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 @Parrrrrr 啪总的雾生条漫的看图说话,对话框台词太撩人了,遭不住
*大白话写手在线添油加醋,一早上飞快摸鱼
*许愿番外开车啊爸爸!

这是寄生第一次造访监管者的住所,比他想象中的要敞亮,没什么太多阴暗的感觉。他之前就打听过了,雾鹗的房间在最里面的楼梯口旁边,偏僻得很,有点像他本人的感觉。
他站在门前,知道自己应该敲门,却怎么也抬不起手来,一路上心里微妙的不详之感生长蔓延,在此刻爬满了他的心。狼敏锐的听觉让他能捕捉到常人所听不到的细微声音,眼下只隔着一道门,他却觉得自己听不到什么动静——本以为是雾鹗不在,但他分明能听见……呼吸声。
雾鹗就在这里,一门之隔。
寄生的脑子里突然响起了雾鹗的声音,『我喜欢你。』
怎么可能。寄生埋下头,他有时也庆幸对方是雾鹗,这个傻乎乎的家伙对他几次三番的敷衍都没有一次发火质问,虽然他想好了很多借口,但是……一次都没有派上用场。
可能这次就……
寄生推了推门,他惊讶地发现门没上锁,就像是在等着谁来一样,他的心脏难以抑制地狂跳起来。
他下意识地耸耸鼻子,那些花香差点让他打喷嚏,但这不是杰克有时候身上会带的玫瑰花香,而是……他看到了雾鹗。
这个高瘦的家伙就在床上,床脚堆了一些破碎的花瓣,寄生走过去,将手里的东西随手放在桌上,才过了几天不见,他没想到对方就成了这副模样。
雾鹗明显也看到了来者是寄生,他歪了歪头,试图给他一个笑容。他现在连面具都没带,本来还算整洁的衬衫凌乱起皱,这一点儿也不像他,除非……除非他现在的状况是根本没办法打理自己。
他看起来……奄奄一息。寄生徒劳地张了张嘴,他的脑子里明明有那么多的借口开场白,但此时他一个字都说不出来,毕竟没有一种适合现在。
他想过,对方是不是终于放弃了,毕竟被发了一百多次卡一点也不好受;也想过,对方是不是在欲擒故纵躲着他,就像当时白纹对二哥似的——但现在看来……什么复杂的原因都不是,这个人只是单纯的,没办法来见他了而已。
为什么不发火呢,为什么不问呢,为什么……一句话都不说。
待到雾鹗张开嘴,寄生才发现,这个人已经是发不出声了,甚至呼吸都变得艰难,然而当辨认出对方的唇形,他觉得心脏都被紧紧摄住了。
『我喜欢你』
他的唇颤抖着,努力开合,但他依然挣扎着“说”,他的喉咙里带着嘶哑,每一次呼吸都将空气染上诡异的花香和血腥味。
寄生看着他,被雾鹗一贯地直直注视着,现在怎么也挪不开眼睛,他的目光无比认真,就像……每次都被他避开的那样。
不管被拒绝,被回避,被敷衍,多少次,这个人始终如此,从没变过,就算是到了现在,动都动不了,话都说不出的时候,他依然努力在传达着,他的“喜欢”。
寄生突然发觉自己抱有的那么多猜想、顾虑、怀疑、恐惧是如此多余可笑,在那一百多次的告白里,都无端地施加在这个人身上——他固执地在他们之间凭空筑起了高墙,用自己曾经的伤痛作为挡箭牌,拒绝否定了一切。
并非所有的话,说太多次就变得不再珍贵。
至少这个人所说的一百多次的“喜欢”,每次都像第一次的那样,同样珍贵,同样……美好。
『我喜欢你』
他从未说谎。
他却一直在说谎。
寄生觉得眼眶热疼,他下意识地埋下头把自己隐藏在狼皮下,但又马上抬起头。他抬起手,指头触到了脸颊,那更凉的体温从指尖流窜全身,让他忍不住打颤,然后是另一只手,他捧住了对方的脸。
就算已经听过一百多次还想继续听下去,他知道自己再也听不腻他的声音,听不烦他的那些喜欢。
他俯下身去,他终于第一次主动做出了回应。
想听他说满一千次,一万次,想听他一直说下去……只要他能说出来。
“蠢死了……”他咬住牙,自己都听得出声音里带了多少鼻音,他吸了吸鼻子。
他虽然一时还还不上那么多句,但是没关系……
在发现雾鹗慢慢抬起手做出拥抱的样子时,他一把将他抱住,双臂紧紧扒在对方后背,手指攥紧了他的衬衫。
至少他还能从第一次开始,慢慢来,不再猜忌,不再回避,不再恐惧,把真实的自己……展露给他。
他埋在雾鹗外套领子的羽毛里,抽着鼻子,呼吸间充满了对方的气味。
“你这傻鸟。”
无比庆幸,还不算晚。

评论(9)
热度(976)
©毛熊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