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鲁赛德战记】追逐(涅斯组 斯内克×斯派洛)

追逐
*涅斯组,斯内克×斯派洛
明显搞基倾向,不适请退出,司令的单箭头感觉可能有些重
*有个人脑补剧情,各种胡说八道,结尾是自己编的
官方剧情不给他们结局好气啊……心疼司令我老婆x
*是个还债,本来答应人的……结果拖到退坑了才写完
写的也不怎么样,凑合着看吧

1
斯内克领命去了他国战场的第二个星期,被留在涅斯的斯派洛接到了一封电报。那时候还是个军官的斯派洛一向都起的很早,他从靶场回到室内,就看见那封看着很普通的电报被放在了他的桌上。
以往的斯内克独自带人执行任务的时候,并没有往回发信的习惯,其实斯派洛拆电报的时候,心里就已经预料到了什么。
但他怎么也不会想到,那天之后,他再也没见过穿着涅斯军装的斯内克。

2
涅秘团的很多人都知道,斯派洛崇拜斯内克,并追逐着他的步伐,一步不拉,但是没人知道,斯内克在斯派洛心中的分量。
在斯派洛眼里,斯内克执行过不知道多少凶险万分的任务,他是组织的荣耀,是涅斯的利刃,更是他所憧憬和追逐的存在。
当年的斯派洛比士兵更瘦小一些,斯内克抓着他的手纠正他端枪的姿势,斯派洛的脑子一半听着教导,另一半想着斯内克身上散不去的烟草味。
斯派洛付出了更多的努力,肩膀被步枪的后坐力震到青紫,上药的时候还被斯内克撞个正着。于是年轻的军官叼着烟皱着眉给新兵上药,动作倒还算熟练,但是还不忘调侃,“嘿你这么不自在做什么,不好意思?谁最开始都有这个时候!”然后斯内克就像打开了话匣子一样,开始断断续续地讲着他还是新兵的时光。斯派洛静静的听着,时不时抽抽鼻子,呼吸之间都是斯内克的烟味。他想,既然都是一样的,那他一定能追上——他想成为唯一一个有资格站在斯内克身边的人,辅佐他,一同为涅斯效力。

3
斯内克被俘消失之后,斯派洛喉咙的旧伤复发了一次,这次病发差点毁了他的嗓子,之后他的声音变得更加沙哑,而且为了防止再次感染,斯派洛干脆整天整天戴上了防毒面具。这没什么不好的,他想,就是呼吸和说话的时候有些吵,但是他会习惯的。
就像他正努力习惯斯内克从他的生活中消失。

4
烟草和酒,对如今斯派洛喉咙的情况无异于找死,事实上他的喉咙意外被毒气侵蚀之后,连斯内克在他眼前抽烟的时候都少了很多。
第二年的时候,斯派洛被派遣到树星战场,在某次战斗结束后,他从废墟上带回来一个小姑娘。他知道自己就是毁了她家园的人,也知道也许让她解脱更好,但他还是庇护了她。
斯派洛想,也许他能从这个女孩身上证明到什么。
就像当年斯内克将他带进组织。

5
第三年,斯派洛也来到了当年斯内克最后一次去的地方,这次是他在那里作战。
他将斯佩妮也带了出来,她已经开始学习用枪了,斯派洛不确定自己能不能教好。
“斯派洛!那些俘虏会被怎么样?”
“带回涅斯呗。”
“然后呢?”
斯派洛想了想,“应该就会杀掉了吧。”
“会交给斯派洛做吗?”
“不知道,也许会,也许不会。”斯派洛停了一下,补充道,“如果是命令,我没有拒绝的权力。”
当年的斯内克,作为这个国家的俘虏,遭遇了怎样的对待呢。
斯派洛突然很想去主动申请,由他来处决这些人。

6
斯派洛第一次执行了处决俘虏的命令,他有种大仇得报的解脱感。斯佩妮知道他不是残忍嗜血的那种人,但斯派洛下令的时候,她分明从他身上感受到了渴望和狂热——她不知道这些情绪的对象。
“斯派洛,你喜欢杀人吗?”
“不喜欢,但每个人都渴望复仇,不是吗?”

7
斯派洛认为自己终于忘记斯内克的时候,他再次听到了那个名字。然而不是军方电报,也不是正式通知,而是流传在普通民众的口中——那个人,成为了反抗涅斯的英雄。
英雄啊,斯内克不管去哪做什么,都是能成为英雄。
但是这次,与斯派洛没什么关系,硬要说关系,大概斯派洛能成为那位英雄作为反抗涅斯的功勋之一。
斯派洛去确认了这个消息的可靠性,直到他拿到了斯内克现在的照片,他的身体才颤抖起来。他看着那个脱去了涅斯军装,穿着雇佣兵野战装备的斯内克,他突然感到了陌生。但很快对方帽子上那个倒置的徽记就让他的呼吸滞了半拍。

8
他所追逐的目标,背叛了他。
斯派洛突然觉得,这五年来他自己的所作所为,有多么可笑。

9
斯派洛将自己关在了房间里,谁也不见,也没在看那张照片。他在防毒面具后艰难地呼吸着,疑惑与痛苦交缠着,到最后,浓重的失望涌上来。
好啊,事到如今,自己已经不能再追随他的步伐了。
那就由他来站在他的对立之处吧。

10
斯派洛在去见总司令的路上见到了尤利娅,她似乎是刚从戴克那里出来,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大概是经过了一场争吵。斯派洛和她简单地打了招呼,他知道对方跟总司令之间的关系,并没有多问,倒是尤利娅叫住了他。
“斯派洛,你有没有想过,我们被隐瞒着真相?”
斯派洛疑惑地眨眨眼,防毒面具下嘶哑地吸了口气,“你在怀疑总司令吗?”
“不,我只是………我不希望因为自己被蒙在鼓里而铸成大错。”
“我只做我认为正确的事,我相信我自己的判断。”
尤利娅叹了口气,“那就去做吧。”

11
出任了涅秘团的司令官不久,斯派洛就开始着手准备围剿斯内克的行动了,同时他的情报官向他提供了更多关于斯内克的信息。
斯内克,你一定不会想到是谁在对付你。
领导涅秘团是斯派洛的梦想之一,而关于斯内克的那部分已经缺失,永远也回不来了。
没人比我更了解你,斯内克……有些东西是多久也不会变的。

“斯派洛,真的要这样吗?”
“是的,他背叛了国家,这是我必须做的。”
他也背叛了我……斯派洛没有说,他追逐的目标背叛了他,蚀骨灼心的疼痛无时不刻在他的胸口翻腾,就算他给斯内克找借口,也无法改变这个人毫无解释地离开。
击败他,抓住他,告诉他自己站在了与他对立的同样高度,这样也算是……追上他了吧。

12
涅斯国内似乎出了什么事……但斯派洛无暇顾及,他正忙于处理斯内克的游击雇佣兵。
尤利娅会纠集革命军反抗总司令,这是斯派洛始料未及的,但他并不认为戴克会这么容易就被击败,况且总司令并没有向他下达停止追击、回国增援的指令。
只是斯派洛想不通,被总司令收养的尤利娅,为什么会背叛他。

“你相信总司令吗?”
“是的,我相信……总司令的意志。”
斯派洛只知道他只有相信总司令,才能达成自己的目标,他才能……追上斯内克。

13
“听我说,斯佩妮,这是我的命令。”
“我只有一个要求,在我请求空中支援的时候,你不要犹豫不要阻止。”

当这一刻来临的时候,斯派洛的手都在激动得发抖。
“这么多年没见你,枪都拿不稳了么,斯派洛?”
“这么多年没见,被枪指着要怎么做也不知道了吗,斯内克?”
这个被称为最强雇佣兵的人闻言愣了愣,随后他举起手,“你真想杀我。”
“当然,这是总司令的命令。”
“总司令……当然,他们当然想让我这次永远消失。”
“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斯派洛,我当时最后悔的就是,没把你也带出来。”
斯派洛拿枪的手重重抖了一下,好在防毒面具遮掩了他所有的表情。
“斯内克,你背叛了组织、国家。”
“我敢说,我背叛过的只有你。”
“……”
“现在才说已经太晚了,斯内克,回不了头了。”
“是的,太晚了,但还不是毫无机会。”
“我不会背叛。”
斯内克摇摇头,“你不知道尤利娅在做什么。”
“她背叛了总司令。”
“她在做她认为的正确的事。”

斯派洛接通了涅斯通讯频道,一阵嘈杂电流过后,他听到了一个声音。
“斯派洛,我们都被蒙在鼓里,别铸成大错。”
“你入侵了涅斯的通讯?”
“不,是占领。”尤利娅停顿了一下,“戴克已经不在了,斯派洛,你还相信他么?”

14
“相信?我相信的人已经背叛了我!”斯派洛咳嗽起来,他喉咙的旧疾让他觉得呼吸不畅,“只有效忠总司令能让我……让我……我没有选择。”
“那么斯派洛,你效忠的,是总司令,还是涅斯?”
“我……”
“现在的涅斯,是属于革命军的。”
“尤利娅……你到底做了什么。”
“我只是把涅斯从使徒手里救出来而已,斯派洛,戴克差点葬送了它。”
“效忠没必要为错误而死,而且也不意味着不会被背叛。”
“如果我说,斯内克曾经被国家背叛,你会相信吗?”
“………”
“我要……听他亲口告诉我。”斯派洛沉重地呼吸着,他没有去看斯内克,“我要回涅斯。”

15
事实上,在听见尤利娅的声音时,斯派洛就知道自己已经输了。
但结果不同在于,他自己是否活着。
而现在他选择了活着面对所有真相,而不是死的不明不白。

他和斯内克是在审讯室里谈的,没有任何录像和旁观者,斯派洛摘下了防毒面具,长时间不见阳光,让他的脸有些苍白。由于直接呼吸了带着灰尘的空气,斯派洛咳嗽了好一阵。
就算没有防毒面具,他的声音依然嘶哑难听,他从斯内克的脸上看到了惊讶,和一丝……痛心?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什么都不告诉我,但现在我要所有真相。”
斯内克说出了几年前他所经历的一切——被国家背叛出卖,被敌国俘虏险些惨死,侥幸逃脱后看清了涅斯军方的本质,然后就是……揭竿反抗。
“我不知道……你会被影响得那么厉害,斯派洛。”这个雇佣兵搓着手指,透着一些紧张,“我没办法告诉你,也怕你不会相信。”
“别找借口……斯内克。”
斯内克叹了口气,“说得对,你相信我,我却背叛了你。我夺走了让你和我站在一起的机会,斯派洛。”
“……”
“呃所以现在……你还愿意给我个机会吗?”
斯派洛点点头又摇摇头,他什么也没说。

16
“告诉我,尤利娅,我会被革命军怎样处置?”
“事实上,不会怎么样。”尤利娅眨眨眼睛,“斯内克知道自己会把你牵制在涅斯首都之外,因此保证了你完全没参与到其中,所以在这场革命中……你什么都没做。”
“至少从我的角度,你的人身安全不会被怎么样,不过被革职是肯定的。”
“事到如今,司令官的头衔……也没什么意义了。”
“放下得那么快?”
“你要知道我是为了什么才想成为司令官的。”
“也是,所以还有个好消息。”
“什么?”
“斯内克重新回到了涅斯,他的名誉已经平反,已经是个名副其实的英雄了。”斯派洛并不明白为什么尤利娅会突然提起斯内克,但她的后半句让斯派洛的心脏狂跳起来,“而你的处置权……将会移交给这位英雄,你觉得你会被怎么样?”
“我……”
“你希望如何?”
斯派洛张了张嘴,他觉得防毒面具后他的眼眶热疼起来。
我希望……希望依然能追逐他,一直追随他,就像当初他所决定的那样,始终如一。

17
“这么拼死拼活地把人要过来,我都快觉得你爱上他了。”
“有什么错吗?”
“什么?”
“我抛弃了他那么多年,不可能什么都不做就一笑了之,事实上我不知道要怎么弥补他,呃……尤利娅,我要怎么做?”
“很简单。”尤利娅趁拢头发的时候,偷偷按了一下耳后的通讯器,把后面的声音都传了出去,“找到他,说清楚。”
“会不会……太直接了?”
“直接?你不直接还想等多久?斯内克,看看你自己的年龄,再看看他才多大。”
“……”
“详细来讲就是,找到他,亲手把他的防毒面具摘下来,给他一个吻,告诉他你想什么。”
“……我还是再等等——”
“你等什么?”
斯内克一回头,看见进来的人时,一时话都说不出。
斯派洛把通讯器还给尤利娅,道了声谢,在尤利娅离开之后,他在斯内克旁边坐下。“瞒着我?”
“我不是那个意思。”
“你知道我一直在恐惧什么,斯内克。”
“我……”
“你能消除我的恐惧。况且,你不是一直都想看我么?”
摘下他的防毒面具。斯内克抬起手。
给他一个吻。斯内克凑过去。
告诉他。“你已经追上我了。”
我们终于可以,站在一起。

—END—

评论(10)
热度(30)
©毛熊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