色,杰克眯起眼睛,如果这是在家里,他大概就伸手去摸几下了。

“是不是觉得很麻烦。”

“不习惯而已,不过权当晒晒太阳,也挺好。”

“诶,为什么你不问问我上午跟人家说了什么?”

“问你做——好吧,你跟人家小姑娘说了啥?”

杰克滤茶叶的动作停了片刻,虽然他知道奈布不是那种在乎平时人际关系的那种,但是怎么就觉得这话跟吃醋了似的?

“问了你跟我的事。”

“你怎么回的?”奈布往茶里加着糖跟奶,拿了勺子慢慢地搅着,小心地没碰着茶杯壁发出声音。

“如实说了,她还问我你是不是beta。”

“果然,毕竟我身上没有信息素的气味。”

“你真的像个alpha,奈布。”

“猜错让你失望了,先生,”奈布故意用着微妙的腔调措辞,取了三明治在咬上去之前,对他咧嘴一笑,“我是omega。”

“你有没有发现,现在我和你提到这方面的事,你的反应没那么强烈了。”

奈布等吃光整个三明治并咽下去之后才开口回答他,“没什么可反应强烈的了,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很高兴你能这么想。”

“怎么了?”

“该说你不再回避这个话题了么?”

果不其然奈布皱了皱眉,“你觉得我以前总是在逃避?”

“也不算总是,毕竟你基本不愿意和我聊这些。”

“没人愿意总把自己的弱点暴露给人看,杰克。”

“性征不是你的弱点,奈布,你不觉得你在发情期外一只手就能撂倒一个普通的alpha么?”

“但是发情期是omega带来的,这就是我最大的弱点。”

“那么,奈布,你愿意把你弱点暴露的时候交给我么?”

奈布往茶点上抹果酱的动作停顿了一下,连沾到了手指上都没在意,“合着半天你就想说这个啊。”

“我只是觉得如果弱点能被保护起来的话,就不能称之为弱点了。”

“你要替我保护它?”

“我可以拥有这份荣幸吗?”

“就算我说不,也没什么用。”

“正面回答我,奈布。”

“……我愿意接受。”奈布给出回答之后就没再说话,但是等了一会儿杰克都没出声,他看着对面往盘子里沾奶油的绅士,“杰克,你在害怕吗?”

“怕什么?”

“怕我……呃,怕我不接受你。”

杰克的动作停顿了一下,然后他放下了抹奶油的刀,“大概是我被你拒绝太多次了。”

“所以你还想赖我喽?”

“那你也别想把自己摘清楚啊。”

奈布看着他泄露出了点怨愤的表情,突然笑起来,他觉着对方这样可比平时那副游刃有余的样子顺眼多了,“有什么好怕的呢,杰克,我要是不接受你,就不会还在这和你喝茶说话啦……不过这么一说,你弱点也挺明显的。”

“不,奈布,我的弱点一直没变过。”

“那我也得好好保护你的弱点啦。”奈布把点心塞进嘴里,舔了舔嘴角沾着的奶油,咽下之后继续说,“毕竟我被你雇着也不能不做事。”

“那么这样一来,弱点就都不存在了。”

奈布眯起眼睛,他看见对面的人又恢复了往日里那副笑得温和的模样,不过他也看见,对方眼中那退去了担忧和紧张的一片释然。


“为啥我们每次下午茶都要讨论这种事。”

“那你想讨论天气吗?”

“……一点也不想。”

10

杰克家的后院并不大,而且大部分的地方都让他辟出来种花花草草了,奈布只得在最远的角落里搭火堆。自从退役之后,他有好一阵没弄过这东西了,不免有些跃跃欲试。他在杰克的厨房拿到了送来的整鸡,当时他特意挑了只小的,又清洗了一下,利索地拿刀拆了脊骨,扯去了几块皮。

调料这种东西在军队里都是稀罕东西,毕竟多一点东西都意味着负重,所以能用到盐就不错了,而眼下他手上不止有盐,还有胡椒跟孜然。

杰克站在后面看他折腾,倒了油跟调料混在一起往皮下抹,然后是表面,又在被砍开的里侧也抹了一遍。

“以前也会这么做?”

“差不多,但我们总是赶时间,不会耗那么久。”抹完了油跟调料的手上油光光的一层,奈布抓了毛巾擦手,他看了眼窗外,天已经擦黑了,“杰克,帮我去把火点了。”


面前的火堆噼噼啪啪地烧着,奈布在他对面盯着火上架着的,而杰克看着火光下映着的他的脸,蓝眼睛里跃动着欢快的火焰,不知怎么的忽然想吻他,当然中间隔着个火堆他也不敢乱动。

他好像看到了这个退役军人还活在战场上的样子,当然这并不会是他当年的全部。

“想什么呢?”

“啊,在想我要不要去给你调点酱料。”

“好啊。”

于是杰克起身去了厨房,再回来时手里拿着个小碗跟木刷。

“拿什么做的?”奈布接过来耸耸鼻子,“蜂蜜吗?”

“嗯,你等下涂上去吧。”


“你刚才不是问我在想什么吗。”

“嗯?你想了什么?”

“我在想你以前的样子,在军队的时候。”

“啊,以前有机会的时候,经常会跟人偷偷烤东西吃。”奈布手里拿着根木棍扒拉着眼前的火堆,火光在他眼底跳动着,忽明忽暗,看得出他现在正在兴头上,话也多了起来,“没打起来的时候得着空,就去跟其他人抓吃的回来,翻出来自己或者别人偷藏着的酒,然后听他们谈论自己的女友妻子孩子,有可能还会吵架什么的,但是总是不敢闹太大声,毕竟都是偷偷做的——我觉得那大概是他们除了回家之外最喜欢的时候,而那时候对我来说军营就是我的家了。”

奈布抬手转了转烤架,他站起来,一只手捧着酱料碗一只手拿着木刷,细致又快速地抹着酱料,酱汁混着油滴落下去,激出了上窜的火星,也腾起了带着甜味的香气。

“当时有几个烤东西手艺很棒的家伙,我跟他们学了不少,但其实到了战场上,能吃着熟的东西就不错了,谁还会在意味道呢。我们带的东西很紧张,行军的时候多带一点都是重量,就算是一小袋盐……更别提有时候我还会不小心把东西烤焦。”

“烤焦的东西就只能自己吃了呗,外面焦糊里面还没熟之类的,当然我现在已经不会了——嘿别那么看着我,杰克,这才几年我哪有那么容易退步?”

中途奈布还伸手拿刀削了一块,一边嚼着一边又削了一块喂给杰克,“差不多了,还得再等会,”奈布擦着刀说,“哎你知道吗,以前我经常是负责收拾食材的,飞禽牛羊我都经过手……没有为啥,他们说我刀口快——你这不是废话么,我的刀能用为啥不用,我们盐都带不起,哪儿还有地方多带把刀干这个?”

“有时候长官也会一起——哦,我不记得我有没有说过了,我是他收养进军队的。”

“后来我离开了,就没机会也没心情再弄这些了,所以说实话现在让我有机会……我挺高兴的,杰克。”

杰克听见奈布吸了吸鼻子,又咳了一下,如果他没记错,这是奈布第一次和他说那么多以前的事。

“我等下去拿点酒吧。”


在他们抹了两遍酱料之后,奈布卸下了烤架,把烤的还在滴油的肉块丢在旁边桌上的盘子里放着,让杰克带着先回了屋里。

奈布熄掉了火堆,仔细检查了是否有漏网之鱼的火星,才离开后院,这阵天已经黑的差不多了,火灭了之后风一吹还有点冷。

而先他一步进屋的杰克已经布置好了餐桌,甚至为在两个人的盘子里放了卷心菜和黄瓜做配菜。杰克取来的酒当然比他记忆中喝过的那些劣酒好得多,至少不会辣得他流泪呛鼻子,就像有团火从嗓子眼烧到肚子里,但是酒精入口他还是觉得眼眶热了一阵,仔细想想,自从他受伤之后就很久都没喝酒了。

“怎么样?”

“和厨房里出来的完全不同的风味。”

“那是当然——喔,你调的……啊,用的蜂蜜是吧?也是我们以前完全没试过。”

“还是因为没有条件?”

“我们能有盐就不错啦,哪儿还奢望那么齐全的?”

“奈布,我真的很庆幸你的胃能那么健康。”

“啧,至于么?你要是从小都在那样的条件里活个十多年,总归都会都习惯啦。”

不过现在,他也要从那十多年里走出来,习惯眼前的一切。

11

“奈布,我好了,你去洗吧。” 

“喔,好。”

“今天你过来睡吗?”

“……做什么。”

“什么也不做,只是最近天凉了,怕你自己夜里不舒服。”

“……好吧。”


想想他们第一次一起睡,还是上上周的事。转凉换季,夜里本来就越来越阴冷,更别提下雨的时候,于是奈布的旧伤不可避免地再次发作。

他不喜欢镇痛剂,他的办法就是强忍着,就算一晚上都睡不着,要不就是好不容易睡着了又被疼醒,蜷着身子用新的疼痛刺激遮掩连绵不绝的旧痛,如此恶性循环。

而杰克在发现之后的手段则更为强硬,他直接半夜闯进奈布的房间,不由分说地就把缩在床上发抖的人抱起来就走。奈布浑身作痛使不上力,挣扎了半天还是被带到了杰克房间。

“要不我就去你房间,反正你不能光忍着不睡觉。”

“谁说我不睡了!”

“奈布·萨贝达,请听你的医生的话。”

“……”

约法三章摆在那儿,奈布还能有什么选择呢?

他第一次睡在了杰克房间,跟他一个床铺。

那雨断断续续下了三天,奈布就跟他睡了三天。

之后奈布跑回自己房间睡的时候,杰克也没阻拦,毕竟他再叫奈布过来睡的时候,这家伙的态度也没那么强硬了。

不过奈布依然很防备睡着的杰克做什么,而事实上杰克什么也没做,偶尔接吻都是奈布同意了的情况下——只是杰克没告诉他,有一次半夜醒来他是被奈布的胳膊压醒的,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人就滚进他怀里了胳膊还横他脖子上……倒不是睡相不好,只是冷了吧。

于是杰克轻手轻脚把他胳膊挪开,试探性地抱着睡着的奈布呆了会儿,还是把他送回了床铺另一侧,最后没忘帮他把被子压好。

不管怎么说……慢慢来吧,时间有的是。

12

过了几天,杰克去取了给奈布订做的衣服,果不其然又被店主老爹叼着烟斗灌输了一通该结婚就赶紧办事的说辞,而杰克只能有一句没一句地应着,然后取了东西就走。

杰克倒不是也想让奈布跟他自己似的成个绅士什么的,他只是觉得奈布那么穿一定会很好看,当然若是以后到了奈布会答应他跟自己出席什么的时候,能派上用场就更好啦。

“就这样?”奈布对着镜子,里面是裹在正装下的他,他不太自在的动了动肩膀,拉了拉领子,歪歪头看后面坐着的杰克,“是不是少点什么?”

“还有领带呢。”杰克站起身,从装衣服的袋子里取了领带,“我教你打?”

“好啊。”

于是杰克从身后贴过来,双手绕到对方胸前,将领带压在领下,然后放慢了手上的速度,让奈布从镜子里能清晰地看到他双手的动作。奈布皱着眉,其实记着这一串过程并不难,只是他感到身后比他高一个头的男人有意无意地碰到他的肩膀和后背,说话声和吐息都缠绕在耳边,让他不自觉地想走神。

“记住了?”

“嘿,让我在你身上试试看怎么样?”

他们侧对着穿衣镜站着,奈布抬手捏住杰克被解开的领带两端,花了几秒回忆过程,然后他有了动作,压覆、缠绕、穿进、翻出……最后在杰克的指导下稍微修饰了一下外观。

“怎么样?”

“很不错。”

杰克毫不吝惜自己的赞叹,奈布的手压在刚打好的领结上,停了片刻,然后往上爬,越过脖颈到了下巴,轻轻捏住。他从对方的蓝眼睛里看出了笑意,还有点得意的味道,于是杰克应着他俯下身,跟他交换了一个不长不短的亲吻。

13

“说真的,你到底为什么要给我订这衣服?你明明知道我没什么机会穿的。”

“没什么原因,只是想看你不同的样子。”

“你确定?”

“相信我,你现在和我想象中的一样英俊。”

“嘿!”

杰克看着奈布低下头,失去了兜帽的遮掩,雇佣兵泛红的脸颊无处掩藏,只得撇过头去不再看杰克。

“你是我所见过的,独一无二的唯一。”

他轻轻地如此说道,亲吻从额头慢慢向下,满意地看到奈布红了耳朵。

“你也是我见过的……最奇怪的那一个。”

独特、奇怪,但是合适。

他忽然想起和自己絮絮叨叨合适就结婚之类的话的那位先生,有句话他倒是很赞同——只要觉得合适,那什么时候都不算晚。

哦他当然,当然渴望和他结为伴侣,但杰克又明白,他们的过程不可能像普通的alpha和omega一般,毕竟他是那么无与伦比,他们是如此与众不同。

他们这才刚刚开始,还有那么多没接触过的,不过没关系,他可以等,等到他们经历过每个第一次。

 

—END—


评论(18)
热度(843)
©毛熊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