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佣】血与酒28 完结(ABO)

*alpha(贵族私人医生)杰克×omega(退伍军人 雇佣兵)

*正文的最后一更,因为内容并不多,所以连着更了

其实结局走向从上一篇就可以看出来啦不是吗x

*还是那句话,我很不擅长写谈恋爱……一些细水长流的东西就自行体会吧x点到为止,另外番外里也会补一些

*在犹豫要不要写个完结感言啥的……又好像没啥好说的

啊对了,好多人问我来着,暂时没有出本的打算,毕竟又穷又懒,弱小可怜无助

写手挑战的车我写完了半条命都写没了



28

对于奈布来说,生活中真正加进另一个存在,是件并不容易的事,尝试比奈布想象中的要困难,毕竟他太习惯自己以前的样子了,于是他不得不强迫自己去回应杰克。 
杰克则建议他们从各种小事开始,碰触、牵手、一同出门……甚至接吻和上床,习惯这些看起来简单又自然而然的东西,竟然花了他们接近半年——至少最初的奈布依然不怎么喜欢在发情期外的频繁性////事。 
随着时间一点点地流过,奈布在受雇保护对方之余,也逐渐熟悉了作为杰克医生的助手工作,他替对方记录来访电话,记下病患的情况,替他安排行程,随他出诊,同时也接受着杰克对他的维护。 
最终等到奈布反应过来,他才发觉自己离当初的尝试已经走出了多远。 
有时候奈布也会想起自己做过的一个梦,关于他自己也关于omega,但他已经能清楚地区分开,眼下的生活与梦中有何不同——至少这其中是交融了付出与得到,渗透了双方的情感,以及不断积累着的理解。 
他想,自己大概是慢慢理解杰克说过的一些话了…… 
啊,总归这次算是没食言啦。 
 
清晨,天气挺好,奈布习惯性地起的很早,时至今日他依然保持着晨练的习惯。而床上的另一位并没有因为他的动作清醒,最多是在奈布要翻身下床的时候蹭过来,胳膊往他腰上勾。 
“杰克,松手。” 
“你今天……去哪儿?” 
“不去哪儿,还是河边,一个小时。” 
“嗯……别回来太迟。” 
“啊啊,我知道,我会带着表的。” 
奈布一边应着一边抓着他的胳膊往外掰开,可能是因为没睡醒的缘故,正常状态的杰克并不会那么缠人。 
“那我……等着你。” 
事实上杰克的起床时间和奈布没有相隔太长,毕竟杰克得保证对方回来的时候能吃得上早饭,况且他自己也不想错过清早自己哪位主顾打来的预约电话。 
 
吃过早饭,奈布倚在沙发里看报纸,翻着翻着,忽然感到后方头顶有什么凑了过来,他抬了头,就看见俯身趴在沙发背上的杰克。 
“你今天没有预约吗?” 
“有,但我安排到了其他时间。” 
“喔,那是今天有其他事吗?” 
“没错。” 
“那你还缠着我做什么。” 
“你要知道,奈布,在我眼里没有事比你更重要。”杰克弯着眼睛,一副笑眯眯的模样,他总能无比自然地说出让曾经的奈布脸红心跳的话,但如今奈布明显已经习惯了。他撇撇嘴,低下头视线又重新回到手里的报纸上,“有话直说,什么事。” 
“我想带你去订做一对戒指,店铺那边我已经预约好了。” 
奈布无法否认,他听见戒指那两个字的时候,心里重重坠了一下,跟着更多复杂的情绪就蔓延上来,在胸口冲撞,涌动不休。而杰克说这话的时候,他的语气就像说着“我想带你去订做一套西装”一样,平静又随意。 
捏着报纸边缘的手指不自觉地用了劲儿,奈布甚至觉得自己的掌心出了汗,他深吸了口气,沉默了一会儿,用了尽量平稳又带点跳脱的语气,“你既然都预约好了,还想来征求我的意见?” 
“那是自然,你会拒绝我吗,戒指的另一半?” 
奈布心里又是重重一下,那些强压的冲动甚至让他觉得胸口发紧作痛,他不动声色地睁闭了几下眼睛,抿着唇,他觉得如果杰克再说下去什么,他可能……可能真的就…… 
“奈布?” 
“啊……我,我当然……该死的,杰克!”奈布突然丢掉手里的报纸,他转了身抬手抓住身后的alpha的领子,毫不犹豫地用力拉低,“我他妈怎么、怎么会拒绝你?——你都在问些什么废话!” 
说到后面,连奈布自己都听得出来,那声音里已经隐隐染上了哭腔——啊去他的!这种时候,凭什么要忍着! 
杰克面对自己气势汹汹一副要揍过来的样子的omega,他依然笑着,只是伸手捏住了对方抓着他领子的手,而奈布在杰克碰到他的时候就松了劲儿,于是杰克捏着他的指尖,轻轻揉着雇佣兵带着茧子的粗糙手指,他低下头,唇在对方手背上短短地贴了一下。 
“荣幸之至,奈布·萨贝达先生,那么请容许我带您立刻出发。” 
等待那个骄傲的雇佣兵从那围墙中走出来,他已经等了太久,而现在,他一刻也不想再等下去。 
奈布没有接话,他看着杰克的眼睛顿了几秒,忽然反手抓住了对方捏着自己的手,另一只手则按住了沙发背,胳膊用劲将自己撑了起来,他径自主动贴了过去,近得让alpha身上血腥味的信息素从他感官中肆意地渗透进去。 
奈布眯起眼睛,感到额上传来了温暖柔软的触感,而且还在往下慢慢挪移,他闭上了眼睛,故意拉长了声音,慢悠悠的。 
“可以啊,杰克先生,请带我去吧。” 
他曾经用了十年筑起围墙,保护自己的脆弱,而他没有想到,让他最终决定拆毁它的会是他自己。毕竟事到如今,他已经有了新的可以依靠的存在,而且更加坚固——他已经没什么可害怕的了。 
 
“哎,你还记得你以前问我,你喝多了那天晚上说了什么吗?” 
坚冰依旧,只是已不再拒绝烈火。 
 
—END— 


*下面是25里,醉鬼杰克的逼逼内容的原出处

斯宾塞的三首情诗


丝毫别沮丧,虽然她无动于衷,  
越是难,硬是不肯改变她倔强的傲慢:  
这种爱和那卑劣的情欲不相同,  
得到,就越是坚贞不变。  
坚硬的橡树,树液还没有枯干,  
要很久才能点燃起明亮的火苗:  
而一旦燃烧起来,它就会发散  
巨大的热力,使火焰直上九霄。  
同样,也很难在温柔的胸中点着  
新的热望,并能够永存不泯:  
深深的创痛必打下内脏的印槽,  
用死亡才能切断的纯洁热情。  
因此,别总是指望不费心血,  
就能编织出一个永存的同心结。 


我的爱人像块冰,我像火一把; 
那么,怎么会这样:她这块寒冰 
竟不因我这火热的欲望而融化, 
我越苦苦恳求她,反倒越坚硬? 
又怎么会这样:我的极度热情 
并没有被她冰冷的心肠所平息: 
我反而热汗滚滚,烧得更起劲, 
并感到我的火焰猛增不止? 
还能讲什么比这更大的奇迹, 
熔化一切的烈火竟使冰变坚: 
而冰与麻木的冷漠凝结在一起, 
通过奇妙的设计,竟把火点燃? 
这就是高尚心灵中爱的力量, 
它能够改变自然发展的方向。


如同一只船驶在茫茫的海面, 
凭靠某一颗星辰来为它导航, 
当风暴把它可靠的向导遮暗, 
它就会远离自己的航道飘荡: 
我的星辰也常常用它的亮光 
为我指路,现已被乌云笼罩, 
我在深深的黑暗和苦闷中彷徨, 
穿行于周围重重的险滩暗礁。 
但是我希望,经过这一场风暴, 
我的赫利刻,我那生命的北极星, 
将重放光芒,最终把我来照耀, 
用明丽的光辉驱散我忧郁的阴云。 
在这以前,我忧心忡忡地徘徊, 
独自儿暗暗地悲伤,愁思满怀。 


杰克可牛逼了三首混一块逼逼

奈布其实后来还是偷偷去查了x

评论(31)
热度(797)
©毛熊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