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白黑】WOW paro(魔兽世界 死亡骑士×术士)

*几年前萌生的梗 当时没有系统想剧情 

*WOW世界观下 不是网游 所以会涉及很多WOW历史和相关名词(地名历史之类的不知道怎么解释就……感兴趣的自行百度?)

*朱雀狼人死亡骑士  鲁鲁修人类术士  这样的设定  更多详细设定内详

*虽然觉得没接触过WOW背景的理解起来可能会困难 但是这几天有人说想看 就把比较完整的剧情写了一下 大概就是这样 


故事主体是wow历史的巫妖王时期,当然最早的相遇青梅竹马是更早的时候,如果可以成系列,时间轴仍然会按照历史向后延伸。

朱雀是吉尔尼斯城出身,也是后来的狼人主城(大灾变时期废弃)当然他小时候狼人诅咒还没有发生。那时候格雷迈恩国王闭关锁国,筑起的格雷迈恩高墙阻挡了城邦与外界的联系。

朱雀算个官二代,从小习武,以后理论上当然要接他爹的衣钵。

鲁鲁修家是旅行商人,跟他爹旅行行商,路过朱雀老家呆了一年半载,借宿在朱雀府邸中。所以这俩人从小就一直搁一块鬼混。

然后故事从这里发生


朱雀一开始也是人类,后来受了狼人诅咒才发生的变化。当然鲁鲁修不知道这事,他早在王国遭受灾难之前就离开了。

小时候俩人鬼混,朱雀虽然野,但是教养不错,吉尔尼斯本身是个英伦风浓郁的城邦,所以他也算是个绅士坯子,礼帽风衣手套拐杖带烟斗,也挺帅的。

鲁鲁修是个挺有学问的小孩,很有经商头脑,喜欢看书,朱雀每天练武的时候他就在边上看书等他。


鲁鲁修曾经说,他以后应该会做个旅行商人,他要通过经商买下一个城邦 。

朱雀听了表示,哇那我以后可以在你出行的时候保护你啊。

鲁鲁修就笑他,你不是说要继承你父亲的职位吗?

然后朱雀就开始纠结。

其实鲁鲁修知道,这不太可能,毕竟只要高墙不倒 也许朱雀永远也没法走出他的城邦。

他当然没想到,有一天他会一语成谶。


旅行商人不会在一个城邦逗留太久,鲁鲁修终究是离开了。临走前他跟朱雀见了一面,想了想把自己最常看的诗集送他了,虽然他知道这货不喜欢看书也看不懂 。朱雀也没想到他会送东西,想了半天把自己的怀表塞他了,还说以后如果还能遇见得有东西辨认对方啊。

鲁鲁修走后,朱雀就像他所想的那样,习武、效忠国王 准备继承父亲的职位。

但是他没能如愿。

彼时高墙之外,天灾入侵 瘟疫横行,城邦的高墙虽然一定程度上抵御了亡灵,但是没能阻挡狼人诅咒。

狼人诅咒的来源很复杂,有人为了某个目的故意传播了这诅咒。

只要被中了诅咒的人咬伤挠伤就会染上诅咒,狼人诅咒逐渐在城里蔓延。

朱雀自然会为了保护平民和受了诅咒的狼人战斗,不幸的是他也中招了。但是与其他被感染者不同的是,他没有被监禁起来,而是被大法师阿鲁高带去了影牙城堡。

因为狼人诅咒的影响,他的心智被野兽的那一面控制。 从被迫为大法师效命,再到被巫妖王杀死,被重生为死亡骑士被巫妖王奴役,这个过程中他基本都是没有自我意识的,甚至毫无记忆。


他的自我意识觉醒是在东瘟疫之地,那里巫妖王与他的死亡骑士的驻点。阿彻鲁斯要塞高悬天空,巫妖王需要新的士兵为他效命。

为了让朱雀彻底抛弃过去完全受制于巫妖王的意志,他被命令亲手杀死了自己曾经的长官,那个人临死前的一些话触动了他,但巫妖王的意志禁锢着他的灵魂,并没有起到更大的作用。

为巫妖王卖命做了很多事之后,一部分死亡骑士受到了帮助找回了自我,摆脱了巫妖王的奴役,追随大领主莫格莱尼独立,成立了黑锋骑士团。

这个时候才算是朱雀真正找回自我意识的时候,但是因为失去自主太久,过去的记忆几乎忘光了。他不太记得过去的事了。在动身去暴风城的前一天整理东西的时候,他发现了鲁鲁修曾经送给他的诗集。

天知道这个东西那么多年了竟然还在,但是他没什么印象了,也不记得哪里来的,只是读着上面的文字觉得很熟悉。

其实在他死前经常看这些诗,有的甚至可以背出家来,虽然不太懂啥意思。

朱雀觉得既然自己活着的时候把这个保存的那么好,可能是很重要的东西,就接着收好了。

之后他就要和兄弟们启程了。


然后说鲁鲁修。

他听说吉尔尼斯遭受狼人诅咒的时候已经是很久以后了,他想去那里看看,但是所有人都劝他不要去,天知道高墙之后在发生什么可怕的事。

那时候他已经成为了一个独立的商人,和父亲在不同的商路行商。 

然后在一次路中偶遇了cc,之后就再也没能成功摆脱她。

cc说自己是个魔女,真正和恶魔签订了契约的那种,说自己总有一天会帮到他

cc倒是没说谎,她是个术士,和恶魔有契约的那种。这些她没告诉鲁鲁修,跟着鲁鲁修的车白吃白喝而已。

鲁鲁修当然不信她,但正逢那时商路很乱,cc确实在危险的时候救过他,所以他就没驱赶她。

鲁鲁修彼时只是个普通人,他见过了cc救他的时候使用的那些邪恶但充满力量的魔法,他感觉不是很舒服,但是毕竟那股邪恶的力量救了他的命。

完成了那次旅程后,cc劝他回家,说自己也想去他家乡附近的地方,等他一到家就离开。鲁鲁修也担心自己家里出事,就听了她的话。


世道越来越乱,亡灵天灾横行,除了大城市没有哪个地方是安全的。鲁鲁修就是在酒馆投宿的时候,得知了自己家乡被亡灵入侵毁灭的消息。

cc就像是猜到了这一切一样,她问鲁鲁修打算怎么做  鲁鲁修没理她,把自己闷在房间里待了一整天。  

之后他和cc说,他要她的那股力量。

cc马上就同意了,不过条件是鲁鲁修跟她学还得养她。

鲁鲁修没有回去自己的家乡,被亡灵入侵的地方是不会有生还者的,要不就是被同化成行尸走肉。 

他经商了那么多年,积蓄是有的,养俩人还算绰绰有余,就是cc太踏马能吃了。

他那时想的就是要复仇而已,那时候巫妖王已经去了北极(黑锋骑士团独立之后),他知道自己还没办法,就在暴风城住了下来(顺便做奸商) 等着王国的远征队。

那几年里他同样在寻找朱雀的消息,虽然他觉得大概率的可能是,朱雀依然在那高墙后面,生死未知。


(顺便补一下朱雀狼人死亡骑士的细节设定

人形和狼人状态可以随意切换,因为狼人状态更适合战斗,所以战斗中通常是狼人。

死亡骑士的眼睛是蓝色的,有微光的那种。 

朱雀没有像其他同胞一样经历人的理智与狼的野性之间意识挣扎的时期,也没有接受德鲁伊的净化,直接从巫妖王的意志掌控中挣脱之后,就获得了自如控制人与狼的能力。)


鲁鲁修在城中等待去往北极的远征队的时候 ,朱雀正在去往城中的路上,他要和同伴向国王报道,并传达黑锋骑士团大领主的消息。

朱雀还没记起鲁鲁修,鲁鲁修还不知道朱雀还“活着”。

朱雀和同伴向国王传达了巫妖王的计划,并加入了联盟阵营,然后国王集结了远征队,准备出征北极。

浮空的阿彻鲁斯要塞作为黑锋骑士团的大本营,已经移动到了北极,朱雀要和同伴先行去北极向大领主报道,并没有和远征队一起。

所以他们在城里没有重逢,这是鲁鲁修看来,其实死亡骑士进城的时候,他在街上。由于本能,他自觉避开了死亡骑士身上冰冷的死亡气息。

虽然这货也是跟恶魔邪恶厮混,但毕竟不是死的。

死过一次又被拉起来重生,介于生死之间的死亡骑士 让他本能的不想接近,当然他不知道那是朱雀。

而朱雀都还没记起他,看了脸也不会有触动。 


他们先后去了北极,只不过鲁鲁修随远征队在北风苔原的西南部的无畏要塞港口上岸,踏上了北极的土地。

而朱雀则直接去了北极冰冠冰川的阿彻鲁斯要塞。

然后他们很快都接到了北伐军选拔的消息,在冰冠冰川最北的银色比武场,将通过各种方式选拔出最终进军冰冠堡垒讨伐巫妖王的人选。

那时候朱雀的记忆是在慢慢恢复的,他慢慢回忆起以前没有自我意识时战斗的记忆和经验,习惯着死亡骑士的身体和能力,还有狼人诅咒的力量。 

他翻看过那本诗集,还是看不懂,但是发现自己竟然能背诵出上面的一些桥段。他不明白是为什么,那些文字也只是干枯的字符,没有任何意义。

鲁鲁修的战前准备则复杂得多,北极比他想象中的冷,原先的袍子不够御寒。他厌恶商店中的人们看他的异样眼光,所以他就喜闻乐见自己缝制了加厚的斗篷。然后还有研磨草药、和配药剂、准备干粮之类的

。他这几年为了cc不把他吃穷了,早就自学了一大堆生活技巧,还有额外的谋生手段。题外话,很久以后他征服主城拍卖行的切口就是草药与药剂。


然后,银色比武场,黑锋骑士团的帐篷没有任何人会主动接近。冰天雪地里散发着死亡的不详气息,鲁鲁修也当然不会,但是在驻地他也见到过零星的几个背着沉重符文剑的死亡骑士。 

他偶尔想过朱雀是不是会在其中,但是他并没有看到过那双熟悉的绿眼睛,然后这种想法很快被他自己打消。

他们都进入了最终的选拔,面对北极各种凶恶生物甚至恶魔 接受敌对阵营勇士的挑战。

要知道朱雀身上的狼人诅咒,让他在战斗中一直是以狼型现身。那时候死亡骑士就够让人敬而远之了,再加上狼人诅咒,这种组合简直足够稀有。朱雀的那帮死骑兄弟都习惯他这样了,也没什么表示,但是普通人不一样。

当战斗伊始,死亡骑士突然化为高大狼人挥舞符文剑咆哮的时候,鲁鲁修就听见他的同伴低声嘟囔了句野兽怪物。他看着那个棕色皮毛野兽的背影,虽然那景象有些骇人,但与更恐怖的恶魔共事的他并不觉得恐惧。

而紧接而来的紧张战斗,也没有给他更多的思考时间 。但鲁鲁修分明觉得他在那个死亡骑士身上投了多得不正常的关注。 

朱雀自然没有注意那个瘦弱的藏在厚重斗篷里的术士 ,就算他此时对鲁鲁修的记忆已经回复了点,他也不能将儿时的那个睿智的玩伴,跟操纵绿色邪能与恶魔的存在联系在一起。


银色比武场的战斗因巫妖王的突然介入戛然而止。

巫妖王命令他的奴仆消灭这些候选者,比武场地面开裂,所有人坠入了下面的冰窟。被巫妖王奴役的北极虫族之王阿努巴拉克从地下钻出,候选者们突然就被卷入了新的战斗。


候选者们成功击败了巫妖王的奴仆,然后返回了北极的主城,准备最后的休整,然后正式进军冰冠堡垒。

朱雀战斗结束后就恢复了人形,他受了伤,在狼型下不明显,但变回人形就看得出了。 

鲁鲁修倒是没受伤(妈的远程就是好) 然而也是消耗了过多的力气,元气大伤。

鲁鲁修看见那个棕毛狼人变回人形,棕色的发色让他想起了什么。他想跑过去看的更清楚,正好那个死亡骑士转了头,蓝色的闪着微光的眼睛和他对了个正着。 鲁鲁修愣住了。

他在死亡骑士的视线中什么也感受不到,只有死亡与寒意,他觉得很陌生,但是本能告诉他不该是这样。 

犹豫再三,他退缩了没有再过去,而对方也很快移开了视线。

鲁鲁修看着死亡骑士和他的同伴消失在传送门中,他忽然觉得自己可以再搞清楚一些。

朱雀回去以后还被同伴开玩笑说,就你受欢迎我都看见了有人老看你。


鲁鲁修回了达拉然之后,连备战都没准备,就到处打听死亡骑士的住处。说好查也不好查,大家都不愿接触死亡骑士,但他们又特别显眼,最后鲁鲁修还是查到了。

鲁鲁修找到那几个死亡骑士下榻的地方,也没人拦着, 他又顺利得知了朱雀的房间。

鲁鲁修找到了才发现,这个死亡骑士竟然没锁门。他犹豫了半天推开,房间是空的,但他明显看得出刚刚还有人在的。然后他发现书桌上摊着本书。

神使鬼差的他就进去了,他走进看到了那本诗集,虽然他很早就把这东西送给了朱雀,但里面的内容他早已烂熟于心,他几乎一眼就认出了这是什么。

然后正在鲁鲁修拿着这东西不停翻看确认的时候,他听见了铠甲碰撞,还有剑刃划过钢铁的刺耳声响。他条件反射地回头,就看见冒着寒气蓝光的符文剑指着他。

虽然被吓了一跳,但这是他第一次那么近的正眼观察这个死亡骑士。

朱雀没吭声,就那么盯着他,鲁鲁修则抖着声音叫了朱雀。  

朱雀受狼人诅咒影响得听力绝佳,他当然听到了鲁鲁修的声音,他问,你在叫我?

死亡骑士空灵沙哑的声音在鲁鲁修耳中回荡,这是很陌生的嗓音,他几乎完全无法与记忆中那个大呼小叫的形象联系起来。他又叫了朱雀的名字,看见死亡骑士皱了皱眉。于是他确定了名字跟人是对的上号的,他说自己是鲁鲁修。

朱雀歪了歪头,这是一个记忆中没有,但是感觉熟悉的名字,他想不起来。他收了剑,特别诚实的说,自己记不起来他,但是可能以前认识,他觉得鲁鲁修很熟悉。

鲁鲁修觉得想打人,他拿着那个诗集问,这是不是你的,还是从哪弄来的。他有些激动。  

朱雀皱眉,他不太喜欢对方的说话方式,就说虽然知道你们不喜欢我们,但是请不要用这种态度,这是我的东西,可以请你还给我么?

鲁鲁修心说这是老子送你的好吗?他把书还给了死亡骑士,又看着他收进怀里。他问,你真的觉得你认识我?

朱雀思考了一下,又特别诚实地说,自己找回意识之后好多以前的东西都记不起来,可能鲁鲁修是其中之一。

鲁鲁修这时候脑子转了不知道多少想法,他说,既然你觉得认识我,那我帮你想起来怎么样。

朱雀又思考了一下,他表示觉得无所谓。因为没有那些记忆,他现在一样可以“活着” 但是他不介意——

朱雀还没说完鲁鲁修气的把他推开就跑出去了。

朱雀看着鲁鲁修的背影,搁那思考了半天刚才发生了啥,然后他找到了鲁鲁修撞开他时掉落的东西。

那个他活着的时候曾经硬塞给他的怀表。

死亡骑士觉得头很痛。


鲁鲁修真的被气坏了,还特别难过。虽然朱雀还“活着”他很高兴,但他完全想不到朱雀变成了这个德性。记不起来以前的事不说,行为还特气人。

他闷在房间里气了一下午,晚上收拾东西的时候忽然发现自己的怀表不见了,他一下就慌了

他推测了半天,认为东西在那个脑子冻坏了的死亡骑士那,但是他完全不想去找。

就当物归原主了, 鲁鲁修想。

但是他又觉得亏得慌,东西全在他那了,自己啥都没剩了 凭啥。

没想到半夜他翻来覆去睡不着的时候。听见有人敲门,他吓一跳,想了半天想不到会是谁。他除了cc就没有其他“朋友”了,但是门外的人似乎很执着,一直搁那敲。

鲁鲁修起来招了个虚空领主,然后才去开门。 

门外是那个把他气的够呛的死亡骑士,鲁鲁修特想把门摔他脸上。


朱雀把怀表给他看,说要还给他 。鲁鲁修从他手里一把抢过来,刚想关了门,朱雀把门一隔,说自己想试试 恢复记忆啥的。

鲁鲁修愣了,他说你不是说你没记忆也能活么?

朱雀又特耿直的说 他觉得那些记忆很重要。

鲁鲁修憋了半天 让他进屋了。


引狼入室之后,鲁鲁修问了他这些年发生了啥,以及他还能记起来啥

他发现朱雀说话就是那德性,慢悠悠的,不咸不淡的。  

鲁鲁修就听他说了半个晚上 。

这冰天雪地的鲁鲁修也找不到其他的什么能唤回他记忆的玩意了。他俩瞅着摆在桌上的诗集和怀表,朱雀忽然问,以前我们发生过什么?

鲁鲁修看着死亡骑士没啥表情的脸,说等你想起来了就知道了。

也许要很久以后吧。

那我就等着。

呃,你觉得那些很重要吗?

是的,很重要,很重要。

朱雀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鲁鲁修伸手摸了摸他的铠甲,带着死亡气息的寒意冷到骨头缝里,让他哆嗦了一下。


事实上,他们没有什么时折腾这事。这阵不同小阵营之间都忙着备战。黑锋骑士团管理的不怎么严,大领主分了几个任务下去就甩手不管了。鲁鲁修根本没有所属组织,所以他干脆去了比较熟的组织接了几个任务,准备赚外快顺便储备加工的原料

但他没想到朱雀死乞白赖的非要跟着他,理由竟然是觉得他会遇到危险

这他妈难道不是变相说他弱?鲁鲁修不知多少次觉得想打人


路上, 鲁鲁修开伙做了吃的 。并对死亡骑士还用进食表示了惊奇 。朱雀则很认真的解释他们还保留了其他的……习惯?不过不吃好像也没啥事 。

鲁鲁修觉得他特啰嗦随便捡了块肉堵了他的嘴 。

鲁鲁修习惯于什么事都亲力亲为 ,包括原料处理这件事。 采集草药和研磨都不费事 ,他就是特别讨厌收拾动物毛皮,  因为他确实没那么大劲儿。

朱雀在旁边看他对着一只鹿折腾了一上午, 又看了眼旁边还没碰的熊 ,终于决定主动帮忙了。

然后鲁鲁修第一次看见朱雀在非战斗情况下变了狼人, 又看着他收拾了那两只动物, 狼的利爪轻易地剥下了动物的毛皮 ,还顺便把剩下的部分肢解成了更容易携带的肉块

鲁鲁修有点傻眼 ,我还以为你只有战斗的时候可以……

噢……这个什么时候都可以 ,只是战斗的时候更好用, 但是平时这样总会吓到人。 

鲁鲁修心说有什么区别啊, 反正认为你是怪物的人不会因为这点变化就改变想法的 。但是他对着狼人毛茸茸的后颈 ,忍不住伸手摸了一把。


晚上他们投宿在一个小镇的旅馆里, 鲁鲁修都习惯了普通人察觉到他身上邪恶的味道时的异样眼光, 他在楼下的吧台买了酒 ,却忘了还有个朱雀 。

朱雀被堵在门口了, 他被拒绝进入 ,老板的家乡也被他们这样死亡骑士毁得什么都不剩。 酒馆里的其他人也哄着要赶他出去 ,死亡骑士对他们来说依然是死亡与恐惧的象征

鲁鲁修看了眼朱雀的蓝眼睛 ,明明没什么感情, 他却觉得难受的慌 。他知道朱雀不会对普通人动武, 鲁鲁修也当然不会由着其他人把他赶出去

他费了好大劲儿, 跟老板谈判, 又花了钱贿赂了一番 ,朱雀这才得以放行 ?结果是他们只得到了一个房间, 只能留一个晚上而且在天亮之前就得离开  。鲁鲁修虽然很不满意 。但他除了接受没有办法。

完事之后 。心情很不好的鲁鲁修拎着酒带着朱雀上了楼, 朱雀进屋之后特别自觉地坐在地毯上, 把床让给鲁鲁修。  

鲁鲁修点燃了桌上的蜡烛, 看着地上的朱雀, 喝着酒发呆 。

朱雀说, 对不起

为什么?

因为我的原因……

没什么 这种事我也经历过

哎?为什么他们对正常人也……

你觉得我还算是正常人?

朱雀想起来鲁鲁修手中燃烧着的邪恶的绿色火焰,和他身后虎视眈眈的各种恶魔,不吭声了。

然后鲁鲁修就喝多了,以前出门的时候他一直孤身一人,和朱雀结伴出行还是第一次。完了喝醉了,鲁鲁修忽然叫朱雀给他念那诗集里的诗,会多少背多少。

朱雀一脸懵逼地照做了,背光了还要,没办法,他就掏出来就着昏暗的烛火给他念,还念错好多,反正鲁鲁修听不出来。

后来鲁鲁修就睡着了 ,朱雀坐在床边的地毯上看他烛光下忽明忽暗的脸, 觉得脑子里乱哄哄的 。他问自己是不是真的想要以前的那些记忆 , 可能吧? 不过如果鲁鲁修想要他记得, 那他就去做吧



转天昏昏沉沉的鲁鲁修被朱雀喊起来 ,他们收拾东西 离开酒馆 。

返程的路上 ,他问朱雀昨天晚上发生了啥  ,朱雀诚实的说了。  鲁鲁修没说话 ,心里搁那骂自己还敢喝酒是不是傻


他们回了主城之后就分了手, 朱雀一直说因为自己老往鲁鲁修这跑 ,他的那帮同伴就老开他玩笑 。  

鲁鲁修说那你怎么办 ,不过来了? 

朱雀说我把他们揍了一顿



之后备战结束, 他们在冰冠堡垒前集结 

鲁鲁修一直没跟朱雀提过他复仇的想法, 知道他目前理解不了 。 等到真正要复仇了的时候, 他心中的愤怒和期待 ,让他激动得斗篷下的手都在发抖

朱雀一直都跟他的兄弟们在一快 ,鲁鲁修也不好接近, 偶尔落单碰着 ,鲁鲁修总塞给他点东西 。有时是绷带 ,有时是药剂 ,有时是肉干 ,但是没说过话 。然后一回去朱雀就又会被同伴说被人看上。

最后他们站在通往巫妖王王座的传送门前 ,鲁鲁修拉住了朱雀, 这段时间里第一次开了腔。 他问, 你觉得我们会怎么样?

朱雀不假思索的说 ,取得胜利 ,然后回家?

鲁鲁修就放开了他 ,跟着其他人走进了传送门。


灵魂的尖啸在他们耳边回荡, 伴随着北极呼啸的寒风。 鲁鲁修看着死亡骑士棕色的皮毛, 忽然冒出来这摸着一定很暖和的奇怪想法。

随后他们战斗 ,食尸鬼 ,亡灵, 还有天空中伺机而动的盘旋着的瓦格里。最后他们的灵魂被吸入那把传奇的霜之哀伤。

灵魂被强行剥离的感觉很不舒服,鲁鲁修都能感觉剑中的无数亡灵穿过自己灵魂的感觉 ,寒冷入骨。恍惚中他看到了以前的记忆,甚至还有他本以为忘了的部分 。

飞掠而过的画面中,他看到了朱雀的样子,那是他所想象中的 他“如今”的样子,忽然这画面就跟那个死亡骑士的模样重合了起来。

啊 ,都是朱雀 ,有什么区别呢?  鲁鲁修想 ,他觉得自己好像丢弃了什么



鲁鲁修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身在达拉然的医院了, 他努力回想着失去意识之前的事 ,觉得头疼欲裂


他最后的印象只有剑中盘旋不休的无数灵魂 ,还有朱雀的模样, 他忽然想起了什么 ,挣扎着爬起来 ,才发现侧腰疼的要命。  

应该是受了伤 ,但他完全不想在这地方再待下去了, 正好没人阻止他。 他清点了一下随身的物品 ,就离开了医院

鲁鲁修在城里转了转才知道 ,北伐军胜利了, 巫妖王已经陨落 ,但是胜利的讯息意外的没带给他多少喜悦 。诚然, 他完成了复仇 ,虽然没有亲眼看到, 但至少已经……那然后呢?鲁鲁修觉得脑子发懵

他决定去死亡骑士下榻的旅店看看


然而他没有找到朱雀 ,也没找到其他的死亡骑士, 他掏了点钱才从旅店老板嘴里问出了点东西 。黑锋骑士团在北伐军凯旋的转天就离开了达拉然, 不知道去了哪, 也没人关心 。

鲁鲁修觉得头更痛了, 他忽然觉得一个一直抓着他的绳索突然松开了 ,他整个人都在下坠

然而鲁鲁修哪里会是那么容易死心的人?他几乎立刻就决定去阿彻鲁斯要塞附近看一看。

鲁鲁修跑回了自己之前住的旅店 ,由于太着急牵动了腰上的伤 ,进了房间之后疼的他倚着门一个劲的抽凉气。 顾不得伤口如何 ,缓了会儿他就开始动手收拾行李 。但是清点的时候他突然发现当年朱雀送他的怀表不见了。

是在战斗的时候丢失了吗?

鲁鲁修觉得自己快疯了


正当鲁鲁修感觉一片混乱的时候 ,他忽然听见有人在背后叫他 ,那种沙哑又空旷的声音在他的认知中没有第二个人了。 他回过头 ,高大的死亡骑士站在门口 手套里捏着那块小小的怀表 ,朱雀看着鲁鲁修焦虑的表情, 不解的问他 ,怎么了 ?你怎么擅自跑出来了?

鲁鲁修恨不得转身抓着他质问到底是谁擅自跑了害他在城里转了几趟打听消息,  但是朱雀就站在这里, 他又问不出来了。

缓了会儿鲁鲁修冷静了 ,翻出早就准备好的草药药剂绷带, 坐在床上处理伤口  。朱雀坐在地毯上看他, 问他那么着急怎么了

鲁鲁修没好气的说还不都是因为你 

啊?

我去你们住的地方找你 ,结果人家告诉我你们早就跑路了

噢……是啊 我们已经不在那住了 ,大领主召回了我们

召回?那你怎么还在这?

啊?召回之后清点了人数他就让我们走了, 说暂时没有新的任务了

然后你就又回来了?

自己?

嗯, 其他人都不喜欢人多的大城市

你呢?

我也一样

那你还回来

鲁鲁修还没醒 ,我不放心

喔 ,所以你这次看见我醒了就打算再走?

啊, 不会啊 ,我还没做到答应鲁鲁修的事。 不会走的

什么事?

我还没有全想起来啊

鲁鲁修的动作停顿了一下, 然而马上恢复了流畅 ,他说 ,你也不用强迫自己非得记起来了, 无所谓了。 

啊?你不是说——

反正只是一年而已, 无所谓了

为什么 ?你不是说那很重要吗

重要是重要, 但是你说的也没错 ,没那记忆我又不是活不了了

可是我想知道发生过什么啊 ,我想知道以前和鲁鲁修经历过什么

既然你想知道我就告诉你好了, 两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家伙天天厮混而已

还有呢

你以为还能有什么啊

你说那个书是你送我的对吧, 其实最开始, 我什么都不记得的时候 ,我就发现那里面有些部分我是能背下来的

然后?

一定是因为你对我很重要 ,活着的时候我才会去背的 其实那里面写的什么我基本都不懂

……

所以鲁鲁修 ,我觉得你一定对我很重要

以前对你重要有什么用啊……

以前?我觉得不止是以前啊

啊?

我觉得现在也是 ,很重要

你觉得我有那么傻会因为你光这么说就信吗?

啊?

证明给我看啊 ,你觉得我有多重要

嗯……总有一天我能把这本东西全背下来

我他妈就跟一个诗集一样重要啊?

我想以前的我一定觉得这个东西可以代表你才——

算了你闭嘴

……

你把铠甲脱了 ,快脱 ,别让我说第二遍

其实朱雀跟他在一块就没脱过铠甲, 鲁鲁修除了看他脸也没见过他其他地方的皮肤 

朱雀听话的脱了上面的 鲁鲁修就让他停了 ,死亡骑士的皮肤暗沉, 胸腹有点像纹身的痕迹 ,流淌着蓝色的符文能量 

鲁鲁修犹豫再三 ,抱了他一下 ,说他身上真凉

朱雀不假思索的就想说因为不是活的啊 , 但是看了眼鲁鲁修有点发颤的头发 ,没说出来


鲁鲁修抱了他半天 ,他说你竟然长的那么高了, 以前你还没我高 ,你还说只有我在你家不公平还想去我的家乡看看 ,还说以后会保护我的商队……

朱雀本来没听懂他在说啥 ,好不容易反应了过来 ,忽然冒出来一句 ,可是你现在也没买下哪座城市啊 。

把鲁鲁修给听傻了

你说什么?

啊?

你说我怎么样?

啊…买下一座城市?你好像说过……呃我不太记得了 ,应该有吧……

对我说过……反正你都不记得了有什么用啊!

好吧好吧……不过没有哪个商人愿意雇佣我这样的家伙吧

合着我不算啊

鲁鲁修原来你是商人?

你刚知道?你以为我和那些贪婪愚蠢的冒险者似的, 愿意没事干跑到这种冻死人的地方,就为了远征队分下来的那点东西?荣耀这东西又不能当饭吃。

那你为什么……

不重要了,反正我的目的也达到了

朱雀就知道鲁鲁修不想再继续这个问题了, 他看着鲁鲁修重新爬回床上, 整理散落了一床铺的医疗用品, 又看着他翻出一块肉干叼在嘴里 ,朱雀从侧面看着他 感觉不到对方在看向哪里 

他问 ,你真的觉得以前的记忆无所谓了吗

……你老是纠结这个问题做什么?

呃……我也不太清楚 ,可能因为, 每次我说记不起来的时候 ,鲁鲁修看起来都很伤心

……有那么明显?

也不算明显……但是我能感觉到

喔 ,我还以为你这部分也跟脑子一样冻坏了呢?还有呢?你还能感觉到什么?

你一定很喜欢以前记忆里的我?

鲁鲁修嘴里叼着的那半块肉干掉了 ,他半张着嘴转过头 ,愣愣地看着死亡骑士闪着蓝光的眼睛 ,他这反应看着朱雀一时间以为自己说错了话

……可能吧我也不知道, 时间太久了 ,我也记不清了 ,反正都过去了——

鲁鲁修加快了语速努力掩饰自己的情绪 ,他忽然觉得鼻子很酸 ,于是低下头去找刚掉了的肉干 ,却发现死亡骑士肤色异于常人的手出现在视野中 ,然后抓住了他胡乱划拉的手腕, 他没敢抬头看朱雀

虽然我也不能全都记起来……但是我想说 ,无论过去了多久 ,无论什么时候 ,朱雀都只有一个

在非必要的情况下, 朱雀从来没有挨的他那么近过 象征死亡的寒意随着对方的话 渗进他的身体, 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冰冷, 反而让他清醒了不少

他忽然想起了自己失去意识之前 ,灵魂被吸入霜之哀伤中, 在剑中的万千亡魂中所看到的景象, 自己想象中的朱雀长大的相貌 ,与如今死亡骑士的模样, 二者重合在一起的时候, 那依然是朱雀 ,没有什么差别

是啊……所以才不重要了 ,我一直觉得自己早就想通了 。但是 ,你都不记得那些事了, 我又有什么意义啊

之前我刚恢复清醒的时候 ,很长时间都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生存下去有什么意义, 我的很多同伴也是

朱雀见鲁鲁修没有抵触他的碰触, 手指慢慢地在对方指间磨蹭, 他很少很少一口气说那么多话

但是, 我们曾经被奴役控制了那么久 ,在摆脱那烙印恢复自由之后, 我们应当复仇

鲁鲁修想到了朱雀和他讲过的破碎的过去 ,知道他为自己因被控制而充满杀戮的过去感到深深愧疚 ,但是并不是他的错啊

可我们已经……胜利了啊 ,已经不用再复仇了

是啊, 所以说 ,现在我们要真正的生活下去了

朱雀眯起眼睛, 鲁鲁修抬起头 ,他第一次看见这个家伙板着脸和一脸不解之外的表情 

没有过去 ,我们还得接着生活下去

……朱雀你到底想说什么

嗯……鲁鲁修 一起生活下去?

鲁鲁修第一次发现死亡骑士冰冷的蓝色眼睛里原来也是有情感的,那是期待和希望。



*emmm 目前就想到这里 因为后面的还没想x 不过之后基本就是双人旅行了 还有关系发展一日千里之类的……(或者叫蜜月hhhh)

相关阅读有《Stonefire》(短篇肉 翻译中文是炉石 算是WOW里酒馆的代指称呼) 和几个小短篇 以后会整理搬过来吧 以前都发过微博

如果有人感兴趣我还会接着搞这个系列……以及 @余忆巷  感谢对这个东西感兴趣 我才有动力把它重新补完整理出来


找半天找了个WOW游戏中的诺森德(北极)中文地图 有点大 2.5m

反正如果以后要写双人旅行也是照着地图跑了 x



评论(22)
热度(42)
©毛熊团 | Powered by LOFTER